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30、“雅利安化”与“公私合营”

34897

30、“雅利安化”与“公私合营”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三十

 

一般的强盗抢了别人的东西通常都是不大愿意声张的,因为抢劫毕竟不是一桩名正言顺的事。但共产党和纳粹显然与这些人不同,他们不但明目张胆地抢,而且抢得理直气壮,甚至抢出了正义感和光荣感。按照他们各自的理论,犹太人是“低等民族”,是“人民公敌”,地主富农资本家是剥削阶级,总之,他们的财产都是肮脏的,既然如此,把它们抢过来当然既正义又光荣。试想,如此理直气壮的强盗,古今中外有几人?

——题记

 

2008918日,一个名为“掠夺与归还”的特别展览在柏林犹太博物馆开幕,展出了1933年以来纳粹分子从犹太人手中夺走的众多艺术品,其中包括德国印象派画家洛维斯•科林特的油画作品《罗马城周围的小山》、《希尔波斯坦先生的肖像画》,奥托•米勒的油画《三女童前面的男童》等。

 

这些艺术品虽然数量可观价值不菲,充其量不过是被纳粹掠夺的犹太人庞大财富中的沧海一粟。

 

纳粹上台后,实施了一系列反犹政策,其中一条重要政策叫“雅利安化”,就是把犹太人的私有财产国有化,变为德国人的财产,实即纳粹政府的财产。

 

1938426日,纳粹政府出台了一项规定,强制犹太人向财政局详细申报他们的所有财产,如果隐匿不报,将受到刑法的制裁,不但财产会被没收,本人还会被处以十年以下的徒刑。

 

三天后,戈林主持召开了部长会议,决定“将犹太人的所有财产通过强制手段全部兑换成国家债券,从而转变为国家所有,将犹太人从经济生活中彻底清除出去。”

 

19385月,纳粹经济部又颁布公告,规定当政府官员得知犹太人有逃跑的企图时,可以将他们的大部分财产运入国库。

 

这年的119日,发生了纳粹迫害犹太人的标志性事件“帝国水晶之夜”,在纳粹当局的煽动和唆使下,德国全境出现了反犹浪潮,数千个犹太教堂遭破坏,大量犹太人机构和商店被捣毁,约400名犹太人被杀害。之后,此前确定的将犹太人财产国有化的方案被付诸实行,德国犹太人财产的相当大的部分通过强制公债转化成了国家财产。这种方式后来更成为整个欧洲雅利安化的模式。

 

1112日,纳粹又推出了一个掠夺犹太人财产的新花招,要求他们通过向当局缴纳钱款为自己赎罪,这笔钱叫做“犹太人赎罪金”。这笔资金高达10亿帝国马克。为了筹备这笔资金,犹太人被迫出卖房屋、证劵,甚至国家公债。1121日的实施条例将犹太人的赎罪金扩大为所有财产的20%。最后,纳粹从犹太人赎罪金中总计获得了11亿多帝国马克的收入。据统计,在战前几年德国政府的财政预算中,由雅利安化获得的收益至少占政府收入的9%

 

20101110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发布消息称,一项新的研究发现,二战时德国人从犹太人那里掠夺和抢劫的财产共计近1200亿帝国马克。这些财产为纳粹发动战争提供了三分之一的资金保证。

 

发布这份研究报告的科隆历史学教授汉斯-彼得·乌尔曼称,1933年到1945年间的纳粹税务机构积极致力于“消灭犹太人经济”,并且掠夺、侵占犹太人在德国的财富。即使是在德国对犹太人展开大屠杀之前,那些想逃离的犹太人都不得不在逃跑之前留下部分财产,这部分钱被以一种所谓的“出口税”的形式来征收。乌尔曼教授称,当时政府利用战争的名义筹钱,其中多以借贷和直接盗窃的方式向犹太人“募款”,保守估计,德国发动的战争中至少30%的资金来源于从犹太人中搜刮而来的钱财。

 

同样研究这个项目的慕尼黑大学教授克里斯汀娜也表示,当时的税务机构是为了掏空犹太人的银行账户而设立的。而纳粹也从抛售搜刮来的犹太人的财产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那些被迫害的犹太人后来被驱逐到波兰灭绝营并死于那里。例如,1941年开始,汉堡就举行了数场犹太人家具拍卖会。

