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34、“国会纵火案”与“卡廷惨案”

34901

34、“国会纵火案”与“卡廷惨案”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三十四

 

一个是纳粹栽赃嫁祸共产党,一个是共产党栽赃嫁祸纳粹,“国会纵火案”与“卡廷惨案”足以证明,在玩弄流氓手段这一点上,共产党跟纳粹完全称得上是不分仲伯,旗鼓相当。

——题记

 

1933年2月27日晚,德国首都柏林繁忙了一天的街道上开始渐渐安静下来。

 

“国会起火了!”随着一声叫喊,只见座落在共和广场旁的国会大厦浓烟滚滚,火焰顿起。一道红光照亮夜空,很快火舌吞噬了大厦的中央圆顶,这座用10年时间建成的巨大建筑物笼罩在浓浓的烟雾和火光之中。

 

国会议长戈林迅速赶到现场。他满脸通红,两眼放光,挥动着双拳,大声喊到:“这是共产党干的!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罪证!我们一定不能再坐等!我们要毫不留情地对付他们,把他们抓起来杀掉!”

 

几分钟后,希特勒和戈培尔也来到了现场。希特勒对一旁的外国记者说道:“这是神的指示,我们要消灭共产党人!”

 

当夜,纳粹政府发表通告宣布是共产党人放火烧了国会大厦,并声称纳粹冲锋队在现场抓到的一个名叫卢勃的荷兰“共产党员”是“纵火犯”。

 

第二天,纳粹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开始了大搜捕。希特勒又颁布了紧急法令,勒令解散除纳粹党以外的一切政党,取缔工会及一切结社、集会。

 

盖世太保横行无忌,到处抓人、杀人,德国共产党领袖恩斯特、台尔曼和1.8万名共产党员被捕入狱。连正在德国的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席格·季米特洛夫和另外两名保共活动家也遭到逮捕。

 

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目的是栽赃陷害,嫁祸于人,为打压共产党扫平道路。

 

1933130日,德国总统保罗·冯·兴登堡任命希特勒为总理。希特勒想实行魏玛共和国宪法规定的特别授权法,该法律规定总理可以不通过议会自行制订规章以代替法律,但授权法需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员通过才能生效,但希特勒的纳粹党在议会中只占有32%的席位。当时德国共产党是议会中第二大党,占有17%的席位,并且反对启动特别授权法。希特勒想占有议会的多数席位,就必须将共产党打压下去。“国会纵火案”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9月,纳粹分子宣布在莱比锡法庭公开审理这个案件。开庭的前一天,由世界许多新闻工作者和律师组成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公布了大量人证物证,证明被控告的共产党人无罪,并提出有根据的怀疑:国会大厦是纳粹党领导人烧的,或是在他们指使下烧的。保加利亚、德国、法国、美国的25名律师还自愿为季米特洛夫辩护,但纳粹帝国法庭不允许被告人自由选择辩护人。于是,季米特洛夫决定自己为自己进行政治辩护,戳穿纳粹的阴谋。开庭第三天,轮到季米特洛夫出庭。他说:“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政变的组织者,也不是纵火者……”实际上国会着火那天,季米特洛夫根本不在柏林。

 

季米特洛夫慷慨陈辞,严正驳斥了纳粹试图嫁祸于共产党的卑鄙手法。法庭庭长见状慌忙打断了季米特洛夫的演讲,拉出了所谓的“纵火犯”卢勃,问道:“你跟纵火犯是什么关系?你们是怎样密谋的?”

 

这时,只见季米特洛夫转过身,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卢勃说:“你当众说明,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卢勃答道;

 

季米特洛夫对着整个法庭朗声说:“问题无疑是很清楚的。在这场审判中,卢勃只不过是被操纵的木偶,可怜的木偶被送交法庭,而操纵者已逃之夭夭。作为一个无辜的被告,尤其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共产国际的成员,我对立即彻底查清国会纵火案,捉拿真正的元凶,是很感兴趣的。”

 

庭长眼看季米特洛夫要把审判引向追查幕后策划者,又立即打断他的话,对他进行威胁。季米特洛夫毫不畏惧,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一个对纳粹分子最可怕的问题:“纵火者不是通过通往国会的通道进去的吗?”

