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13、《我的奋斗》与《毛主席语录》

34879

13、《我的奋斗》与《毛主席语录》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十三

 

 

人人一本《毛主席语录》,家家摆着《我的奋斗》,从国家大事到私人小事,全国人民事事都要照党的领袖的思想办,处处都得以官方意识形态为指导,人们普遍丧失了独立的精神空间却毫无知觉,这样的国家和时代是何等恐怖和荒诞!

——题记

 

1924年夏天,是希特勒一生中的一段特殊日子。

 

那时,因啤酒馆政变被判刑的他,虽身陷囹圄,却享受着贵宾的待遇,在狱中独处一室,随时可以俯瞰窗外列赫河的动人景色。但他并没有闲着。在婉辞了源源不断前来向他问候致敬、馈送礼物的访客之后,他召来了自己的忠实信徒鲁道夫•赫斯,一章接着一章开始口授一本书。这就是被纳粹党奉为《圣经》,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并因此而闻名世界的《我的奋斗》。

 

在这本民族社会主义的奠基之作里,希特勒不但大肆宣扬种族优越论,声称雅利安-北欧日耳曼人是上苍赋予了“主宰权力”的种族,犹太人是应予淘汰和灭绝的劣等民族,而且还极为详尽地描绘了第三帝国的蓝图,特别是描绘了他在1939年到1945年的胜利年代里强加给被征服的欧洲的野蛮的新秩序的蓝图。

 

《我的奋斗》刚出版时,买的人并不多,但到希特勒当上总理后,却很快成了畅销书,第一年就卖了150 万册,比上年猛增10多倍。到1939 年,发行量更增至545 万册,1942 年总计发行845 万册,1943 年的发行数字为984 万册。截至到1945 年,《我的奋斗》被译为16 种语言,原作与译本共计发行了1000 万册,成了当时发行量最高与译文文本最多的书籍。

 

《我的奋斗》在纳粹时期的热销,充分显示了民族社会主义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的至尊地位。照希特勒自己的说法,他之所以要写这本书,是为了概括“我们共同的价值观”,以此“作为运动的基石”,“作为我们日后行动的指南。”《我的奋斗》出版后,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希特勒在书中贩卖的那套歪理邪说,不但是纳粹党夺取政权的“指南”,更在其掌权后成了德国人民不容置疑和必须接受,用来指导自己言行的思想标准,被强制贯彻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起着统领一切的重大作用。

 

从宏观上看,《我的奋斗》的核心思想构成了纳粹内外政策的基础,是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纲领。正如《第三帝国的兴亡》中所说:“并不是每一个买了一本《我的奋斗》的德国人都一定读过这本书。我听到过不少纳粹党的忠实信徒表示,这本书读起来太枯燥乏味了,也有不少人私下承认,他们从来没有读完这本臃肿冗长、共有782 页的厚书。但是可以这样说,要是在1933年之前德国有更多的非纳粹党人读了这本书,要是外国政治家在还不太晚的时候仔细读了这本书,德国和全世界本来是可以免于一场灾祸的。因为,不论你对阿道夫•希特勒可能提出什么其他的谴责,你决不能谴责他没有用书面精确地写下,如果他一旦掌权的话他要把德国变成为怎样的一个国家,他要用德国的武力征服把世界变成为怎样的一个世界。”(注1

 

不过,如果有人因此以为希特勒的思想仅仅只是指导德国政治生活的座右铭,那就太低估它的影响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纳粹时代,它不仅主宰了整个德国的内外政策,而且渗透到了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造就了整整一代德国人。当年,每对德国新人结婚时,都会收到一本《我的奋斗》作为赠品。从学校毕业的每个学生,也都会得到希特勒的这本书。如果你有幸去德国人家里做客,你会发现,差不多每户人家的桌子上都摆着一本《我的奋斗》,否则他们就会感到不安全。

 

从世界范围来看,官方意识形态的这种独尊地位和无所不在的巨大影响,并非仅存在于纳粹德国,它也是共产党国家共有的特征。而且,构成这些国家官方意识形态核心和主体的,除了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外,更重要的还有各国共产党领袖自己的理论。比如在中国,就是所谓的“毛泽东思想”。