 

在掠夺民众财产这一点上,共产党跟纳粹一样,也是一伙明火执仗的强盗。

 

拿中共来说,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开始,它就打着“打土豪”的旗号公开抢夺地主、富农、大商家的财产。抢过他们之后,接着又抢农民、小商人、手工业者。

 

夺得江山后,中共又马不停蹄地搞起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表面上看,“土改”是把地主富农的土地拿过来分给农民,但没隔几年,中共又发动了声势浩大的人民公社化运动,强迫农民把这些从地主富农那里分来的土地,乖乖交到了共产党的手里。可见,分土地给农民不过是虚晃一枪,共产党的最终目地还是自己当地主。

 

抢完了地主富农后,又接着抢资本家。1953年,毛泽东提出要“变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为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资本主义剥削和消灭资产阶级”。很快,一场名为“公私合营”的强盗把戏又开场了。

 

19561月,北京市连续几天日夜锣鼓喧天,爆竹声不断,到处张灯结彩,都是庆祝公私合营的游行队伍;每天都有成百成千的私营工商业户,被“批准”实行公私合营。115日,天安门广场红旗飘扬,锣鼓喧天,各界群众20万人在这里庆祝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胜利完成,百年老店同仁堂的老板乐松生在天安门城楼上向毛泽东递上公私合营的喜报,喜报由毛泽东身边的彭真双手接过,毛泽东脸上全是笑容,毛泽东身旁的周恩来、刘少奇也个个满面春风。至此,北京市成了全国第一个全市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的城市。

 

1955年,公私合营正大步前进,但毛泽东还嫌不够快。1027日、29日,他两次邀请全国工商界代表到中南海座谈,广发追命帖。111日,全国工商联执委会召开一届二次会议,主任委员陈叔通借毛泽东讲话,催促工商业者进一步接受改造;并威胁对少数破坏改造的违法分子,展开严肃的批判和斗争。

  

19561月,毛泽东亲自到荣毅仁的申新九厂视察,荣毅仁只好把自己的产业无偿交出。在声势浩大的政治攻势的推动下,私营工商业改造出现了从个别合营迈向全行业合营的高潮。包括荣毅仁在内的一些不甘被掠夺的资本家,也只能“白天敲锣打鼓,晚上痛哭流涕”。有人写《祭厂文》,有人写“多年心血,一旦付诸东流;几声锣鼓,断送万贯家财”,以发泄怨恨。

 

公私合营,明明是对私人资本的豪取强夺,中共却美其名曰“赎买”。所谓“赎买”,不是由国家另拿一笔钱收买资本家的企业,而是在每年生产获得的利润中,拿出一点分给原私营业主,即按照固定资产价值付给他们定额利息,叫做“定息”。定息息率19562月为1厘至6厘,19567月定为年息5%。定息期原定7年,到1962年止,后来又改到1965年止,即一共拿10年。

 

当年,中共对全国私营企业资产的评估结果为24.1864亿元,这个结果不及实际资产的十分之一。即使以此为基数,从1956年到1996年,不计复息,也不问年息5%是否合理,中共起码侵吞了民族资本家36千亿元以上的利息,遑论本钱被剥夺的损失了。更重要的是它拿走了人家全副身家财产,给5%年息10年之后,就永远霸占了这些财产,却还美其名曰“赎买”,这与强盗何异?!

 

不过,如果有谁把纳粹和共产党视为一般的强盗,那就未免有些小瞧它们了。一般的强盗抢了别人的东西通常都是不大愿意声张的,因为抢劫毕竟不是一桩名正言顺的事。但共产党和纳粹显然与一般的强盗不同,他们不但明目张胆地抢,而且抢得理直气壮,甚至抢出了正义感和光荣感。按照他们各自的理论,犹太人是“低等民族”,是“人民公敌”,地主富农资本家是剥削阶级,总之,他们的财产都是肮脏的,既然如此,把它们抢过来当然既正义又光荣。试想,如此理直气壮的强盗,古今中外有几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