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中国人,今天你真的自由了吗?

5968

中国人,今天你真的自由了吗?

辛声

 

 

 

自由关乎每个人的尊严,对自由的热爱与追求是全人类共同的天性。诚如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诗中所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纵观近百年来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血泪史,大量事实无可辩驳的表明,一向自称是自由的积极争取者和忠实保护者的中共,其实乃是自由不共戴天的死敌。

 

1949年之前,在当时的中国政治格局中,中共尚处于弱势地位。在这种情势下,为了夺取国民党手中的国家政权,它有目地的利用了人热爱和追求自由的天性,一方面不遗余力的放大和攻击当时中国社会在民主化进程中一时存在的不足和缺陷,另一方面又别有用心的高喊争自由争民主争人权的政治口号,竭力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自由的热爱者,一个大无畏的自由斗士,以此自我标榜,招摇过市,骗取人心,号召民众,为其所用。

 

受其宣传攻势的蒙骗,许多天真善良的中国人当时都把国民党政权看作是扼杀和践踏自由的罪魁祸首,将中共当成了自由的热爱者和争取自由的斗士,把全民族争自由争民主争人权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它的身上,从而心甘情愿的充当了中共改朝换代的政治工具。

 

到了1949年,江山变色,中共终于如愿的坐上了龙庭。当时,成千上万追随中共多年的中国人,包括相当一部份崇尚民主与自由的知识份子,无不发自真心的为之欢呼雀跃——因为在他们的臆想中,中国人民期盼和追求了许多年的自由女神,这下终于要在中共的引领下降临他们脚下这片古老的土地了。

 

但历史却无情的嘲弄了他们的天真!严酷的事实使他们渐渐发现,原来,他们想像中的自由美景,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

 

1949年中共开始统治大陆直至毛时代结束,中国人民不但没有如愿获得比国民党时代更多的自由,而且连国民党时代他们曾经拥有的自由也全都丧失光了!如果说在中共的统治下他们还有什么自由的话,那就只剩下一种自由,就是“党叫干啥就干啥”的自由,“把青春和生命无条件献给党”的自由,“做党的驯服工具”的自由,把个人的一切全都毫无保留的交给党的自由,一句话,做一个不折不扣的党的奴隶的自由。面对这般现实,国人方才渐渐醒悟,不是被中共抹黑的国民党,恰恰是一贯以自由斗士自居的中共,才是地地道道的扼杀和践踏自由的罪魁祸首。

 

这真是一个令人心酸的超级玩笑!

 

经历了文革的十年浩劫,逆20世纪自由大潮而动的毛时代终于寿终正寝。中国的历史航船从此驶入了号称“改革开放”的后毛时代。

 

迄今为止,“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大陆人民确实获得了许多毛时代他们想都不敢想的自由权利。比如,毛时代大陆人没有穿衣的自由,统一着毛式中山装,一律灰色或绿色,后毛时代国人穿衣着装则越来越开放,穿奇装异服非但不会被禁止,而且成了被鼓励的消费新潮;

 

又如,毛时代百姓连谈恋爱都要向“组织”请示汇报,恋人在公众场合公开拉手,是被批判的资产阶级腐朽意识和生活作风,而后毛时代谈恋爱“组织”上一般就不管了,年轻人高兴怎么谈就怎么谈,顾忌和禁忌都越来越少,别说在公众场合手拉手,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拥抱,党也不会干预,在许多城市,甚至连色情行业都成了被官方默许的经济增长点;

 

再如,毛时代的文学艺术强调政治挂帅,一切为政治服务,所有与此相违相背的东西都被视为“封资修”而遭到批判,后毛时代的文学艺术那真是今非昔比了,不但娱乐性越来越强,打开书籍、报纸、电视和网络,暴力、情色一类的描写也比比皆是,国人早已见怪不怪;

 

再比如,毛时代只允许公有制存在,私有财产被视为“万恶之源”,商品经济被当作“投机倒把”遭到严禁,后毛时代整个倒了个个,商品经济成了“香馍馍”,不但私营经济受到官方的青睐,连私有财产最终也修成正果,写入了宪法------

 

类似的变化显然还可以列出一长串。

 

咋一看,比之于毛时代,后毛时代在个人自由方面的这些进步似乎十分明显,有人甚至说,今天的中国人没有什么不自由的,没有什么是他们想干而不能干的。面对国际舆论,中共更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宣称,在它的统治下大陆人民如今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充分自由”。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无疑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喜事!