 

庭长失去了自制,吼叫起来:“这个问题不准讨论!”随即宣布休庭。

 

法庭后来又进行了几次审判,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纳粹头目们发现他们的策划正在失去控制,便决定由纳粹头子戈林到法庭“作证”。

 

戈林指手划脚地胡说了半个钟头,季米特洛夫发言,开始反问戈林:“那个荷兰人在起火之前正是在警察宿舍里过的夜,他是怎样潜入国会的呢?应当先从警察和他们的头头中找出纵火犯来。”

 

戈林气得高声尖叫:“我不是来让你像法官似地来审问我的,你是早该上断头台的罪犯”。

 

戈林的失态表现使法官都感到难为情了,他连忙结束了这场争论。纳粹分子的这一招又告“失灵”,莱比锡法庭终于被迫无罪释放季米特洛夫等四人,但判处卢勃死刑。

 

“国会纵火案”的“谜底”后来也真相大白。原来,是纳粹柏林冲锋队队长带领他的部下,经过通到国会大厦下的一条地下暖气管通道,钻到国会大厦,洒上汽油和易燃化学品,点了火,然后从原路回到戈林的议长府。同时,纳粹冲锋队找到了对放火有癖好的荷兰人卢勃,让他再放了几把火。

 

这种嫁祸于人的伎俩不但纳粹爱玩,共产党也很精通,二战时苏联制造的“卡廷惨案”就是一个一点都不逊色于“国会纵火案”的例子。

 

看过著名电影《卡廷惨案》的观众恐怕都会记得影片开始时的一个镜头:

 

推土机推动,空军上校皮欧特握着十字架的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就被泥土掩埋了,枪声后的卡廷森林又恢复了宁静-------

 

由此开始,这部荣获2008丹佛国际电影节人民选择奖、卢布尔雅那国际电影节观众大奖以及波兰电影节最佳剧本、最佳男配角、最佳电影、最佳配乐、最佳音效等7项大奖的著名影片,把我们带回了二次大战时期在卡廷森林发生的悲惨一幕。

 

据搜搜百科提供的资料,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1941622日,苏德战争爆发。7月,德军占领了苏联境内的斯摩棱斯克州,这个州境内有一个叫卡廷森林的地区。

 

1943年春,德国作战工兵师为修复斯摩棱斯克及附近遭到炸毁的铁路、公路以及其它工程,把强行招募来的罗、捷、匈、波、荷、法等国的劳工,驱赶到卡廷森林里干活。413日,几名劳工在掘地的时候,挖到一座埋着许多军官和士兵的大坟。德军发现这些官兵身上的军服既不是苏军制服,又不是德军制服,并且大都是在后颈处一枪致命,便找来一些纳粹官员着手调查。德方组织的国际委员会经过验尸后确定,这些穿着波兰军服的官兵死于1940年春,是被苏联人杀害的。卡廷惨案被柏林电台公布后,立刻震惊了世界,在反法西斯阵营内部,苏、波、英三国的关系顿时蒙上一层阴影。   

 

为了洗刷自己的罪行,两天之后,苏联政府发表声明说,这一暴行是德国人干的,德国企图嫁祸于人。416日,流亡伦敦的波兰政府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前去实地调查,并要求苏联提出正式报告,说明流亡苏联的波兰军官的下落。波兰政府的声明指出:我们对德国宣传机器的谎言已习以为常,我们也知道它张扬此事所隐藏的目的。然而,鉴于德国人大量而详尽地报道了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发现数以万计的波兰军官尸体,又断言这些军官系苏联当局在1940年春杀害,我们认为有必要由权威的国际机构对这些“万人冢”进行调查,并对所传的事件进行核实。   

 

421日,斯大林通知丘吉尔和罗斯福,他准备与西科尔斯基总理的波兰流亡政府绝交,因为这个政权听信法西斯的诽谤。丘吉尔和罗斯福呼吁斯大林不要这样,希望他维护盟国之间的团结,共同对敌。但425日,苏联还是宣布与波兰政府断交。   

 

