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闲话“敌对势力”

45297

闲话“敌对势力”

 

 

上海法官嫖娼案事发后,上海高院代院长崔亚东在上海市法院集中教育专项整顿活动动员大会上操着官腔振振有词的说:虽然只是少数法院干部严重腐化堕落,但引发了社会各界对上海良好法治形象、法治环境的质疑。当前,中国共产党正在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集中整治四风问题,这一事件发生在此期间,对党的事业和国家法治建设造成了巨大影响和损害,也给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攻击上海党政干部队伍提供了可乘之机。

 

崔大官人的这番高论不禁让人想起去年“两会”上,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薄大官人也曾有过相同的论调:“我们只要出点事,‘敌对势力’就跑出来造谣诬蔑。”

 

“敌对势力”这个词,与“反华势力”一样,是凡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可以说没有不耳熟的。文革后,改革开放了,“党的工作重心转向了经济建设”,阶级斗争不再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了,“敌对势力”这个词国人耳朵里很少刮到了。正因为这个缘故,每当有如薄大官人崔大官人这样的大人物在公开场合重弹老调时,便觉得格外刺耳,由此也引发了对这个词琢磨一番的兴致。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势力”前既然冠着“敌对”二字,当然就有一个谁与谁敌对的问题。

 

在官方宣传中,“敌对势力”也好,“反华势力”也好,一向都是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政府及其有关组织,特别是美国——毛时代那会不大叫美国,常叫“美帝国主义”。而且,按照党文化的解释,他们一向都是敌视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相比较而言,“反华势力”对这一点的表述显然比“敌对势力”更明确,“反华”道出了“敌对”的具体含义。毛时代那会不是还流行过一句口号,叫“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吗?那意思也就是说,“美帝国主义”一直都想要灭亡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处处反对我们,跟我们过不去。

 

可见,在党文化眼中,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一向都是敌视和反对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正因为如此,才把他们称为“敌对势力”。有人说,“敌对势力”是源于“冷战思维”的政治概念,这话说得没错。

 

受长期洗脑的影响,笔者跟绝大多数国人一样,对“美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西方国家是中国的“敌对势力”这类的政治论断从未质疑过,直到恢复独立思考后方才醒悟,这些说辞没一个站得住脚的,纯粹就是凭空捏造的弥天大谎。

 

不信我们就翻开历史看一看,瞧一瞧。

 

客观的讲,从鸦片战争到一战这一段,不少西方列强倒确实是有过灭亡中国的妄想。不过,从二战起到今天,就全然不是这么回事了。

 

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二战期间,中国和美英法是同盟国,没有他们的支持,中国不可能取得八年抗战的胜利,中国、中华民族必亡于日寇之手,中国人民必将在日寇的铁蹄下饱受亡国之痛。而他们当中,对中国支持最大的又属美国。别的不说,你只要去南京航空烈士纪念公墓数数八年抗战期间有多少美国飞行员战死在中国,你就会明白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当年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着怎样的深情厚谊。

 

再说国共内战这段,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敌视反对过中国么?也没有。那段时间,美国一直在努力调停国共两党的矛盾和冲突,试图让战后的中国变成一个民主自由的现代国家,只是因为中共的一意孤行,最终未能如愿罢了。

 

那么,中共建政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敌视反对过中国么?同样也没有!当然,他们倒不是从来不曾敌视和反对过谁,但他们敌视和反对的从来就不是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而是包括中共和中国政府在内的所有共产党和共产党政府。再者,他们之所以要敌视和反对中共和中国政府,也并非如中共自己所宣称的那样是要灭亡中国,蹂躏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而是因为他们奉行的普世价值与中共宣扬的马列主义是背道而驰的,是因为他们深知源于马列主义的共产暴政给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给来了怎样的灾难。换句话说,他们之所以敌视和反对中共和中国政府,在根本上恰恰是基于对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同情和关切。

 

党文化的狡猾和荒谬之处就在于它有意把中共和中国政府与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混为一谈。这样一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对中共和中国政府的敌视也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其偷偷转换成了对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敌视。几代中国人不就是这样被成功的忽悠了吗?