 

不过今天的中国人真的自由了吗?这是我们首先必须弄清楚的一个问题。在给出正确的答案前首先又必须确定:今天的中国人究竟拥有多少自由和怎样的自由?又有多少自由和怎样的自由是他们依然所没有的?

 

诚如我们在上面所列举到的,就一些方面而言,文革之后的大陆民众,确实比毛时代自由多了,确实获得了不少他们一直期盼却不曾有过的一些自由,但是,如果全面衡量,深究一步的话,这些自由其实既不是人们期盼获得和理应属于他们的自由的全部,也不是这些自由中最基本最重要的部份,充其量而言只不过是谋取财富和享受财富的自由,除此之外的更多的自由,特别是最为基本和重要的那部份自由,可以说迄今依然与大陆百姓无缘。大量事实告诉我们,比之于毛时代,中共今日对这些自由的扼杀和践踏可以说没有任何收敛,只是做的更加隐蔽和巧妙而已。

 

那么,什么是人类最基本同时也是最重要的自由权利呢?那就是联合国通过并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中所明确规定的,“不得因一人所属的国家或领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国际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区别”的,也就是人人都应该享有的言论自由、思想(包括信仰在内)自由和集会结社自由等权利。它们之所以构成人类自由中最基本最重要的部份,简而言之,是因为人区别于动物最根本的标志在于人是有思想和精神的高级生命,拥有、表达和传播属于自己的思想和精神不但是“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也是维系人类尊严的根本所在。

 

《世界人权宣言》并且分别对这些自由的内容做了更为具体的规定,指出“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实践、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第十八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第二十条)与此相关的自由权利还包括“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罚。”(第五条)“”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权由一个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以确定他的权利和义务并判定对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第十条)

 

那么谈到这些最基本最重要的自由,后毛时代与毛时代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从现实情况来看,如果说在毛时代,大陆公民从来不曾拥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结社自由,理应属于他们的这些权利始终为中共所扼杀和践踏的话,那么这种状况到今天为止不但没有改观,甚至在某些方面和某些时段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诚然,今天的中国人是有了谋取财富和享受财富的自由,但他们有以信仰自由为标志的精神自由了吗?依然没有!家庭教会和法轮功在大陆的遭遇就是两个最典型也最有说服力的证据。这两种信仰形态均被中共无端的扣上邪教的罪名而惨遭镇压和迫害。据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到今天,大陆共有10多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数千人被迫害致死。另据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前些年的调查,在大陆50万家庭教会信徒中有23686人曾被拘捕过,4014人被判劳改劳教,129人残害致死,208人致残,997人被监视,1545人至今被迫逃亡,两万多人挨过打,一万多人被罚款(最少的是罚五角,最多的罚八十多万),而终日惶恐不安,聚会像做小偷似的是全部的五十万信徒。

 

同样,当今的中国人有言论自由了吗?也没有!文革之后,中共不但相继发起了“清除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等政治运动,用行政手段打压异端言论,更采取法律和暴力手段,将众多公开批评当局,传播独立思想的知识份子和普通民众非法劳教判刑,关进监狱,百般摧残。

 

那么,当今的中国人有集会和结社自由了吗?同样没有!“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大陆各级政府对上访民众的严厉打压,对民间社团的扼杀可以说从来就不曾间断过。

 

文革结束不过13年,中共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六四大屠杀!

 

毛时代固然专制,但还不曾公开出动坦克,使用国际上禁止使用的开花弹,在北京街头和天安门广场血腥镇压争取自由与民主的爱国群众。

 

六四的血腥还未洗尽,江氏集团与中共又悍然发动了全国性的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镇压。

 

毛时代固然独裁,但也不曾将成千上万的修炼人投入监狱进行如此惨绝人寰的迫害,甚至使其中数千人失去生命!

 

不独是六四,也不仅是法轮功,当年六四爱国群众和近年来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残酷镇压和迫害,一直也同样发生在各种信仰团体、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上访群众的身上,而且这种镇压和迫害至今仍在延续。它们是后毛时代中共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扼杀和践踏公民自由的铁证!

