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何时我们才能有尊严的活着?

6045

何时我们才能有尊严的活着?

周宇新

 

  

1121日,一名普通的上海IT技术人员,偶然捡到了新余和温州两地官员公款出国旅游的资料清单,随即在网上将此事曝光,一时间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强烈谴责,两名官员因此丢官,多人受处分。几天前,一直隐瞒自己身份的这位曝光者终于现身,向记者讲述了他从捡到清单到上网曝光的整个过程。说实在的,看罢媒体的报导,让我略有意外的倒不是两省官员公款出国旅游一事,而是曝光者的一系列反常举止。

 

照理讲,官员公款出国旅游是官方禁止百姓痛恨的典型腐败行为,曝光这样的丑闻本该理直气壮,堂堂正正,可在实际过程中曝光者却处处小心翼翼,甚至乔装打扮,简直就像是一个地下工作者,仿佛犯错的不是那些公款旅游的官员而是曝光者自己。

 

他告诉前来采访的中国青年报记者,上网曝光时,他做足了保密措施来隐藏自己的身份,为了不让人查到他发帖的真实IP地址,帖子是通过国内的跳板机再使用国外的代理发的,发帖时临时申请了“魑魅魍魉2009”这个网名。为了保密,他甚至对即将成为妻子的女朋友也瞒着这事。

 

1129日,继上网曝光后,“魑魅魍魉2009”又把两份书面材料分别寄给了江西省和浙江省纪委。寄材料时,他特地穿上了带有帽子的羽绒服,并且围上条围巾。因为他知道,寄特快专递要去柜台操作,那里有摄像头。出于安全考虑,他还专门新办了一个手机号码与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

 

从“魑魅魍魉2009”的小心翼翼中,我清晰的感到了他显而易见的恐惧——恐惧因为自己的行为而遭受不测。他的这种恐惧当然不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他对采访他的记者说,他曾看到过福建某地一名举报者被诬陷,然后遭通缉亡命天涯的新闻。这件事显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着同样恐惧的还有他的女朋友。得知自己的恋人就是举报者“魑魅魍魉2009”后,她简直要跳起来!“糟了,你的安全怎么办?”因为一直关注这次新闻,女朋友知道“影响很大”。“从技术上说绝没有问题!”听到这句话,他才稍微放下心来。

 

不难想像,连曝光官方明文禁止的公款出国旅游都怕成这样,要是直接批评或反对政府和现行制度,当事人的恐惧该会有多大。

 

其实,自从中共当政以来,这种害怕遭受强权迫害的恐惧就无处不在,始终弥漫在中国社会的各个空间和阶层,早已积淀成为几代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仔细想想,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中,究竟有几个人能置身其外?!区别恐怕只在于程度深浅,有意无意罢了。

 

一位朋友曾告诉我,他外公在民国时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工程师,从不过问政治,但却被迫集体加入了国民党,文革中因此受尽了折磨,此后长期处于一种被迫害的恐惧中,直到文革后,每次下楼走到弄堂里,他都还会条件反射般的前后张望一番。

 

朋友的外公二十年前就去世了,可他的的恐惧却原封不动的在后辈们的心里延续了下来。因为修炼法轮功,我的这位朋友数次被非法劳教,直至今日,父母妻子仍为他担惊受怕。就在前几天,一多年不见的同修来探望他,母亲和妻子为此万分紧张。他和同修交谈没多久,妻子就不顾礼貌催同修离开,说“你们俩都是610那里挂了号的,让人知道你们见面就麻烦了!”

 

无独有偶。前一晌,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老师因在课堂上批评政府和传统文化,被学生告发到公安部门,并受到校方的追查。据媒体报导,杨夫人得知此事后,“很害怕,”她问丈夫:“你不要被抓进去坐牢吧?”

 

-----------

 

我想类似这样的例子谁都能举出一大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尽管中国的现状发生了许多变化,但这样的故事仍层出不穷。它们就像一面镜子,清晰的映出了深藏在每个中国人心底的两个字:恐惧。不同的人,立场不同,位置不同,经历不同,但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惧却是相同的。

 

因为恐惧,我们不敢堂堂正正的揭露和举报腐败官员;

因为恐惧,我们不敢光明正大的曝光社会的阴暗面;

因为恐惧,我们也不敢义无反顾的坚持自己的独立思想;

因为恐惧,我们更不敢理直气壮的批评或反对政府和现行制度;

因为恐惧,我们甚至不敢无所顾忌的说出我们真实的爱和恨;

因为恐惧,我们经常在公开场合言不由衷的说假话和谎话;

因为恐惧,我们变得越来越老于世故忍气吞声委曲求全苟且偷生;

最终,因为恐惧,我们失去了人之为人所应该拥有的起码尊严。

 

自小我们就熟读和热爱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自由何以如此崇高?就是因为她是尊严的别称!可是半个多世纪来,在中国,不管是高官的还是百姓,发达者还是潦倒者,也不管是穷人或富豪,男人或女人,如果扪心自问:我活得有尊严吗?能做出肯定回答的恐怕鲜有。连国家主席都能在一夜之间变成屈辱的阶下囚,死时连真名都不能署,何况他人?!

 

试问,如此没有尊严的活着,那还叫人吗?

值得追问的还在于:我们究竟为什么恐惧?

我想答案并不深奥,我们恐惧是因为我们身在中国。

 

在这块苦难的大地上,凡是批评或反对政府和现行制度的人历来都难逃被迫害的厄运。即便是曝光社会的阴暗面,也常会因此受到意想不到的打击。甚至有许多人根本就不曾批评或反对政府和现行制度,也不曾曝光什么社会的阴暗面,仅仅只是想要坚持自己的独立思想,也因此受到这样那样的整肃。在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下,中国人从来不曾享有过真正的民主和自由,连最基本的人权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无产阶级专政的大棒每时每刻都在我们头上挥舞着,我们能不恐惧吗?!

 

半个多世纪来,共产党之所以要不停的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政治运动,不断的镇压和屠杀他们眼中形形色色的敌人,其实就是为了在全体国民中造成一种无所不在的恐惧,让大家逆来顺受的听凭它的摆布,永远忍气吞声的做独裁暴政的奴隶。

 

与之全然不同的是,自由社会的人们生活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人民享有广泛的民主权力,没有谁会因为批评反对政府和现行制度,或者是揭露社会阴暗面而受到迫害,更不会有人因为坚持自己的独立思想而遭受打击,他们可以无所顾忌的说出自己的爱和恨,所以他们没有我们的恐惧,他们活得有尊严,活得像真正的人!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早已不是奴隶和奴隶主的时代,依旧被专制奴役的中华民族理无时无刻不在呼唤着民主和自由。

 

什么时候,“魑魅魍魉2009”一类的故事才能在我们的土地上绝迹?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堂堂正正的行使自己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力?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不为了面包和牛肉而说假话和谎话?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无所顾忌的大声说出心中的爱和恨?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彻底摆脱恐惧,活得光明正大坦荡磊落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有尊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