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诺言何以成了戏言?

47157

诺言何以成了戏言?

 

 

北京机场爆炸案〞过去已经3个月了,冀中星都判下来了,至今却仍不见广东官方兑现当初的承诺,公布冀中星被东莞治安队员殴打致残案重新调查的结论。诺言到头来竟成了戏言!

 

关心此案的人想必都还记得,冀中星在首都机场航站楼内撒放的传单称:2005年他和其所拉的客人龚涛遭到新塘村治安队队员殴打,致使自己脊椎粉碎性骨折、下肢瘫痪,八年来四处上访仍得不到解决。

 

但就在爆炸发生当日,东莞市政府却公开否定了冀中星的这一说法。其发布的通报称,8年前冀中星在厚街从事摩托车载客行驶至厚街新塘村治安队门口附近,与在路上巡逻的治安队员陈汉华、陈梅庄发生碰撞。冀中星及乘客龚涛倒地,并相继受伤。至今仍没有证据证明治安队员曾殴打过冀中星、龚涛。不过,广东省公安厅以及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当初均表示,要对此案组织复查,而且复查结果将通报社会。谁知此后的事实表明,这一承诺不过是一纸空文。

 

据媒体报导,今年81日,冀中星便委托律师刘晓原向广东省公安厅和东莞市政府邮寄政府资讯公开申请表,要求他们公开其被治安队员殴打致残案重新调查的结论,但广东省公安厅和东莞市政府都以〝申请公开的资讯不属于政府资讯公开的范畴〞为理由拒绝了这一申请。

 

1018日,受冀中星委托,刘晓原又到广州中院递交行政起诉状,诉请广州中院判令撤销广东省公安厅作出的答复,并令广东警方公开〝对冀中星投诉的殴打致残案〞复查结论,但广州中院却拒绝受理这一诉状。至于不予受理的依据,他们的说法跟广东省公安厅和东莞市政府一样,也是声称冀中星的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资讯公开条例》调整的范围。

 

作为深受其害的当事人,冀中星要求广东官方公布自己被殴打致残一案的复查结论,于情于理于法可以说皆无不妥,而且广东有关部门在〝北京机场爆炸案〞发生后也曾明确承诺过这一点,如今他们却出尔反尔,拒绝兑现自己的承诺,甚至搞得好像当初根本就没做过这个承诺一样,这分明不就是在耍无赖吗?!

 

那么,究竟是出于什么考虑使得广东官方公然置自身的信誉于不顾,背弃当初的承诺拒绝公布复查结论呢?按照他们公开的说法,是因为冀中星申请公开的资讯不属于〝政府资讯公开的范畴〞。这就让人纳闷了,如果真是这样,当初他们为何又承诺要公布复查结论呢?这岂不是互相矛盾!显然,这个理由无法令人信服,明摆着是在搪塞冀中星和公众。

 

按照中国特有的官场规律,我们不难判断,广东官方拒绝公布复查结论,很可能恰恰证明冀中星的陈述是真实的,也就是说很可能冀中星当年确实是被治安队员殴打致残了,而且多年伸冤无果,没得到应有的公平和公道。试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广东当局一旦公开披露真相,他们在顶头上司和公众面前的脸面往哪搁呢?有些人的乌纱帽说不定还会因此受到影响。再者,那岂不正好证明北京机场爆炸案是冀中星被逼得走投无路的结果,当地政府在这件事上也脱不了干系吗?显然,这种局面是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那么,当初他们为何又要承诺公布复查结论呢?我想,那是因为〝北京机场爆炸案〞事发时来自各方的压力太大,广东官方不得不做出那样的姿态以应付危机。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人们关注的重心早已转移,即便他们不兑现自己的承诺,也没多少人会在这件事情上跟他们较真了。而如果公布复查结论,对他们而言副作用则是明显的。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便耍起了无赖。其实,当初的承诺就不是他们的本意,不过是危机公关的一种策略罢了。

 

说到底,广东官方的一切考量和选择都是围绕着自身的权力和利益在转。诺言成戏言,自有其内在的逻辑。何止是广东,中国的哪级政府不是这样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