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33、“我来自人民”与“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34900

33、“我来自人民”与“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三十三

 

以人民的名义干着罪恶的勾当,是所有独夫民贼的惯用伎俩。不是有句话叫做“人民、人民,多少罪恶假汝而行”么,把它送给共产党和纳粹,实在是太合适了。

——题记

 

1945430日下午,希特勒偕新婚妻子爱娃·布劳恩在柏林地下元首府中饮弹服毒自尽。惧怕被俘受审的希特勒在此前一日写下了自己的遗嘱,分为“个人遗嘱”和“政治遗嘱”两部分,并派多人分送给自己不久前选定的接班人邓尼茨海军上将及舒埃纳尔陆军元帅。

 

希特勒在个人遗嘱中写道:

 

“为避免失败和被俘的耻辱,我和我的妻子选择了死亡。我为我的人民服务达12年之久,在这里工作的时间最长,因此我愿意在这个我为人民服务了12年的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政治遗嘱与致凯特尔陆军元帅最后的信中,希特勒写道:

 

“在这三十多年中,指导我的全部思想、行动和生活的,只是我对人民的热爱和忠诚。正是对人民的热爱和忠诚给了我力量作出最困难的决定”。并且还宣告:“我的所有财物,不论其价值多少,都属于党,如果党不存在了,就归属于国家。”

 

在这份仅仅只有13页的遗嘱中,把德国和几乎整个欧洲人民全都无情地拖入了战争和杀戮的世纪魔王希特勒,居然一再不厌其烦地提到“人民”,俨然一位“爱民如子的贤主明君”。

 

这当然不是希特勒一时心血来潮的表白,声称自己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其实是他和纳粹党一贯津津乐道的说法。

 

纳粹党声称要建立“真正的人民国家”,称希特勒是“我们的人民总理”。

 

与封建皇帝强调自己的绝对权威来自于上天,或来自于王室家族的血统继承不同,希特勒经常强调的一点是,自己的领袖权威来自于民众之中。19348 月,他曾公开宣称“一切国家权力必须来自民众并且由民众通过自由和秘密选举批准”。1936年,希特勒在重新武装莱因区以后的公民投票活动中又公开声称:在德国,“政府受到全体民众的信任。我关心民众。15年来,我和这个运动一起逐步上升。我不是被任何人强加给德国人民的。我来自民众,生活在民众之中,并回到民众中去。足以自豪的是,世上没有任何政治家比我更有权利说他是本国民众的代表。”

 

希特勒始终为他自以为的人民对自己的拥戴而痴醉,以至于临死前,他仍深深地坚信:他就是德国,他就是德国人民。

 

在柏林总理府后花园地下避弹室的最后日子里,他竟对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说道:“当我死了,民族社会主义衰亡以后,德国人民不可能生存。”

 

共产党一向也热衷于声称自己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的政党。

 

如今上了年纪的中国人,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中的那段名言:“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类似的话毛还说过不少。比如:“我们的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 再比如:“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每句话,每个行动,每项政策,都要符合人民的利益。”还有:“应该使每个同志明了,共产党人的一切言论行动,必须以合乎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最大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拥护为最高标准。”

 

1981年,邓小平为《邓小平文集》写序言时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江泽民接着弄出了个“三个代表”,称中共“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胡锦涛又搞了个“新三民主义”,说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可见,纳粹和共产党都喜欢把“人民”这两个字挂在嘴上,都喜欢以人民的热爱者代表者服务者自居。

 

但事实究竟如何呢?

 

先说纳粹。德国人民明明是一个由包括犹太人在内的不同种族构成的共同体,纳粹却别有用心地诬蔑犹太人是“劣等民族”,不但把他们排除于“人民”之外,而且残忍地杀害了600多万犹太人,这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固然,纳粹上台后让数百万原本失业的德国人重新有了谋生的饭碗,但人毕竟不是只会吃饭睡觉的猪,除了物质生活,他们还要过精神生活,还要思想,还要维护自己的权利、自由和尊严,但在纳粹的极权统治下,这一切全都被无情地剥夺了。这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不仅如此,经过经年累月的洗脑,纳粹还让成千上万的德国人完全丧失了一个现代公民应有的独立思考的能力,变成了唯希特勒之命是从的政治炮灰。这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更重要的是,当纳粹让饥肠辘辘的德国人民基本都能吃上饭了,把他们的民族主义激情都煽动起来了,把庞大的战争机器都发动起来了,它终于卸下伪装,露出峥嵘,向欧洲乃至整个世界迅速张开了战争的血盆大口。这场战争不但让数千万别国人民死于非命,而且把希特勒整天挂在嘴上的德国人民也拖入了苦难的深渊,遭够了本不该遭受的罪。这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一个真正热爱、代表和服务人民的政党,在人民面前必定是谦恭的。然而,为了维护纳粹的权威,戈培尔却借用黑格尔的理论声称,政府权力的其他环节从来都是为国家着想,并献身于普遍目的,绝不可以怀疑政府的善良目的。那种认为“政府好像是受邪恶的或不大善良的意志所支配的这一假设是出于贱民的见解。”(黑格尔:《历史哲学》,商务出版社第230页)这就是说,人民要绝对信任政府,纳粹党永远是伟大的、正确的,纳粹政府所做的一切是不准怀疑的。凡是对党、政府的所作所为产生疑问,都是“贱民的见解。”试想,一个对人民如此傲慢无礼的政党,怎么可能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

