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底层沦陷:社会崩盘的前兆

43889

底层沦陷:社会崩盘的前兆

 

 

最近,有两件有关食品安全的负面新闻颇引人关注。

 

一件是河南省新乡、漯河、济源等地被曝用工业废水灌溉农田,农民种地收粮后自己都不敢吃,全部卖掉。据媒体报道,在位于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小块村的东风造纸厂外,未经处理的造纸废水顺着麦垄流进麦田。废水流过的地方,麦田表面“结”出了一层厚厚的纸板,麦苗稀稀拉拉地长在纸板的缝隙里。东风造纸厂厂长潘康平说:“村委会与我们厂签订了协议,允许用造纸废水浇灌农田。”,村民张老汉说:“这块地产的粮食都卖了,我们自己不吃!

 

另一件就是潍坊毒生姜事件。媒体报道说,潍坊峡山区农民使用剧毒农药神农丹种生姜。神农丹主要成分是一种叫涕灭威的剧毒农药,50毫克就可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据悉,潍坊当地出产的生姜分出口姜和内销姜两种。外商对农药残留检测非常严格,出口基地的姜都不使用高毒农药,滥用剧毒农药的生姜多属内销。

 

由这两件新闻我想到了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几年前就提出过的一个概念:底层沦陷。按我的理解,所谓底层沦陷指的是多数下层民众的所作所为普遍突破了社会的道德伦理底线,损人利己成了群体性的社会风尚。诚如孙先生所言,底层沦陷“以不同的形式和不同的程度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农民用工业废水种粮和用剧毒农药种便是一种很典型的例子。

 

在这个例子中,当事人都是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因为知道自己种的粮食和生姜不安全,他们自己是不吃的,但为了牟利却毫无顾忌的卖给别人吃,对他人的健康安全完全不管不顾。而大多数受害者显然不会是这个社会有权有势的人(他们有安全的特供食品吃),只会是和他们一样的普通民众。

 

自古以来,中国农民在人们的心目中一直都以忠厚朴实著称,但这种美好的传统如今已成为历史,越来越多的农民不但根本谈不上忠厚朴实,而且所作所为根本无视道德底线,干起害人的事来甚至毫无顾忌有恃无恐,而且伤害的经常是和自己一样的底层民众。当然,这种现象远不限于农民,可以说已经成为整个底层群体的普遍风尚。事情的严重之处正在于此。

 

孙立平先生认为,在社会中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情况下,底层的沦陷将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匮乏的资源,狭仄的生存空间,会从根本上扭曲人们的价值观与是非观。是非、伦理、价值等等,往往是要以尊严作为支撑的。但在匮乏的资源和局促的生活空间中,当尊严得不到维护的时候,沦陷甚至堕落的过程也就悄悄开始了,因为没有了尊严,也就意味着堕落没有了代价。孙先生的这个分析可以说相当深刻。当然,如果再往深处追究一步的话,可以说贫富差距的悬殊又是由政治权利的不平等造成的,在专制体制下,底层的沦陷是迟早的事。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今中国沦陷的岂止是社会底层?我们这个社会的各个阶层其实都沦陷了。而且,往往是上层先沦陷了,包括底层在内的其它阶层才跟着沦陷。在这个过程中,上层的沦陷对其它阶层的沦陷有着显而易见的示范作用。因为处于社会底层的民众往往把官员、商人和知识分子等主流社会的群体视为社会的道德标杆,一旦这些人做人普遍不讲道德,底层民众就会自觉不自觉的跟着他们学。在这个意义上,底层沦陷又可以说是上层沦陷的必然结果。

 

不过,相比于中上层的沦陷,社会底层的沦陷或许更可怕。它表明这个社会不但上层和中层都腐烂了,而且它的底层也都腐烂了。它还表明,这个社会不但强势群体在欺凌伤害弱势群体,弱势群体自己也在彼此互相欺凌伤害,整个社会已经变成了一个人人相害的魔鬼社会。如果仅仅是上层和中层腐烂了,如果仅仅是强势群体在欺凌伤害弱势群体,那么这个社会也许还有重建的希望,可一旦连底层都彻底腐烂了,整个社会人人都在彼此欺凌伤害,谁能保证这种希望还存在?换句话说,一个社会一旦连底层都沦陷了,其实离彻底完蛋也就不远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