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40、纳粹党徒的欢呼与红卫兵的热泪

34907

40、纳粹党徒的欢呼与红卫兵的热泪

——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四十

 

狂热,尤其是政治狂热,意味着理智的丧失,意味着盲从、冲动和巨大的破坏性,甚至意味着为所欲为的暴力,对人的尊严乃至生命的肆无忌惮的践踏和摧残。凡是想要控制、利用民众夺取和巩固权力的政治势力,无不热衷于煽动这种畸形的精神亢奋,共产党和纳粹的历史就是最好的例证。

——题记

 

在德国东南部的巴伐利亚州,有一座富有中世纪情调的历史名城,名叫纽伦堡。希特勒上台后,将它定为“帝国党代会城市”,每年都有五十万纳粹党员从德国各地来到这里,举行为期一周的党代会,并同时举行阅兵和游行。

 

纳粹当政19个月后的193495日,是第三帝国历史上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当天,希特勒莅临纽伦堡,特去主持他掌权后举行的第一次纳粹党代会,检阅他的忠实信徒。这届党代会规模空前,是纳粹党历史上一次异常狂热的庆典。

 

那天早晨,当希特勒乘坐的飞机飞临纽伦堡上空,映入人们的眼帘时,机翼下方这座古老的城市开始沸腾了。期待的人群一望无际,纷纷翘首仰望天空。阳光下,飞机越飞越近,越来越大,轰鸣着盘旋在城市上空。很快,巨鹰降落地面,开始缓缓滑行,最终停了下来。此时,站在机场上翘盼已久的数千之众,纷纷挥动着行纳粹礼的右臂,欢呼跳跃着,其兴奋喜悦之情达到了高潮。当飞机停稳后,希特勒走出机仓,出现在舷梯上时,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阵震天动地此起彼伏的“希特勒万岁!希特勒万岁!”的欢呼声,人们的脸上无一不洋溢着无限敬仰与感激之情。随后,希特勒在欢呼声中登上敞篷汽车,驶进市区。纽伦堡几乎倾城出动,市民们纷纷走出家门,兴高采烈地夹道欢迎这位“德国人民伟大的元首”。入夜,人们又蜂拥着聚集在希特勒下榻的宾馆前,不断地呼喊“希特勒万岁!”

 

9 7 日夜,20万名纳粹党员齐集卓别林体育场,他们打着20多万幅旗帜,排成密集的队形,怀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在此聆听希特勒的演讲。在可怕的寂静中,这位德国大独裁者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响彻全场,产生了可怖的效果。“我们是强大的,将会更加强大!”他说。希特勒演讲结束后,赫斯宣布:“从此以后,纳粹党是希特勒,希特勒就是德国,德国就是希特勒!万岁希特勒!万岁胜利!万岁胜利希特勒!!”狂热的人群一齐跟着振臂高呼,他们无一被这样一种颇具诱惑力的欢庆气氛所陶醉、所激动。

 

最后,党代会举行了盛大的闭幕式。成千上万的人们,在大会现场忘情地呼喊着,高唱着,向主席台上那个大独裁者欢呼致敬,如醉如狂。闭幕式上,希特勒以他惯有的尖利刺耳的声音,伴之以手舞足蹈的动作,歇斯底里大发作似地发表的演讲,更是让在场听众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他说:

 

“党代会的第六天就要结束。这六天就像是政治力量的宣示,对我们队伍以外的千百万德国民众,对千百万的战士,它意味着更多。在大会上,斗争中成长起来的老战士和同志们,互相见面,交流情感。也许你们之中的部分人不喜欢这种正式的,党的同志之间的会面,而更怀念在勇敢的作为一名民族社会主义者在最困难的时候战斗(的时刻)。(鼓掌)

 

当我们最初只有七个成员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两个原则。第一,她将是一个纯意识形态的政党。第二,它将毫无商量余地地成为德国的一支,也是唯一的一支力量(鼓掌)。我们必须保持在少数人,因为那是要为国家做出最有价值的斗争和牺牲的人。要知道,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鼓掌)。同时,由于这些人都是德国种族最优秀的人,他们可以自豪地宣称,对国家和人民的领导权。德国的人民应该自觉服从这些人的领导!(鼓掌加致敬欢呼)德国人民很高兴得知再也不用经历政权更迭,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就是德国永远的支柱!(全场起立致敬)任何自以为流着高贵的血的人、有目的地利用它去取得力量的人,将永远不会放弃!(鼓掌)

