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25、纳粹的“妖术”与共产党的“魔法”

34892

25、纳粹的“妖术”与共产党的“魔法”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二十五

 

共产党和纳粹之所以热衷于对民众行“妖术”和施“魔法”,无非是为了通过构建特殊的环境,营造特殊的氛围,运用特殊的手段,采取特殊的方式,让民众象吸食了毒品一样,完全放弃自己的理智和意志,从而被彻底洗脑,在神魂颠倒和不知不觉之中,听任他们的摆布和愚弄

——题记

 

 

今天,如果你去德国纽伦堡旅游,一定要去齐别林广场看看,尽管那里可供参观的遗迹并不多,但当年却是希特勒举行党代会的会场,曾经见证过纳粹历史上疯狂的一幕。

 

与今天的冷落空旷截然相反,19349月的齐别林广场曾是整个德国的兴奋点所在——一年一度的纳粹党代会就在这里举行。从纪录片《意志的胜利》保存下来的当年的影像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到,广场上高高耸立着一座长四百五十米,高二十七米的主席台,从远处望去,显得格外庄严和巍峨。在这座主席台的上方,悬挂着希特勒亲自设计的纳粹党党旗,党旗为红底白圆心,中间嵌着一个黑色“卐”字,十分醒目。一只巨大的普鲁士雄鹰雕像,高高地悬在纳粹党旗的上端,桀骜不驯,睥睨一切,展开的翅膀竟达三十二米。在它的周围装满了空军的探照灯。入夜,灯柱冲天而起,高度达八千米,不但将整个天空照射得如同白昼,而且把夜晚的广场装扮得宛如宗教的殿堂一般神圣。广场内,成千上万的纳粹旗帜迎风招展,数十万群众和军队聚集在此,举旗列队,高举火炬。震耳欲聋的口号声、鼓乐声以及瓦格纳的雄浑乐曲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令人震撼不已的第三帝国交响乐。

 

在万众瞩目中,两眼发光的希特勒登上了高大如圣坛一般的检阅台,只见他左手大拇指插进皮带扣环里,右手僵直地伸向前方上空。这时,一盏探照灯射出的追光罩住了他,使他看上去就像降临人世的上帝。紧接着,这位大独裁者开始演讲。“是上帝引导我们发动这场运动。这次运动不是哪一个凡人创造的。这是上帝的旨意,由我来领导执行。我每一天每一刻都想着德意志人民。我们要建立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他那极富煽动性的语言,魔力十足的声音,伴之以极度夸张的脸部表情和身体姿势,让在场的纳粹信徒听得如痴如醉。演讲不时被暴风雨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所打断,

结束后欢呼声更是经久不息。随后,纳粹副元首赫斯宣布:“从此以后,纳粹党是希特勒,希特勒就是德国,德国就是希特勒!万岁希特勒!万岁胜利!万岁胜利希特勒!!”话音刚落,全部在场的人又一齐跟着他振臂高呼“万岁希特勒!”,疯狂地向主席台上那个大独裁者致敬。

 

如果有谁以为这只是第三帝国历史上的偶然一幕,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整个纳粹时代,这样盛大的群众集会可以说是屡见不鲜。

 

了解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纳粹当局对举行有大众参与的公共活动和仪式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这类活动不但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而且形式多样,除了像党代会这样的大型群众集会,还包括政治庆典、宣誓、游行、阅兵和无处不在的纳粹式敬礼等。

 

在纳粹德国,重要的政治庆典有一长串。每逢这样的日子,当局都要举行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和仪式。130日是一年之中第一个重大的政治性纪念日,希特勒在这一天被任命为总理。接下来的224日不仅是纳粹党的建党纪念日,也是纳粹党二十四条章程的纪念日。3月,纳粹当局设立了英雄纪念日,引导14岁的青年加入希特勒青年团或德国女子联盟。420日,整个德国到处都充斥着对希特勒的一片溢美之词,因为这一天是他的生日。5月的第一天是休假,这个假日是纳粹当权后才实行的。每年的9月,纳粹党都要在纽伦堡举行盛大的党代会。在西方国家,圣诞节标志着一年的结束,但纳粹德国却是个例外,一年是以纪念1923119日政变失败而结束的,活动由当年的参与者组织。纳粹元老们行军到陆军元帅会堂,在那里希特勒亲自与死去的英雄亡灵对话。

