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侦探式反腐”背后的无奈

44904

“侦探式反腐”背后的无奈

 

 

 “法官集体买春”事件曝光后,爆料人老陈(他在接受采访时的自称)也随之成了众人的关注物件,质疑者固然有之,但好评者显然更多!有人称他是“上海人的英雄,上访户的楷模,把这些毒瘤给铲除了”,有人建议“该奖励100万”,有人甚至赞他为“人民英雄,中国的脊梁!”

 

不过,面对一片赞誉之声,老陈本人倒清醒得很,他一板一眼的对媒体表示,不希望别人效仿他的道路:“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一个被逼到走投无路的上访人。”

 

这番话并非他的自谦,一旦你了解了老陈“非典型式复仇”的来龙去脉,你自然就会明白这是句不含水分的大实话。

 

那么,老陈究竟是怎么被逼上梁山的呢?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事情起源于5年前的一场官司。

 

2008年,经营快捷酒店的老陈,在妻子介绍下,认识了工程商顾相国。顾承接了老陈的酒店装修工程。两人口头约定工程款为500万,但后来顾竟索要1100万。最后,双方只好对簿公堂,但闸北区法院却判老陈败诉,并需支付顾工程款720万元。

 

老陈不服上诉,但上海高院维持原判。法院紧接着查封了他两个公司的帐号和纳税帐号,还对其实施限高令,“员工工资都发不下来,员工没饭吃,真逼得我没办法”。

 

申诉无果后,2012年,老陈被迫卖楼还债,支付给顾720万。

 

然而,他并不服气,他认为法院判决明显不公。他回想起来,以前和顾喝酒时,对方曾向他吹嘘“我在高院有亲戚,什么事情都能摆平”。老陈怀疑,正是因为这种特殊关系,他才难以翻案。

 

于是,老陈带着40多员工开始四处上访。他找人写了诉状,向上海多个部门投递,但“打不出一点浪花”。无奈下,他决定进京告状。

 

身为民营老板的老陈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沦为访民。2012年冬天,他第一次前往北京,出发前他特意打扮一番,西装革履,胸前还佩戴一个闪亮的泰国佛像。他想与其他上访者不一样。

 

他前后6次前往北京,两次还带了40多名员工以壮声势。谁知,他把材料一次次递进国家信访局、政法委、最高院的视窗,皆石沉大海。他说,有一次北京冬天刮大风,他站在寒风中才明白,他和其他蓬头垢面的上访者其实没什么不同。

 

身为民营老板的尊严,让老陈不屑和其他访民一样闹着去跳楼,或者拿刀抱炸弹伤害无辜的人,“丢不起那人,而且最后自己的命也搭上,死个白死”。

 

无奈之下,老陈只好决定以非正常的方式进行复仇。

 

“打蛇打七寸,要想翻我的案,就要掀掉他的后台。”2013年新年,老陈开始跟踪顾相国。很快,他便发现顾相国媳妇的堂兄正是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从此,老陈便把赵明华锁定为监控对象,这才有了此后长达半年的侦探办案般的传奇调查,直至上网曝光,仇人垮台。

 

试想,如果老陈打官司时没被人坑,或者即使被坑了在后来上诉上访的维权过程能如愿的讨回公道,还会有后面侦探片般吸引人眼球的传奇故事吗?当然不会。但不幸现实却是反过来的——在所有正常管道都走不通的情况下,老陈终于不得已变身成了一名“破案”的“侦探”,上演了一场“侦探式的反腐”好戏。

 

就事情的起因而言,老陈的复仇故事与陈水总冀中星等人的故事有区别吗?其实一点区别都没有,不同之处仅仅在于他们最后选择了不一样的手段。事情正如网友们所评论的那样,“法院的腐败不是一天二天了,吃了原告吃被告,这就是当今法官队伍的真实写照。老百姓是走投无路了,有理没处说,对这样的官员就只能采取这种方式了。”“在现今社会里,要想维护自己的权利,恐怕只有采取这样的形式了。与强权斗争,强攻是赢不了的,只能智取。”“这都是被逼出来的无奈之举!”

 

从“都是被逼出来的”的这个角度看,“侦探式反腐”更值得关注的恐怕还不是法官的私德腐败,而是事情背后的司法不公和维权无门。在当下中国,连老陈这样曾经拥有上亿资产的民营老板都难以保障自己的权利,底层平民的悲催不幸就更可想而知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