 

人类中总有一部分愿意挺身而出去战斗,他们比千百万其他同志贡献的更多。他们并不满足于简单的发誓“我坚信!”,更是坚决地说“我要战斗!”(热烈鼓掌欢呼)

 

党在任何时候都将是德国人民的领导。她将以其教导,更重要的是它钢铁般的组织、灵活的策略和组织形式:他将成为一所训练学校,就像政治领导人的“上帝的命令”(鼓掌)。

 

将会看到,总有一天,所有能站立起来的德国人都成为民族社会主义的一员。其中的精英,就是你们,纳粹党员!(长时间致敬)

 

我们的敌人曾经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我们,使我们愁眉不展,(他们的迫害)剔除了我们中的贪生怕死者。我们必须检查我们自己,从我们之中把坏分子剔出去(鼓掌)。他们不属于我们的队伍!(鼓掌)

 

我希望并祈祷,国家和帝国将千年不朽。我们将会很高兴知道,未来都是我们的!(鼓掌)当老的一代扑倒在地,年轻的人们将成长起来(鼓掌致敬)。只有全身心都献给党,成为民族社会主义思想的化身,党才能成为德意志帝国的坚不可摧的,永恒的脊梁。到那时,我们光荣,值得赞美的军队,古老而光荣,担负着我们人民的人,同样富于传统的将会成为党的政治领导的坚实拥护者,这两个部分(纳粹党和德国军队)同样担负着教育德国人民的职责,加重了他们肩上的担子,德意志国家,德意志帝国!(致敬)

 

此时此刻,成千上万的同志们已经离开了城市。他们中的许多人将会记得这次大会,并等待着下一次的检阅。来参加了此次会议的人们都会全神贯注于并且被人民中的那种生机和思想所感染,这就是我们运动永恒的象征!民族社会主义运动万岁!德意志万岁!”

 

演讲中间,希特勒的话不断被掌声、欢呼声和致敬所打断。演讲结束后,全场更是持久起立高喊“阿道夫•希特勒,万岁!”在场的纳粹信徒,可以说无一不为自己是最优秀民族中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万分,为拥有希特勒这样最伟大的领袖而感到幸福无比,为德意志即将成为最强大的帝国而感到兴奋不已,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为此激动得浑身颤抖。

 

当年,正是这种狂热驱使着成千上万的德国民众如希特勒所愿,满怀激情地跟随着他走上了屠杀犹太人和侵略他国的血腥之路,把整个欧洲变成了一座尸骨垒垒的人间地狱,也让自己的祖国陷入了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之中。

 

如今五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对于大半个世纪前发生在德国的那一幕幕疯狂场景恐怕没有人会感到陌生,因为这一切与他们当年所经历的几乎毫无分别,文革中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情形不就是希特勒在党代会上检阅纳粹党徒的翻版么?

 

距今将近半个世纪前,毛泽东一手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中共掌权后的政治狂热推向了史无前例的巅峰。

 

1966818日,北京上百万人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大会”。借着这个特殊机会,别有用心的毛泽东第一次接见了红卫兵。

 

那天早晨5点,天才蒙蒙亮,太阳刚露面,头戴军帽身穿军装的毛泽东,就在周恩来的陪同下,来到了天安门城楼下的金水桥,满脸堆笑地和附近的红卫兵频频握手。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的“伟大领袖”,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主席”,这一刻竟然意外地出现在自己眼前!消息传开后,顿时,整个广场沸腾了。《人民日报》次日发表的长篇通讯这样写道:“人人双手高举头顶,向着毛主席跳跃着,欢呼着,拍着手。许多人把手掌都拍红了,许多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他们欢喜地说:‘毛主席来了!毛主席到我们中间来了!’广场上万众放声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欢呼声浪一阵高过一阵,震荡着首都的天空。”

 