 

话说回去,后毛时代人们在谋取和享受财富方面所拥有的自由,也并不是中共恩赐给人民的,而是本来就应该属于他们的,但却被中共强行剥夺了许多年,直到今天才归还给了他们而已,这是其一。

 

其二,中共今天之所以会把这些自由归还给人民,决不是因为它专制独裁的本性有所改变,对自己多年来扼杀和践踏自由所犯的罪恶有所认识与忏悔,而是因为在如今国际国内的大环境下,它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继续剥夺人民的这些自由了。同时也是因为它已经越来越清楚的意识到,如果不改变过去的策略,继续维持对这些自由的剥夺,势必威胁到自身的统治,因此,在这种变化了的新的形势下,为了保证自己的长治久安,它才不得不做出让步,把这些自由逐步归还给了人民。如果有一天,形势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中共又有了它自认为足够的力量,它随时会以这样那样的名义,将今天归还给人民的这些自由重新收回。说到底,中共之所以把谋取和享受财富的自由归还给人民,纯粹是迫不得已,而非自觉自愿。

 

其三,对于中共而言,将谋取和享受财富的自由归还给人民,不仅是形势所迫,事出无奈,同时也是一种为了应付形势变化所采取的典型的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策略,阴险狡诈、暗藏祸心。说穿了,就是试图以此为诱饵和麻醉剂,在不知不觉中将人民的注意力潜移默化的转移和集中到对个人财富的追逐和享受上,使他们渐渐成为只关心挣钱享受的畸形的“金钱奴隶”和“消费机器”,渐渐淡忘以至完全放弃对良知与正义、真理与信仰等更高层次的精神价值的追求,渐渐淡忘乃至彻底放弃对与精神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更为重要的自由权利的需要和追求,从而减轻和消除中共独裁统治可能面临的来自社会大众的压力和反抗,使它能够腾出手来,一如既往甚至变本加厉的扼杀践踏精神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集会自由。

 

且看当今大陆民众,满脑子金钱和享受,只要有钱挣有钱花就心满意足,甚至为此对中共感恩戴德,同时对良知与正义、真理与信仰却不屑一顾,对精神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自由权利既无需要更无追求,对因为追求精神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等自由权利而遭受残酷迫害的同胞麻木不仁,漠不关心,甚至助纣为虐的国民不是大有人在吗?这样的人如果你问他生活在今天的大陆自由不自由,他一定会心满意足的告诉你“太自由了!”如果你告诉他许多人仍然感觉在大陆活得很不自由,他一定会觉得匪夷所思,认为你“有病”。

 

这就是今日中共所造就的“一代新人”,他们的精神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其实也已经被中共彻底扼杀了——不是以赤裸裸的暴力,而是通过经济上的收买这种特殊的方式。而扼杀了他们的这些自由,则是为了更方便的以赤裸裸的暴力去扼杀那些热爱良知与正义、真理与信仰的人们的精神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因为“金钱奴隶”和“消费机器”对这种暴行只会袖手旁观,甚至助纣为虐,而决不可能公开站出来大声制止。这就是今日中共不但不禁止不反对,反而鼓励人们拚命挣钱享受的祸心所在。

 

可见,后毛时代的中共之所以把一些不影响独裁统治的自由权利暂时归还给人民,决不是真的为了让人民过上自由自在的有尊严的生活,而是为了适应形势的变化,更好的扼杀那些对人民来说更为基本和更为重要,同时又势必会影响到其独裁统治的自由。

 

说的更明白些,生活在今日大陆的中国人,只要你不去有意无意的触犯中共的独裁统治,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听“党的话”,做一个中共眼中的良民或顺民,你有的是充分的自由,想怎么挣钱花钱都行;反之,谁要是触犯了中共的独裁统治(注意,触犯与否的标准完全是由中共一手制订的,而不取决于当事人的意志)——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谁要是敢于公开批评和反对中共,谁要是不乖乖的老老实实听“党的话”,敢于公开坚持自己的独立选择,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谁要是不愿做一个中共眼中的良民或顺民,谁就必定要受到中共的残酷镇压和迫害。

 

试问,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今天的中国人能说是真正自由了吗?换句话说,光有挣钱花钱自由的现代公民能算是真正自由了吗?

 

如果说这也是一种自由,那只能说是一种畸形的变态的自由,而非真正的合乎人性的自由!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