 

再来说中共。1949年到今天的六十多年中,几乎每隔一段时期,它就要发动一次政治运动,尽管运动的目地听起来无不冠冕堂皇,但其实质无一不是为了当权者的私利。毛泽东为了整刘少奇,不惜代价发动文革,把整个国家搞得民不聊生,鸡犬不宁。邓小平为了镇压民主浪潮,在北京城里悍然使用坦克和开花子弹枪杀爱国学生和群众。江泽民为了满足自己的妒忌心,竟然将宣扬真善忍的法轮功打成“邪教”。如此“运动”,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一场又一场的灾难,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据历史学家研究统计,近六十多年中,中共的暴政直接造成了八千多万人的非正常死亡。这个数字要比在此之前,将近一百年内各种各样的外敌入侵、内战的死亡人数还要多。无论是“国民党反动派”还是日本侵略者,都不曾造成过这么多人的死亡,即使他们两个加起来也远远没有这么多。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合。

 

进一步的分析表明,在八千多万非正常死亡的人中,有一半人死于政治迫害,另有三千万到四千万人死于从1959年到1961年那场由中共造成的大饥荒。统计学家发现,中国历史上,即便是1949年之前的两千年之间,由于自然灾害而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三年饿死的人多。如此草菅人命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中共声称,“新中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官员无论大小,都是人民的仆人。所以,它把自己的国家叫做“人民共和国”。在这个国家中,无论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协商机构、政府、法院、检察院、军队、警察,还是银行、钱币、邮政、国家电台等等,名字前都冠上了“人民”两字。据说,当年毛泽东最满意的衔称是“人民领袖”,当人民欢呼“毛主席万岁!”时,他脱帽弯腰回敬呼喊:“人民万岁!”可事情一旦落到实处,却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先说所谓“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吧。中共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从表面上看,各级人大代表好像是民主选举出来的,实际上这些代表个个都是各级党委内定的。而且,除了少量摆摆样子的群众代表,大多数代表都是各行各业的共产党官员,各省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等领导阶层的人士成了他们中的主力军。更重要的是,人大会议上讨论的所有重大决策和政府首脑人选都是党事先定好的,然后才被拿到人大会议上,让人大代表们装模作样议论一番后再举手通过,以示民主。正像人们所讽刺的那样,这样的人民代表大会充其量不过是一枚“橡皮图章”,与真正的“人民”“民意”八杆子搭不上边。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中国人民非但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选举权,更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决定政府大政方针、政令法律的权力。

 

再来看所谓“人民政府”。既然自称人民政府,不谈如何为人民服务,至少不能随便挥霍纳税人的血汗吧。可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布,近年来大陆公款吃喝、公车消费和公款出国旅游的总额已达9000亿元,居世界第一。而同期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在全世界才排100多位,中国人的平均消费才达到小康水平。如此腐败的政府,与“人民”何干?

 

接着说所谓“人民医院”。大陆医院里有高干病房,但谁听说过老百姓住的病房在医院里属高档病房?病危,没钱不管。吃错了药,No ,No,不是医生的责任。死了人,医院里死个把人算什么?如此“人民医院”,其实已堕落为忽悠人民的医院,为人民币服务的医院。

 

那么“人民铁道为人民”呢?口号喊得不能不说悦耳动听,可现实中老百姓感受到的是:票价不断往上浮动,服务却没明显改进。而热门线路和春运时节,车票简直就成了某些人谋取私利的筹码。在车厢里,乘务员不是服务员,倒像是呵斥孩子的黑脸父母。难怪有人叹气:“唉!好出门不如赖在家,谁让咱出门了?”最近发生的7·23特大高铁事故,更是拆穿了“人民铁道”的西洋镜。

 

至于所谓“人民警察”,那就更是个笑话了!按说“人民警察”理应保护人民,但在实际中,他们保护的却是各级官府、权贵富豪,甚至是黑恶势力,而普通民众却往往成了他们欺凌敲诈的对象,难怪老百姓要骂他们是“警匪一家”。

 

如此种种能说是热爱人民代表人民服务人民吗?

 

以人民的名义干着罪恶的勾当,是所有独夫民贼的惯用伎俩。不是有句话叫做“人民、人民,多少罪恶假汝而行”么,把它送给纳粹和共产党,实在是太合适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