最激动的是那些有幸与毛握了手的红卫兵。“我们和毛主席握了手,我们是最幸福的人,敬爱的毛主席,你的手给了我们无限的温暖,无限的力量。”他们中许多人兴奋得又蹦又跳,泪流满面,狂喜万分,纷纷抢着与周围的同伴握手相庆,周围的同伴也纷纷抢着过来跟他们握手相庆。

 

握了一圈手之后,毛泽东转身上了天安门城楼。站在城楼中央的他,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广场上连绵涌动的人群,不停地向他们挥手致意。此时的天安门广场俨然已成为燃烧着的红色海洋,不停举起和挥动的手臂犹如大片大片的森林,此起彼落的革命口号响彻云霄,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像打了吗啡一样兴奋,手舞足蹈,狂呼不已。大型彩色纪录片《毛泽东和百万文化革命大军在一起》中有段解说词,如实地传达了当天广场上成千上万人的心声:“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穿上军装,我们感到无比坚定,毛主席永远和我们战斗在一起,我们有伟大统帅毛主席,我们感到无限幸福,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战士,跟着毛主席干一辈子革命。今天我们和我们伟大的领袖在一起,这是我们最幸福的一天,最难忘的一天。”

 

庆祝大会开始前,毛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了红卫兵代表,北京师大女附中革命造反委员会头目之一的宋彬彬给毛献上了红卫兵袖标。当毛得知她的名字是文质彬彬的“彬彬”两字后,对宋说“要武嘛”。接着,面对城楼下齐呼“万岁”的百万群众,毛抬起带着红卫兵袖标的那只手臂,说“红卫兵万岁”。

 

730分,大会在《东方红》乐曲声中正式开始。毛泽东以及其他中共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陈伯达主持大会,林彪讲话。虽说林彪平时是个病人,但那天讲话时就像服了兴奋剂似的,几近声嘶力竭。他的话极富煽动性:“我们要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要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要打倒一切资产阶级保皇派,要反对形形色色的压制革命的行为,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们要大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我们要扫除一切害人虫,搬掉一切绊脚石!”“这次是大战役,是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思想的总攻击。我们要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向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旧风俗、旧习惯势力,展开猛烈的进攻!要把反革命修正义分子,把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把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彻底打倒,打垮,使他们威风扫地,永世不得翻身!”。

 

大会结束后,举行了百万人参加的盛大群众游行。此后,毛泽东又分别于831日、915日、101日、18 113日、10日、11日、1125日和26日多次接见红卫兵。到 11月下旬为止,先后8次接见红卫兵和学校师生达1100多万人。

 

时隔多年,曾经作为一名红卫兵和同伴们一起在天安门广场接受过毛泽东接见的著名影星刘晓庆,在一篇文章中生动地回忆了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狂热场景:

 

“凌晨6点钟,我们全部从睡梦中惊醒……集合齐,坐上车,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我们一队一队排好坐下来,天安门广场变成一片绿海。我们睁大眼睛等着、看着。天空中逐渐透出晨曦,天安门广场显现出它雄伟庄严的轮廓,太阳升起来了,我们开始热了。我们等啊,等啊,眼睛望穿了……有的红卫兵开始打瞌睡,他们把头趴在膝盖上,一会儿突然从膝盖上滑到地上,马上爬起来,睁开眼睛看一下周围,然后又趴到膝盖上,重复着艰难的睡觉动作公式。有的红卫兵干脆躺在地上,枕着帽子和书包,进入了梦乡。我站起来,看看天安门广场,长达几公里的广场上盖满了东倒西歪的红卫兵们,像激战以后的战场。我坐下来,也不由得上下眼皮打架,眼睛一眨一眨,被笼罩在困倦之中。

 

“突然,一阵从弱到强的鼓声响起,天安门广场上所有的喇叭在最强的鼓声之后用极大的音量播放《东方红》的前奏曲,紧接着浩瀚澎湃的《东方红》交响乐惊天动地地奏响,所有的红卫兵都从地上跳起来。我的心蹦到了嗓子眼,我清楚地感觉到了它在嘴唇边、头上、脖子上一起跳动,百万红卫兵眼巴巴地紧紧盯着天安门城楼。

 