 

早在未夺取政权时举行的中共七大上,毛泽东思想就被中共确定为“指导思想”。七大通过的党章明确规定:毛泽东思想,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以毛泽东思想作为一切工作的指针。这是党总结中国近代特别是建党以来经验作出的一项极为重要的决策。中共夺取政权后,作为中国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毛泽东思想,从党的指导思想进一步变成了中国的官方意识形态,不但全中国人民的思想都要以此为标准,而且全中国的一切事情——不论是国家大事还是个人私事——都要以它为指南。

 

到了文革中,毛泽东思想作为官方意识形态的这种独尊地位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化,不但它的作用被夸大到了荒诞的程度,成了威力无比的精神原子弹和包治百病的济世良方,而且它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确实到了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空前绝后的地步,以至于学习毛主席著作被摆在了一切工作的首位,无论什么人做什么事,都必须用毛泽东思想来加以指导。总之,不但要用“毛泽东思想来统帅一切、推动一切和改造一切”,而且毛泽东思想也确实统帅、推动和改造了那个时代中国的一切。

 

因为毛泽东思想的要旨大都被浓缩进了《毛主席语录》,所以毛泽东思想的这种“神奇”作用,在文革中主要又是通过“活学活用”《毛主席语录》来体现的。

 

《毛主席语录》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编辑出版、文化大革命期间风靡中国乃至世界的毛泽东名言警句的选编本,当年的发行量高达50亿册,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圣经》。文革中,许多单位都用公款购买它,免费分发给职工学习或作为奖品、礼品,有时也当做会议文件等分发,几乎人手一册,有的人甚至一个人就有十几种版本。那时的中国人,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但《毛主席语录》不可不带,连结婚送礼也必得有一本《毛主席语录》。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小到杯子等日用品,大到学校教室和工厂车间里的字幅,处处可见语录里的警句。

 

当然,人手一册《毛主席语录》并不是单纯用来摆样子的,而是用来学的,学了之后再拿来用的。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中共就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到了文革中,这场运动更是被推向了新的高潮。就象《人民日报》说的那样:“一个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伟大群众运动,正以人类历史上空前宏伟的巨大规模,在我国人民中广泛深入地蓬勃发展。”“‘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这已经成为我国广大工农兵和人民群众共同的行动口号。”“现在,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已经在我国7亿人民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而且将千秋万代地传下去,不断发扬光大。人们完全可以预料,经过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国人民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伟大群众运动,必将一浪高过一浪,由一个高潮涌向又一个高潮。”(注2

 

今天的中国人已无法想象,在那场“活学活用”的群众运动中,许多人学习《毛主席语录》和毛泽东的其它著作真地到了如饥似渴废寝忘食的程度,用它们指导自己的言行完全到了事事对照时时对照的地步。

 

以当时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长、著名诗人郭小川为例,他从1968年底开始几乎天天背“老三篇”(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他的日记中处处可见这样的话:“背了一天的老三篇,五组已有三人可以一字不错地背下”;“早,学习时背了老三篇,错了两处,共三个字”;“一时去上班,先背诵老三篇”。他甚至做这样的梦:“昨夜,梦自己被敌人打死,心中想到:‘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醒后犹有所感。”过了数月,又开始背《反对自由主义》、林彪为《毛主席语录》写的再版前言,还有毛的其他指示。比如196812月的一天:“八时,举行了仪式,向毛主席致敬,向毛主席请罪。朗读了《再版前言》。”第二天,“背诵《再版前言》和两个批示,没有错。又向别人背诵了另外三个批示,仍有错,还得大大努力。”19691月的一天:“早,背诵十五条最新指示,错的很多。”

 

学过背过《毛主席语录》等之后当然还要用。怎么用?首先就是要用毛主席的教导来指导自己的工作,各行各业的人都要这样做。下面这篇题为《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的“心得体会讲用稿,是“文革”中一个名叫杨美玲的普通屠宰女工写的。

 