 

宣誓是纳粹公共仪式中的一个重要部分。参加纳粹党的人都要集体宣誓:“我宣誓忠于阿道夫·希特勒本人,也忠于他委任的上级,无条件地执行上级的一切命令。”除了入党,纳粹当局还经常组织不同职业的人群分门别类地举办各种集体宣誓活动,包括普通士兵、护士、学生、邮电职工、铁路职工等等。宣誓的手势与向《圣经》宣誓的手势是一样的,而且是全国统一的。

 

游行和阅兵在纳粹时代也很常见。游行有火炬大游行,有时甚至连续几天。还有化妆大游行,队伍中充斥各种象征德国民族文化和纳粹文化的彩车。在各种各样的游行中,有一个经常出现的场景就是,希特勒为旗手和旗帜“加持”、“开光”。在参加游行的纳粹信徒看来,被希特勒抚摸一下似乎便拥有了无限的力量。

 

举凡纳粹举行的公共活动和仪式,不管是盛大的群众集会,还是政治庆典、宣誓、游行、阅兵、行纳粹礼等等,通常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队列整齐,场面宏大,氛围热烈,仪式庄严。每个参与者在其中都是微不足道的配角,而统领全体参与者和整个场面的则是高高在上的纳粹党魁。在这种活动和仪式中,最著名的当数群众集会,其中又以党代会最具代表性。它们有着各种各样的政治主题,通常安排在晚上。集会期间,常常要举行火把游行,并由纳粹领导人对参加者发表激情四溢的讲话,听众会不时报以阵阵欢呼。

 

公共活动和仪式在纳粹时代的风行绝非偶然。美国历史学家克劳斯·费舍尔对此曾作过精辟的分析。他认为它们“使个体的差异融化到集体的和谐之中,”用“狂热的集体陶醉剥夺了个体的理性和意志”,“将大众卷入热情的疯狂爆发之中,卷入集体的、几乎是宗教性的对一个人的崇拜当中”,“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用神秘的领导关系连接起来”。不仅如此,这类活动和仪式还“具有相当的激情力度,以至参与其中的人将经历‘从蠕虫成为巨龙一部分的变形’,同时感受到重新充满活力、获得力量和得到拯救。”(注1)换句话说,通过置身这种活动和仪式之中,小人物得以有了参与和感受伟大事业的机会,从而获得了个人历史价值的肯定,拥有了创造历史的神圣感和庄严感。最终,“在辉煌的场景中(如由埃伯特·施佩尔设计的主教之光,探照灯照亮夜空,产生了身处大教堂的感觉),或者在明亮的太阳下排列完美的冲锋队编队中,纳粹政权成功地复制了自己的最高理想,即一个掠夺者的国家对弱者不会显示出任何怜悯的理想。这是从古老的亚述帝国之后,世界再也没有看到的邪恶之花。”(注2

 

希特勒曾说:“对待群众,要像对待女人一般,因为女人心甘情愿屈从于力量,因此无需考虑群众的理智,只要打动他们最原始的感情。”希特勒还说:“群众是守旧和懒惰的,他们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思考,他们应该看见自己前面有一个敌人,应该只知道一个上帝。”正如克劳斯·费舍尔指出的那样,“希特勒了解德国人。进入他们心里最安全的道路,是唤起他们宗教的、浪漫的敏感性。”“转变(笔者注:即洗脑)在最深的层次上需要感情而不是头脑。”(注3)显然,纳粹的群众集会、政治庆典、宣誓、阅兵和游行等正是这样一种进入民众“心里的“道路”。说白了,所谓“打动他们最原始的感情”,“唤起”德国民众的“宗教的、浪漫的敏感性”,让他们发生“转变”,其实就是蛊惑德国民众的人心,迷乱他们的心智,从而在精神上控制他们,群众集会、政治庆典也好,宣誓、阅兵和游行也好,都不过是用来达到这个目的伎俩。形象地说,也就是纳粹耍弄的“妖术”。