“中央领导人出来了!在几位首长之后是谁?我们突然看到了毛主席!成千上万的声音发出了一个共同的呼喊,我们扔下帽子、挎包、面包、水壶,拼命地奔向天安门城楼!几公里的人海不见了,压缩成一堆绿色的山坡,我们像橄榄球员一样,一个摞一个拼命地呼喊:‘毛主席万岁!’参差不齐的口号声逐渐变成有节奏的呼喊,千千万万的红卫兵对领袖的热爱像维苏威火山爆发,像岩浆在翻滚,像泥石流在崩裂,像钢水在沸腾!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大家一起喊着,眼泪不知不觉间流下来、流下来。我恨它们不停地挡住我看毛主席的双眼,我恨我为什么是近视眼,我居然看不清楚毛主席,在这宝贵的时刻!我苦苦央求前面有望远镜的红卫兵,他正拿着望远镜目不转睛地盯着城楼上,他的泪水流到嘴边、脖子上,滴在衣服上,满脸是幸福的笑容。我不断地央求他给我看一眼,就一小眼,一下,一分钟,一秒钟!拿过来一下就还你!我说话算话!向毛主席保证!向现在就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保证!他被我闹晕了,居然把望远镜递给了我,我接过来,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放在眼睛上。可是我找不到毛主席!我为什么看不到毛主席?!毛主席不在天安门城楼!突然,滚滚的人海铺天盖地地朝我们这边压过来,我趴在了地上,背上是数不清的燃烧得近乎疯狂的红卫兵。我的双手撑在地上,支撑着全身的重量,我感觉我透不过气,我拼命挣扎,力气在一点一点耗尽,我的手支不住了,我的脸贴在地上,我的颧骨被挤压着,我听见我的骨头在响,我喊不出声,我觉得窒息,我想我恐怕要死了。还没有见到毛主席就要死去,太不值得了,太遗憾了!一股求生的本能使我奋力向外冲撞,不顾我将会遍体鳞伤。人群突然神奇地闪开了一个缺口,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大道,在这瞬间,我见到了毛主席!毛主席,他坐在敞蓬车上,正徐徐向我们驶过来,他像一座雕像,和天一样高,穿一身军装,频频向我们招手。随着他手掌的挥舞,千万道阳光向我们洒过来,洒在我们的脸上、身上,渗透进我们的心里。我全身瘫软,被架空在无数红卫兵的身上,从头到脚暖洋洋的,无限地幸福笼罩了全身,我的眼泪湿透了绿军装的前胸,我忘记了一切,什么学习成绩,什么前途,什么生命,都是那么渺小,那么无足轻重,那么不值一提,一切都不能和这个瞬间相比,因为我们见到了毛主席!

 

“当然,我还有个深深的遗憾,我没有同毛主席老人家握手。我虽然恨不得变成神仙和大侠,从人群中飞跃过去到毛主席的身边,当然我不可能做到。那一天,同毛主席握过手的成了我们最高等的幸运儿,我们所在的二等、三等幸运儿都扑上去拉着他的手,久久不放,差一点把他撕得四分五裂!”

 

正如一些历史学家所分析的那样,1966818日是红卫兵走上疯狂造反的一天,一个民族的十年狂热从这一天聚集,一个民族十年的空前浩劫也从这一天汇集。受到“伟大领袖”的接见后,“奉旨”“要武”的宋彬彬们迅即掀起了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文革狂潮。风暴所到之处,许多无辜的生命死于非命。仅据北京市公安局统计:从820日到9月底40天里,被红卫兵打死的有名有姓的北京市民和教师就有1,772人,平均每天多达44人。

 

对比纳粹信徒的阵阵欢呼与红卫兵的满腔热泪,两者何其相似!更可悲的是,这种政治狂热远并非一时一地的现象,而是贯穿整个国家和时代的整体精神氛围。只要是在纳粹和共产党政权下生活过,或是对他们的历史有所了解的人,对此莫不感慨至深。

 

狂热,尤其是政治狂热,意味着理智的丧失,意味着盲从、冲动和巨大的破坏性,甚至意味着为所欲为的暴力,对人的尊严乃至生命的肆无忌惮的践踏和摧残。凡是想要控制、利用民众夺取和巩固权力的政治势力,无不热衷于煽动这种畸形的精神亢奋,纳粹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就是最好的例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