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无产阶级专政”是个啥玩意?

46032

“无产阶级专政”是个啥玩意?

 

 

据明慧网报道,201363日,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韩建平被该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并遭其酷刑逼供,一个叫唐克的恶警穷凶极恶的叫嚣道:“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词,是凡在毛泽东时代生活过的中国人,几乎个个耳熟能详,那可是“阶级斗争为纲”年代如雷贯耳的热词。文革后,改革开放了,阶级斗争虽然不吃香了,但无产阶级专政仍然被一成不变的沿袭了下来,只是迫于外界的压力不再像以往那样张扬了,但其凶残的本性却不曾有丝毫改变。

 

年轻的朋友或许会问:“无产阶级专政”是个啥玩意啊?官方教科书上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对阶级敌人实行的专政,但实际上,它其实不过是中共打着无产阶级的旗号对一切敢于维护自身合法权利的人,对所有它却看不顺眼的人实行的法西斯专政。法轮功学员韩建平被迫害的经历便是一个生动的例证。

 

照理讲,抓人得有依据和理由,抓人者必须出示证件,手续必须合法。但韩建平的遭遇完全不是这样。他回顾说:“今年63日早上四点左右,我起床后,到房后园子里看看,我发现有三个陌生人在我家墙外聊天,我也没有在意。就到园子外面,刚一开门,那三个陌生人就一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堵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强行把我塞进捷达车里,塞进车后,我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抓我?’他们说:‘你不用问,到时候就知道了。’”“从抓我的时候,一直到农安刑警大队,他们任何人都没有出示过任何证件,而且他们开的车都没有车牌子。在去农安的路上,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没有人回答。我说:‘你们的车为什么都没有车牌子?’有一个人说:‘我们的车都是新提的车。’我说:‘你们以前没有车吗?都是新换的?’车里没人吱声。”

 

可见,没有任何依据,不告诉你任何理由,也不表明身份,想抓你就抓你,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样的专政不是对法律的肆意践踏又是什么?!

 

在法治国家,就是真正的罪犯被抓了,也会有饭吃,有水喝,有觉睡,这是法律赋予他们的基本人权。但韩建平被抓后,警察却连续三十七个小时不给他水喝,不给他饭吃,长时间不让他睡觉。

 

这表明,无产价级专政就是不把人当人。这样的专政不是对人的基本权利的非法剥夺又是什么?!

 

更让人震惊和愤怒的是,警察对韩建平惨无人道的暴力折磨。被抓后,他们把他关进刑警大队的一个黑屋子,铐到铁椅子上。国保大队的一个指导员逼问他说:“家里的条幅是谁写的,是谁把东西搬到楼上去的?”韩建平说:“我不知道。”这个指导员就连续打了他四、五个嘴巴,打的他眼冒金星,脸当时就肿起来了。他又问韩建平知不知道,韩建平说:“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打我?!”指导员说:“因为你不知道,才打你!”说完他又找来一个警察,两人一起把韩建平按倒在地,用手铐把他两只胳膊一直在后背铐着,然后把他的裤子扒开,拿拖布杆狠狠地打他的臀部,最后打得韩建平的臀部都肿了。他们打累了,就把韩建平拽起来,铐到暖气管子上面,坐在水泥地上,不让他动。

 

后来,国保大队队长唐克对韩建平说:“你不说没有关系,我们有的是人,一会儿换人收拾你!”接着,他指使国保大队付队长吕明选和指导员又把韩建平按到地上,让他趴着,吕明选踩着他的腿,指导员把他的胳膊反背过去使劲往头顶上掰,这叫“开飞机”,掰得韩建平疼痛难忍。就这样,韩建平被他们来回折磨了三、四次。

 

再后来,有个警察把木椅上的方子掰下来,用它使劲夹韩建平的手指头、耳朵,还用打火机放到最大火烤他的脸和鼻子,用黑色塑料袋扣到他的头上,一呼吸,塑料袋就贴在鼻子和嘴上,一点气都透不过来。就这样,他们一直折磨韩建平到凌晨一点左右。

 

次日早上七点左右,唐克拎着一根拖布杆进屋,他对韩建平说:“我昨晚睡的挺好的,起来我拿你练练!”说完,他便拿着拖布杆就向韩建平的前胸、后背、两只胳膊轮番的使劲打,还打他的膝盖、小腿迎风骨、脚踝骨,就专往没有肉的地方打。因为韩建平的手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想躲也躲不开。唐克打累了就出去转一圈,回来以后,又拿着拖布杆接着打韩建平。韩建平问他:“你为什么打我?!”唐克说:“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我想,看完这段经历再傻的人都会明白了,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啊?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想怎么打你就怎么打你,想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你,一直把你折磨到生不如死。这样的专政和法西斯有区别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