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哀江南

42806

哀江南

 

 
 
我的家乡在江南,童年时那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人们尽管生活得并不富裕,却不知污染为何物。改革开放后,家乡虽然渐渐富起来了,但污染也相伴而生,而且越来越严重。每次回老家,都有一个相同的感受,就是工厂的烟囱比以前更多了,河水比以前更浑了,空气比以前更差了,食物也更没以前那么好吃了。
 
今年初,一场超大规模的雾霾突如其来地席卷了143多平方公里的国土,范围涉及10多个省份,我从媒体上得知,家乡也没能幸免。1月份当地出现了两次持续性、大范围的雾霾天气,污染程度处于全国中等水平,按照新的空气质量评价标准,全省72个国控监测点当月空气达标比例仅为26.1%。连环保厅厅长也不得不坦承,此次雾霾“范围之大、持续时间之长、污染之重,历史罕见”。
 
空气清新的江南何以也会深陷“十面霾伏”呢?前几天在电视上看见家乡的一位父母官在做报告时如此说,“近来包括我省在内的中国中东部地区污染天气频发,表面上看是异常天气形势造成的,但根本原因还是粗放式发展方式尚未完全转变。”接着,他进而分析了造成大规模雾霾天气的三大具体原因。
 
首先是产业结构失衡。“我省以重化工业为主的工业化发展迅速,化工、火电、冶金、石化等14类重污染行业的工业产值占全省工业总产值60%以上,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颗粒物、挥发性有机物等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居高难下。”第二是煤炭消费总量大、能源结构不合理。“去年全省煤炭消费总量约2.8亿吨,而经济发展对能源的需求决定了其未来仍将保持增长趋势;同时,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长期维持在70%以上,解决传统的煤烟型污染问题十分困难。”第三是城镇化快速发展带来的复合污染的问题。“我省人口密度达到每平方公里771人,为全国各省之首;城市化率超过60%;目前,全省有超过5亿平方米的建筑工地;机动车保有量达1680万辆,居全国第3,其中黄标车数量居全国第5。扬尘、汽车尾气等各类污染物与工业废气叠加,构成了大气复合型污染的三大元凶”。
 
我的家乡是全国著名的经济大省,去年经济总量居全国第二位。既然官方承认造成这次大规模雾霾的罪魁祸首是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方式,那其实也就等于承认延续三十多年的高增长是以对包括空气在内的生态环境的灾难性破坏为代价的。我不知道,这样的“中国奇迹”有什么值得骄傲和吹嘘的?
 
相比于水污染、土壤污染和食物污染等,空气污染其实更可怕,因为它涉及到每个人,不仅普罗大众深受其害,权贵阶级也不能完全避开,而且一旦发展到危及国人生命健康的严重程度,势必造成社会动荡,影响政权稳定。我想,这大概就是当下中国各级政府不得不空前重视这个问题,纷纷表态要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加大治理大气污染力度的主要原因吧。
 
不过,冰冻三尺远非一日之寒,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治理大气污染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撇开政治体制方面的制约不说,仅从经济和技术操作层面上讲就面临许多难题。这不,从电视上得知,虽然家乡日前专门召开了大气污染防治联席会议,全省各省辖市都领到了一份由省里定制的“蓝天”任务书,但许多市长都直言压力大。
 
南通市常务副市长韩立明表示,在空气质量方面,“省标”、“国标”,还有老百姓的要求也就是“民标”如今都越来越高,“三标”合一,落实的难度确实不小:一、关于央企的污染治理。南通有三大电厂,华能、天生港、大唐,市一级政府对这些央企制约力度相对比较小。二、清洁能源的争取。南通清洁能源的使用大大滞后于苏南地区,燃煤改造的任务非常大。“去年我专门跑了一趟中石油的西气东输管道公司,但要争取一点份额很难。这样,燃煤锅炉改造后续的能源接续就存在问题。
 
淮安市副市长赵洪权也有相似的想法。“现在PM2.5是天下第一难。”他坦言,“今天领到这个任务,不仅要‘不欠新账’,还要‘还掉旧账’,确实压力很大。我认为要改变两个观念:一是环境监测要从污染指数向环境质量转变,二是管理方式要从简单的达标管理向综合考虑环境质量对生态和健康的影响改变。但从我这个分管市长的角度,很难实现这两个转变。”
 
不难想见,在中国现行的制度框架中,要在短期内解决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非但如此,弄不好这个问题甚至还可能进一步恶化。
 
记得中学时曾读过《桃花扇》中的名曲《哀江南》:“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何处笙箫? 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白鸟飘飘,绿水滔滔,嫩黄花有些蝶飞,新红叶无个人瞧-----”想当年,这首名曲曾唱出了多少南明遗民的兴亡之感和亡国之痛。
 
今非昔比,我辈游子固然不是当年的前朝遗民,然而眼见得家乡被当朝者治理得食物含毒,水遭污染,连空气甚至经常都是灰蒙蒙的,那份心情岂是悲切二字所能言表?鸣呼,除非在梦里,那个空气清新山清水秀的江南我们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于是,我在这黎明前的暗夜里拉拉杂杂地写下这些字,就算是我的《哀江南》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