 

既然是妖术,当然能叫人中邪。当纳粹时代的疯狂成为历史,德意志民族重新恢复了理性,从不受控制的激情中摆脱出来,能够冷静地反思历史时,许多人都被过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惊得目瞪口呆。就像著名德国思想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所总结的那样,“在过去的十二年里,我们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它们似乎重新铸造了我们。我这样形容这件事情:魔鬼暴风雨般地袭击了我们,把我们和他们一道卷进了使我们看不见、听不到的混乱之中,我们体验了类似于中世纪后期巫术中邪的东西。”(注4

 

与纳粹一样,共产党也是蛊惑人心的行家里手,纳粹的伎俩固然高超,共产党的手段也很娴熟。

 

自从《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许多人都明白了,共产党在表面上虽是人世间的一种政治组织,但其本质其实是魔教,在背后支撑它的是一个反宇宙的巨魔。《圣经》中称它为“撒旦”或“红龙”,中国古代的预言则称之为“火龙”或“赤”。既然是魔教,当然就有“魔法”。这魔法也就是它蛊惑人心,迷乱人心智的手段,其作用与纳粹的妖术十分相似。

 

就形式而言,共产党的“魔法”与纳粹的“妖术”可谓大同小异。纳粹热衷于公共活动和仪式,共产党也同样乐此不疲。

 

比如搞宣誓,共产党就跟纳粹一样起劲。凡是在共产党国家生活过的人都知道,加入它的党团队组织是要发卖身毒誓的,入党要宣誓,入团要宣誓,入少先队同样也要宣誓。尽管许多人从小到大参加过各种宣誓活动,但却很少有人会去想一想,发誓是对诸天神佛的承诺,既然共产党天天嚷嚷世上没有神佛,为何总不厌其烦地拉人宣誓,而且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呢?从修炼的角度来看,那是因为作为共产魔教的入教仪式,发生死毒誓能让人自己主动地招引邪灵上身,其结果就是前额被打上兽印,共产邪灵也就能够堂而皇之地附体人身了(民间称之为“鬼上身”)。不管你认为是走形式也好,非真心也好,或根本就不相信也好,只要你发了毒誓,你就成了魔教的一员,你的身体里就潜入了一个世上最邪恶的灵体,在你根本没有觉察的情况下,它就会深入你的微观身体,影响你的思维、阻断你与真实宇宙的连接。

 

象纳粹一样,共产党国家的政治庆典也很多。什么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六一儿童节、建军节、国庆节、党的生日、党魁的诞辰等等,不一而足。每逢这些节日,党往往都会举行各种名头的大型庆祝活动,包括阅兵、游行、烟火晚会等。

 

文艺演出也是一种公共活动,对于用它来蛊惑人,共产党的热情显然比纳粹高得多,技巧也高超得多。

 

用当下的流行语说,共产党国家搞的带有政治色彩的文艺演出,也就是所谓的唱红歌奏红曲演红剧。关注中国的人想必都注意到了,大陆近年来兴起了一股唱红歌的热潮。几年前,这一热潮在重庆发端,此后迅速升温,愈演愈烈,很快就波及到了整个中国。尤其是最近一段时期,各地为了吸引眼球,出政治风头,互相攀比成风,以致唱红歌的规模越来越大,花样越来越多。据大陆媒体报道,2011629日上午,重庆奥体中心内红旗飘飘,歌声飞扬,一场规模空前的红歌演唱会在此举行。演唱会以一曲《跟着共产党走》打头,接下来全国108个合唱团的演员们轮番上阵,相继演唱了《遵义会议放光辉》、《过雪山草地》、《延安颂》、《咱们的领袖毛泽东》、《保卫黄河》、《在太行山上》等经典红歌。最后,演唱会在全场10万人共同起立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结束,创下了唱红歌的新纪录。在大张旗鼓唱红歌的同时,为了迎接中共九十周年纪念日的到来,官方媒体还竞相推出了一系列以所谓“歌颂党成立九十周年”为主题的红色文艺宣传活动。一时间,中华大地上,红歌刺耳,红曲回荡,红剧热播,人们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充斥着政治喧嚣的毛时代。