 

不过,凡有理性的人都明白,纳粹和纳粹政府与德国、德意志民族和德国人民显然不是一回事,二战时的日本政府也不等同于日本、日本民族和日本人民!同样的道理,中共和中国政府怎么能跟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混为一谈呢?当然,党文化之所以要混淆他们两者,倒不是因为缺乏常识,不懂逻辑,而纯粹是为了煽动国人对于西方民主国家的仇恨,以此服务于中共的政治目地。

 

摘掉了“敌对势力”这顶中共扣在西方民主国家头上的帽子,并不意味着就没有真正敌视和反对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势力了,这个敌对势力其实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中共自己。

 

此话怎讲?君不见,中共当政后,把与中国传统文化水火不容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定为统帅一切的“指导思想”,在彻底否定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另搞了一整套整人害人的党文化,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优秀文明早已名存实亡。这,还不是对中华民族的敌视吗?

 

与此同时,中共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独裁暴政,使得中国人民在政治上备受奴役,在经济上惨遭压榨,在生态环境上饱受摧残。据历史学家统计,60多年来,在中共统治下,非正常死亡的中国人不仅远远超过了抗战时期中国人的死亡人数,甚至超过了二战期间全世界的死亡人数。改革开放30多年,带血掺水的GDP虽然跃居世界第二,但国人却因此失去了清洁的空气、干净的水和安全的食品,这不是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敌视又是什么?而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敌视不就是对中国的敌视吗?

 

毫不夸张的说,今天的中共不仅依然是一个独裁党,还演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吸金党、腐败党,今天的中国政府不仅依然是一个专制政府,还堕落成了一个世界闻名的腐败政府、享受政府。这样一个祸害中国、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党和政府居然还有脸继续把奉行普世价值的西方民主国家指为“敌对势力”,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明明自己才是与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为敌的势力,却偏要张冠李戴,把这顶大帽子扣在西方国家、西方势力的头上,中共不愧是贼喊捉贼和嫁祸于人的的行家里手。

 

如果说在毛时代,挥舞“敌对势力”这顶帽子主要是为了煽动民众对西方的仇恨,服务于“冷战”的需要,那么今天,动辄拿“敌对势力”说事,更多的则是为了在自身的丑恶被曝光时,以此转移民众的视线,压制舆论的批评和监督,从而维护自身的形象。

 

如这回的上海法官嫖娼案,可以说着实让上海司法界,乃至整个上海市委和政府的面子丢大了,更重要的是,这个事件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法官嫖娼这件事上,而是不断在向纵深发酵,如果进一步深挖下去,势必会让上海司法界更多的腐败丑闻付出水面,官方声称的“上海良好法治形象、法治环境”必将沦为笑柄。正是在这当口,崔大官人不失时机的抛出了“敌对势力论”,称这件事“给境内外敌对势力借机攻击党和政府、攻击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攻击上海党政干部队伍提供了可乘之机”。这话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就是不能再给“敌对势力”以“可乘之机”。那么怎么样才能不再给他们以“可乘之机”呢?那就是不要再缠着这件事不放,不要再在这件事上做文章,不要牵涉更多的人,特别是不要再深挖嫖娼背后的腐败内幕,总之,一切到此为止。可见,在崔大官人手里,“敌对势力”分明就是一张蒙混过关的挡箭牌,一根压制揭露真相的大棒!

 

不过,这张牌和这根棒子其实倒也不是崔大官人的独创,真正的发明者还是“党和政府”。

 

 

所幸的是,如今把共产党的官话当真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动辄拿“敌对势力”说事,不但常常没能压制得住批评,反倒引来了更多的非议,也让更多的人看清了真相。

 

尤为讽刺的是,中共官员一边在台上一如既往的把西方国家妖魔化“敌对势力”,摆出一副与它势不两立的架势,一边却在台下争先恐后的把老婆孩子和贪污得来的财富往“敌对势力”那边送。

 

据腾讯网报道, 20年来大陆有近2万名贪官外逃,一天最多51名贪官外逃未遂,外逃的主要国家是美国和加拿大,卷走的资金一年多过一年,最高一人卷走62.27亿元,25年来共卷走资金约24100.69亿元人民币,比2003年全国的财政收入还多2385亿元人民币!如果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真如中共和中国政府一贯宣称的那样,是敌视中国的政治势力,如此之多的“党的好儿女”纷纷带着金银细软外逃去了欧美,岂不是投奔“敌对势力”去了吗?中共和中国政府岂不是在自己抽自己的耳光吗?

 

连自己的好儿女都不把“敌对势力”当“敌对势力”了,忽悠人的“敌对势力”论可以休矣!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