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是新闻发言人还是职业撒谎人?

42309

 是新闻发言人还是职业撒谎人?

 

 

 

新年伊始,一向对《南方周末》指手画脚的广东省委宣传部又对该报新年特刊横加干涉,而且竟然在编辑签订版面后强行将“新年贺词” 删改得面目全非。事件曝光后,臭名昭著的中国新闻检查制度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海内外各方的再次炮轰。谁知在14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当有媒体追问“南周事件”是否有悖新闻自由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竟大言不惭地反驳说,“中国不存在所谓新闻审查制度,中国政府依法保护新闻自由”。

 

中国是否存在新闻审查制度?不用说这纯粹是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普通常识。堂堂一个世界大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居然置公认的事实于不顾,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哪是什么新闻发言人,分明就是职业撒谎人!

 

新闻发言人制度源于西方民主国家。在那里,政府不但是民选的,而且还要受民众的严格监督,这就决定了民主政权的新闻发言人轻易不敢面对公众撒谎。不管政府对自己发布的消息持何种态度,做何种解释,新闻发言人发布的信息首先必须是真实的。

 

独裁国家就是另一回事了,那里的政府既不是民选的,也不受民众的监督,为了维护自身的脸面和统治,他们可以说是撒谎成性,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歪曲事实掩盖真相。历史表明,独裁政权的新闻发言人其实就是职业撒谎人,他们的职能就是专事编造谎言欺骗舆论,混淆视听哄骗百姓,尤其是在重大事件和重要问题上更是如此。萨达姆与卡扎菲独裁政权的新闻发言人萨哈夫和易卜拉欣就是他们的代表。

 

当年在全世界人民和媒体面前,萨哈夫曾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反复吹嘘,说什么萨达姆的军队坚不可摧,西方联军被打得丢盔弃甲,谁知巴格达一夜之间就变色易帜,成了美军的天下。同样,当年在全球众目睽睽之下,易卜拉欣今天说反政府军根本没能力对抗卡扎菲部队,尽管此时反政府军已兵临城下;明天说进军首都的不过是一股小小的乌合之众,已经被政府军消灭,但一夜之间卡扎菲却不知去向,这群所谓的乌合之众竟然已控制了首都百分之九十五的地区。

 

中国政府的新闻发言人同样以说谎脸不红、心不跳著称,他们的撒谎水平固然暂时比不上萨哈夫和易卜拉欣,但若论撒谎时的胆量之大和脸皮之厚,却绝对不输这两人,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不少四十岁以上的人都还清楚地记得 “六四”时的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此公不仅是中国新闻发言人的元老,也是他们中最早出名的人物。“六四事件”两天后,他就在新闻发布会上面不改色地宣称,整个事件过程中“只有23名学生死亡”。 那么“六四事件”的死难者究竟有多少呢?截止20118月,仅“天安门母亲”寻访到的六四死难者就达202人,将近23人的10倍。可见袁木的谎言离谱到什么程度。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不但是出镜率最高的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也是最敢于不顾事实公然说谎的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2001年,流亡美国的中国军医王国齐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说,中共有组织地摘取死囚器官,甚至活摘器官。他本人就参加过超过一百次从刚刚执行了死刑的囚犯尸体上摘取角膜和皮肤的行动,也曾目睹过他所在的天津市武警医院的其他医生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却矢口否认王国齐的证词,说 “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王国齐的证词是“恶意中伤”,是“耸人听闻的谎言”。不料,在201236日举行的中共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移植“掌门人”黄洁夫却明确承认,“器官紧缺是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这一来,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谎言可谓不攻自破。

 

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从那时到现在,类似于以上这种谎言在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的嘴巴里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其中著名者诸如:中国尊重和保护人权,一贯反对酷刑,认真履行《禁止酷刑公约》规定的义务,在反酷刑领域作出了不懈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国的人权正在不断地取得进步,中国共产党自成立的第一天起就致力于改进人权,今后它仍将是我们追求的崇高目标;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公民的合法权益都受宪法和法律保护;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政策举措、行动力度和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

 

本来,中国政府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的目地是为了维护和改善自身的形象,但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满口谎言的新闻发言人不但没能给中国政府增添任何光彩,反倒让民众更加看清了它的流氓嘴脸和邪恶本性。就此而论,这帮职业撒谎人倒不失为一批具有特殊价值的反面教员。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