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共产党的官都这个德性

23640

共产党的官都这个德性

方光明

 

  

提起郑州市规划局付局长逯军,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不过大半年前,就是这位局长大人,不但斗胆拔掉了前来采访自己的中央广播电台记者的采访机话筒,而且盛气凌人地质问对方,“你们广播电台管这闲事干什么?”“你们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

 

不料逯局长的此番雷语还言犹在耳,刚刚结束的“两会”上竟忙不迭地又爆出了个异曲同工的“录音笔事件”。而且更胜一筹的是,这回的主角不是一个小局长,而是堂堂的省长大人。

 

37,湖北省省长李鸿忠在京接受媒体采访,谈论湖北的经济发展形势。当听到人民日报下属的京华时报女记者刘杰关于如何看待邓玉娇的提问时,这位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省长大人马上阴沉下脸,一言不发。更让人没想到的是,随后李鸿忠竟伸出左手抢下了刘杰的录音笔,迳直往贵宾厅大门走去,快到门口时,他又转过身来,质问刘杰道:“你哪个媒体的?”刘杰回答说:“《人民日报》的”。这下李省长更怒了:“你真是《人民日报》的?你还问这问题?你还是党的喉舌?你怎么引导舆论?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找你们领导去。”

 

共产党的官平日里总爱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然而面对采访所谓敏感问题的记者,竟然如此蛮横失态,实在是够丢人的,难怪网民要把这两人骂得狗血碰头。不过,逯军也好,李鸿忠也好,比起他们的老大江泽民来,那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因为信息封锁,许多大陆同胞至今都不知道,9年前的20016月,江泽民访问马尔他,在Mdena市参观时,正好经过一位大纪元记者的身边,得知这位记者要向他提问,爱做秀的江便走到她面前,侧着身子,弓下腰,耳朵几乎贴着对方的嘴巴,想听好话。谁知听到的却是:“历史会证明,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你必须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江泽民顿时脸变得煞白,一声没吭就走了。当时周围还有许多游客和外国记者。江走出去一节路,突然停住,又走回来,让保安把记者圈着,然后用英文嘀里嘟噜地“怒斥女记者”,狂说了一通。

 

同是这一年,江泽民在香港还上演过类似的一幕。当时,香港记者问他对欧洲议会报告中指出北京通过一些渠道影响和干预香港法制一事有何评论,江无名火起叫道:“ 你们传媒千万要注意,别见风就是雨。你懂不懂我的话?你们收到消息要做个判断,这是一个完全不容生疑的东西......”随后,又有记者问他是否“钦定”董建华连任行政长官,这下江更是勃然大怒,甚至语无伦次地操用了广东话及英语大骂香港传媒提问过分简单、幼稚,并警告说传媒报导若有偏差,就要负责任。

 

中国有句老话叫老虎屁股摸不得,共产党的官就是这个德性。瞧上面说到的这三个人,逯军是部门头头,李鸿忠是封疆大吏,江泽民是中共党魁,尽管彼此年龄不一,文化背景相异,官场地位悬殊,但言行举止却如出一辙,仿佛就是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面对记者三个人演的三场戏,让我们如临其境地见识了中共官员面对媒体批评和监督时的那份傲慢霸道。

 

在共产党当权的大陆,从上到下,所有的官员都是上级任命的,而不是民选的。因此除了领导之外,他们就是各自管辖的那方天地里的老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能管得了他们。至于总书记,哪就更是没人能管,也没人敢管的天王老子了。试想,如此大权在握不受监督的官员能不傲慢霸道吗?!而媒体,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为自己服务的工具、喉舌罢了,只能往他们的脸上贴金,只能问他们喜欢的“可以问”的问题,只能按照他们的意志“引导舆论”,而不能追寻真相,更不能站在民众的立场上,对他们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进行监督和批评。因此,当采访逯军和李鸿忠的记者违反了这个潜规则时,他们的恼怒也就可想而知了。幸好,当事记者都不归他们直接管,否则,恐怕就不是气势汹汹地质问两声的问题了。

 

与逯军和李鸿忠不同,江泽民在海外碰到的是自由媒体。按说,他当然也知道,这些媒体不是自己的“喉舌”,有权利批评任何对象,包括中共和他本人,怎么发声那完全是人家的自由,他奈何不了。可是,实在是因为在极权体制下养成了只想听好话,老虎屁股摸不得,动不动就要教训人的习性,即便是面对海外自由媒体也是一样的心态,下意识里也还是只想听好听的,不料不但没听到好听的,反而还受到一通正告和质询,这还受得了,能不暴跳如雷吗。虽说吓不住你,教训你一通至少可以显显自己的威风,解解闷气。

 

耐人寻味的是,当在记者面前碰鼻子时,江泽民和李鸿忠的反应有一点竟然极其相似。李鸿忠夺下女记者的录音笔后,先是向贵宾厅大门走去,但快到门口时,却半路折回,接下来便有了“怒斥女记者”那一段。江泽民在遭大纪元记者正告后,也是先沉默着走出去一节路,然后突然停住,又走回来,怒斥记者的。

 

正如任百鸣先生所分析的那样,李鸿忠和江泽民本来都是满心想听记者说好话的,没想到却被点到痛处,情绪自然一落千丈,由于当场搞不定对方,又不能发作,只好走人。但“经过中共官场黑厚严格训化出来的党官,在走出若干步之后,其心里则在迅速的盘算得失:这一走要失多少面子,这一走不就等于承认自己的无能,这一走自己的权威还如何搁置,不行,要还击,要给予颜色。于是走出去了,却还会折回来,这一回身,原来可能被遮掩的恶党本性则暴露无疑,而‘丑闻’也就自然得以传播天下了。”江泽民如此,李鸿忠也不例外,这中间的心理变化,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们的傲慢德性。

 

要想知道共产党的官都是什么德性,江泽民、李鸿忠和逯军就是响当当的“三个代表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