“我今年十八岁,一九六四年八月到屠宰场当徒工,刚进场干的是洗下水、晒羊皮等零星杂活,正式开始杀猪到现在仅仅只有三个月,在这较短的时间里,我除初步地掌握了过命、挺猪、吹鼓、退毛、开膛、倒粪、下架、剔骨等有关杀猪的一整套技术外,还学会了宰羊、杀驴的技术。现在我已经能够:三分钟过命、挺猪、吹鼓;四分钟开膛、下架;八分钟剔完一头猪的骨头。乡亲们说:‘自古以来哪有女人能杀了猪的。’师傅们说:‘在旧社会我用三、四年学不到的本事,美玲不用一年的时候就学到了,真快啊!’我能用较快的时间学会了屠宰技术,我能把人们认为女人办不到的事情办到,这是因为什么呢?是凭我天生的聪明吗?不是的,完全不是,这是毛泽东思想的威力,如果说我有点聪明的话,也是毛泽东思想给了我智慧,给了我聪明。如果说我勇敢的话,这完全是毛泽东思想给了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胆略。”

 

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读完这篇“心得体会”后一定会觉得匪夷所思。然而,在那个充满黑色幽默的年代,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每天都在真实地发生着。试想,既然党要求人民要用毛泽东思想指导读书,用毛泽东思想指导生产,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打仗,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妇女工作,用毛泽东思想指导一切,那么屠宰场的工人难道不该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杀猪吗?

 

除了指导工作,每个人还要用《毛主席语录》等指导自己“斗私批修”,改造世界观。比如说我今天扫地时觉得累,想休息一下,这就是为自己着想的私心,就要把它暴露出来,加以批判和清除。这叫“斗私”。另外,还得大胆揭发别人的言行,毫不留情,大义灭亲。“批修”就是批判修正主义,比如苏联不想革命,想改良,这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就叫修正主义。好逸恶劳等等也是修正主义。

 

还有“早请示,晚汇报”。早上起床后,晚上临睡前,到“忠字台”——就是供着毛主席像、摆着毛主席语录的一个台子前去向毛“请示”和“汇报”,再加上“批评和自我批评”。比如这样“汇报”:我今天路过一辆大粪车时捂了一下鼻子,这是非常错误的,这是一种看不起劳动的思想,是剥削阶级的流毒。听说还有人“汇报”完了以后还问一句:“毛主席您老人家有什么指示?”恭敬地说完后,倾身静听;没声儿,就站一会,鞠个躬,假装就算是得到指示了。

 

诗人屠岸“文革”中曾下放农村劳动,他回忆说,1970年“夏天,发大水,我和几个同志一起乘坐拖拉机去抗洪,我站在拖斗里。因为路滑坡陡,拖拉机翻倒到河里。那条河虽然不深,却能淹死人。我掉到河里,几度挣扎,不知道怎么就爬上了岸。如果车斗倒过来把我罩住,就麻烦了。回家换了衣服,继续前去抗洪。晚上开会学习毛泽东思想,那是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有人问,你掉到水里,是不是想到毛主席的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我说没有,我说当时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挣扎着往岸上爬。有人说,那你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还不够。”(注3)连人掉到水里没想到毛主席语录都要挨批,可见《毛主席语录》在那个年代的魔力之大!

 

纳粹党和共产党,一个信奉民族社会主义,一个信奉马克思主义,各自的意识形态并不一样,但它们对于意识形态的嗜好和热衷却高度一致。对它们来说,意识形态不仅是夺取政权不可或缺的政治工具,也是维护和强化自身统治必不可少的精神武器。然而,家家摆着《我的奋斗》,人人一本《毛主席语录》(或是别的什么语录),从国家大事到私人小事,全国人民事事都要照党的领袖的思想办,处处都得以官方意识形态为指导,人们普遍丧失了独立的精神空间却毫无知觉,这样的国家和时代又是何等恐怖和荒诞!

————

 

1:世界知识出版社《第三帝国的兴亡》,118-119

2:见1966年7月3日《人民日报》述评《全国人民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群众运动空前高涨》

3:见201139《北京晚报》所载《屠岸的干校点滴:手里无书心中有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