194310月初,苏联红军解放了斯摩棱斯克州。苏联政府成立了“德国法西斯侵略者在卡廷森林枪杀被俘波兰军官事件确认和调查特别委员会”,针对德国1943413日的声明,组织了一个“反调查”,邀请了西方记者数十人,由向导带领对卡廷森林的大墓进行了一次参观。此举目的是要外国报刊相信,在那里挖掘出来的波兰人尸体是德国人在1941年夏末秋初枪杀后掩埋的,并不象德国人先前控告的那样,是俄国人在1940年春天干的事。记者们被指点看了7座大墓,然后又看了苏联医生正在进行的许多尸体解剖,医生把一块块脑、肝、脏等放在餐碟里展示,并大声说机体组织很新鲜,意思是说这些是两年前的德国人所为而不是三年前的俄国人所为。美驻苏大使哈里曼的女儿、战时情报处工作人员凯思林是这个记者行列中的一员,她写道:俄国人从波兰死者的口袋里掏出来的文件中,发现一份日期是1941年夏的信件,这倒是个极好的证据,但是,也有许多不一致的地方,例如有些死者的口袋里有19403月和4月的报纸和信件,包括一份411日的《消息报》,这点点滴滴的证据正好与苏联论点相抵触。西方记者不得对5个证人提出问题,许多证词听起来很流利,好象经过仔细排练似的。

 

19451946年,在纽伦堡审判德国战犯时,争论再起。只因双方都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据,此案成为二战以来悬而未决的谜。二战后,西方的有关著述普遍认为,卡廷惨案是苏联干的,苏联则坚决否认。苏联史著对此始终讳莫如深,竭力闪避。此后,波兰方面和国际社会针对苏联政府的说法多次提出怀疑并展开激烈争论,但苏联政府始终坚持既定的立场。

 

1985年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苏联和波兰组成自由历史学家参加的联合委员会,对涉及此次事件的大量文件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1990413日,在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之际,苏联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俄罗斯总理普京在卡廷纪念碑前单膝下跪。至此,卡廷惨案的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原来,二战时苏联政府认为波兰战俘是一个大包袱,一方面,苏联在紧张的备战中为其要消耗宝贵的人力和物力;另一方面,波兰战俘可能随时反抗苏军的监禁,遂决定先处理掉波兰战俘中的军官。除掉了军官,其余的士兵就会处于群龙无首的境地。苏联当局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从肉体上将他们消灭掉。194035日,苏联内务人民委员(内务部长)贝利亚专门就对2万余名以波兰军官为主的战俘和犯人实施枪决一事写出报告上交斯大林和联共(布)中央审批,随即获得批准。   

 

19404月初,处决波兰战俘的行动正式开始。数百名被俘的波兰军官被从上述三个战俘营带上汽车,秘密运往行刑地卡廷森林。行刑人员站在波兰战俘身后,用手枪对着他们的后脑开枪。掩埋之后,苏方人员在上面铺上了厚厚一层土。不久,第二批战俘又被运到该地被同样处理。直至当年5月中旬,苏联在卡廷森林共处决波兰战俘4421人。他们被分别埋入8个大坑,上面铺满松树和白桦树。除卡廷森林外,苏联还在斯塔罗别利斯克战俘营枪决了3820人,奥斯塔什科夫集中营枪决了6311人,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的其他战俘营和监狱枪决了7305人。加上卡廷森林枪决的4421人,共计21857人,其中包括约1.5万名波兰官兵俘虏。

 

不料苏德开战后,卡廷森林里被苏联屠杀的波兰军官的尸体竟被德国人发现了,这无疑使苏联在国际反法西斯阵营中陷于十分被动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急于摆脱困境洗白自己的苏联便把纳粹拉来当成了自己的替罪羊。虽说纳粹嗜杀成性,但长眠在卡廷森林里的波兰军官却并非丧命于他们的枪下。

 

一个是纳粹栽赃嫁祸共产党,一个是共产党栽赃嫁祸纳粹,“国会纵火案”与“卡廷惨案”足以证明,在玩弄流氓手段这一点上,共产党跟纳粹完全称得上是不分仲伯,旗鼓相当。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