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高房价时代的别种辛酸与屈辱

44871

高房价时代的别种辛酸与屈辱

 

 

如果我说高房价榨干了大陆老百姓的血汗,造就了成千上万的房奴,扭曲了年青一代的爱情婚姻观念,摧毁了年轻人应有的理想主义,瓦解了传统的家庭关系,即便有异议者想必也不会多,但如果我说高房价还影响了中国的夫妻生活,降低平民阶层的性福指数,肯定会有不少人以为我是在故作惊人之语。不幸的是,这实非危言耸听,而是当下 的事实。

 

诸位不妨且听我说件事。

 

有位家在苏北的男子,多年前到经济发达的苏州市吴中区甪直打工,并在那娶妻生子。结婚将近十年后,做电工的他每个月的工资仍只有2000多元。这样的收入当然买不起房,一家人只好一直住在出租屋内。妻子气急后立下条规定,一年内只准丈夫和自己同房一次,直到他买到房子为止。因为这个缘故,这位男子几年来一直生活在郁闷之中,夫妻之间为此常常吵架。日前,夫妻俩又因为买房问题大吵,该男子一怒之下,竟拿起刮胡刀切掉了自己的一个。这之后,疼得吃不消的他只好又赶去医院就诊。

 

听到这里,有人也许会说:“编的吧?”不瞒诸位说,还真不是编的。不是我谦虚,这样的故事我还真编不出来。这是刊登在82日《现代快报》上的一则真实的新闻,标题叫《老婆嫌他没钱买房,男子一怒“自宫”》。新闻里说,这位男子姓唐,今年38岁,膝下有一儿一女。据唐某的主治医生介绍,经过治疗,唐某目前情况稳定,已无大碍。不过,唐某切下的被扔掉了,无法再植。唐某今后的生育能力会受到影响,此外需要时常补充一些雄性激素。

 

不知诸位看罢这段新闻做何感想?我倒想起孔老夫子的一句名言:食色性也。试想,既然色属于人性,一年里只能跟妻子同房一次,唐某能不郁闷吗?不但他郁闷,唐某的妻子想必也不会痛快,毕竟夫妻二人正当青壮年,一年同房一次,无法满足双方正常的生理需求。那么,做妻子的何以出此下策?从新闻报道的情况来看,显然是高房价惹的祸!

 

苏州的房价究竟高到什么地步?笔者专门查了查资料。媒体报道说,10年来苏州的房价从每平米3144元涨到了每平米11390元,房价涨了262%居高不下的房价让很多人无所适从,普通工薪阶层的买房梦越来越遥远。就拿唐某打工所在的甪直地区来说,目前的房价在每平米七八千元左右。就算按每平米7000元的价格来计算,买一套足够让外来民工在当地落户的75平米的小户型房子也得52.5万,按唐某目前的工资,不吃不喝也得捱将近20年。就算唐某妻子的收入跟唐某一样,夫妻二人的月收入加起来有4000元,要买这套房子,不吃不喝也得10年。当然,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唐某有一儿一女,再怎么节省,一家人一年的生活费用也得花掉一个人的工资吧。就算能存下一个人的收入,要买房也得20年。

 

有人或许会说,这10年唐某的收入也会涨,不错,他的收入当然会涨,但房价同样会涨。而且,按以往的经验,房价往往比农民工的收入涨得更快!

 

还有人或许会说,像唐某这样的家庭为什么非要在当地买房呢?因为按照当地政府的政策,只有买了75平米以上房子的外来人口,才能在当地落户,有了当地的户口,下一代的读书问题才好解决。这是绝大多数外来打工者的梦想。

 

不过,梦想虽然美好,现实却是出人意料的残酷。以唐某一家的收入水平,要实现这个梦想显然遥遥无期,唐某的妻子能不急吗?想来她本人也没有多少挣钱的本事,这种情形下,只好将压力转移到作为一家之主的唐某身上。而妻子最能拿得住丈夫的是什么呢?不就是性生活么。不料想,长期以往,唐某郁闷至极,终至于酿成了“自宫”的惨剧!

 

不用说,在当下的中国,类似唐某夫妇这种在高房价的压力下苦苦挣扎的农民工夫妇不在少数,虽然他们中一年只同房一次的人不会多,但因为房价压力过大,因为这种压力造成的焦虑和紧张,许多人的性福指数免不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推而广之,还有全中国那些海量的房奴,在还贷的巨大压力下,他们的性福指数恐怕也不能不因此打折吧?嗨,说到底,谁叫他们生活在高房价的中国呢!

 

唐某“自宫”,虽是个案,分明却折射出了高房价时代普罗大众的别种辛酸与屈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