 

象纳粹一样,共产党国家的公共活动和仪式也少不了这几样基本要素:一是数量可观的群众。比如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一次就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二是大场地。天安门是中共经常搞大型活动的地方,号称全球第一大广场,而且自1949年以来一直在不断扩建。三是精心营造的环境和氛围。现场通常都要布置大量的红旗、标语、画像等,并伴之以激昂雄壮的音乐和歌声。四是党魁亲临现场。他们通常站在一个可以俯瞰全场的高处,比如天安门城楼、观礼台等,操控着活动的进行。有了这几样东西,不管搞什么活动,自然就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邪恶的能量场,被包围在这个场中的人,就更容易失去理智,更容易被共产邪灵影响和左右,变得犹如着魔一般,当年天安门广场上手舞足蹈的红卫兵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

 

除了公共活动和仪式,党话也是共产党惯于玩弄的“魔法”之一。与人类的正常语言不同,共产党有一套自成一体的魔鬼语言,即所谓的“党话”,其实也就是共产党独创的“红色咒语”,里面充斥着谎言、逻辑陷阱和对人类正统文化的诅咒。大家知道,语言是一种能量,更是一种生态,不同的语言背后有着不同的信息。传统巫术中的咒语能藉助语言的力量与自然界中的负面能量沟通,同样,当人们念动党话或用其进行思考时,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也会对人发生影响,同时与自己身体内的共产邪灵相呼应,使其进一步得到强化。当人完全用党话来思考问题、判断是非时,他们就成了被共产党随意操控的完全丧失自我的无脑人。只要共产党念一念它的咒语,他们就会想共产党之让其所想,做之让其所做。为什么毛泽东一句话就会让红卫兵像吃错药似地到处造反?为什么现代粪青们只要一听“封建迷信”、“干涉内政”、“反华势力”、“爱国主义等等词汇马上就会群情激奋、泼粪骂街?就是因为他们被这套“红色咒语”给迷住了心窍。

 

共产党的“魔法”还包括了日常的政治仪式。比如政治学习、升国旗、播报党新闻等等,尤以文革时的“早请示晚汇报”、背“老三篇”和跳“忠字舞”为最典型。大型活动毕竟不可能天天搞,日常的政治仪式则可以经常做,甚至可以天天重复进行。通过这种方式,共产党将各种邪恶信息反复不断地、强迫式地、铺天盖地地输入民众的头脑之中,让他们强迫记忆,最后以至于由麻木、烂熟到模仿、自觉使用。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洗脑不仅需要诉诸头脑,更需要诉诸感情;用谎言和歪理去说服人固然有效,在情感上打动和迷惑人或许更有效。人的心智一旦迷失了,无论多么虚假的谎言和多么离谱的歪理都可能信以为真,从精神上控制就容易多了。共产党的“魔法”和纳粹的“妖术”,正是看准了这一点,通过构建特殊的环境,营造特殊的氛围,运用特殊的手段,采取特殊的方式,让民众象吸食了毒品一样,神魂颠倒,集体抽风,完全放弃自己的理智和意志,从而被彻底洗脑,在魂不守舍和不知不觉之中,听任他们的摆布和愚弄。

————

注释

 

1、注3:译林出版社《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见360-362

2:译林出版社《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361-362

4:译林出版社《纳粹德国—一部新的历史》,365

 

本文还引述了《解析共产党邪教的红色厌胜巫术》中的有关内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