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2008,我記住的一句話

6178

2008,我記住的一句話

周宇新

 

 

2008,无数声音穿耳而过,我唯独记住的只有因揭「封口费」而闻名的戴骁军的一句话——曝光记者领取矿难「封口费」一事后,面对种种恐吓,他对采访自己的媒体说:「让我『封口』,我将一辈子都找不到快感」!

 

2008920,位于山西洪洞县堤村乡干河村的霍宝干河煤矿发生一起责任事故,死亡矿工一人。事故发生后,不断有记者前往该矿「采访」,领取「封口费」。这见不得人的一幕被闻讯赶去的戴骁军悉数摄入镜头,在网上曝光,引来了一片声讨。

 

戴骁军事后回忆说,在霍宝干河煤矿办公楼楼道里,他看见「记者排着队在那儿领钱,办公室围着一堆人在数钱,哗啦啦的钞票」。作为一名记者,本来他也可以像这些同行一样去领「封口费」,但他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要把它「拍下来」。他当然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被发现要曝光,就算矿主不打死他,那些领「封口费」的记者也不会放过他。但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毫不犹豫的用镜头记录下了这「黑暗的一幕」。按快门前,他对同伴说:「如果我被抓住,你别管我,只要相机扔车上,你就快跑,照片高于我的生命。」

 

随后,戴骁军将照片和他写的新闻稿件很快发到了一家他经常光顾的网站上。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帖子竟因为「上面」的压力被网站编辑统统删除了。被激怒的戴骁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实名注册,公开叫板,天天坐在家里往全国各地的网站、论坛发帖,只要是能够注册的,全都注册发帖揭露黑幕,网站删得快,他发得也快,让他们删到手软也删不及。就这样,他发的帖子像雪片一样在网络上飞来飞去,网友们争相评论,很快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浪。戴骁军回忆那时的心境说,「当时没来得及多想,我只要真相,打击黑暗与谎言。」

 

因为捅到了当事者的痛处,报复很快就来了。有人说他也是假记者;有人怀疑戴骁军是因为没有拿到「封口费」而进行报复;甚至有文章说他借机敲诈勒索煤矿董事长10万元未果,所以发疯揭露。更严重的是,那几天,经常有人打电话恐吓他:「姓戴的,你小心点!」他的两部手机都被打爆了,家里电话一天平均也有十几个,弄得他寝食难安,原本安宁的家庭生活一下变得一团糟。儿子刚满9岁,上小学四年级,戴骁军不得不每天准点接送他上学放学,以防路上遭到不测。他面临的压力之大,是旁人很难想象的。

 

不过,戴骁军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无丝毫后悔。他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从小性格就是这样,看不惯的我就要揭露,不然我睡不着觉。」「如果让我『封口』,我将一辈子都找不到快感。」「黑幕不揭,我死不瞑目。」

 

同样让我难忘的还有戴骁军的母亲。戴骁军的父亲过世早,母亲患有癌症,当时精神状况很不好,她听说了戴骁军的事情,摸着他的脸流眼泪,说:「孩子,我了解你,按你的想法做吧,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戴骁军母子的话,闪烁着良知的光芒!

 

我们中华民族向来就是求真的民族,讲真话是我们祖祖辈辈做人的一贯准则。但是在独裁政权的高压和诱惑之下,这传统和准则在今天的中国均已被彻底颠覆和摧毁。掩盖真相成了主流文化的价值取向,说假话已见怪不怪,屡见不鲜,面对真相冷漠不言更是普遍的人文生态。以矿难为例,为了自己的私利,黑矿主和贪官污吏们无一不在拚命掩盖事故的真相,绝大多数知情者则因为害怕不敢说出真相,以沉默明哲保身,还有一些人则以曝光要挟谋取个人的好处,实则是以另一种方式在掩盖真相。而面对戴骁军这样的揭露真相的勇者,涉黑者无不怀恨在心,千方百计予以报复;旁观者自以为高明,笑他傻,教导说这样做不值得,没必要,犯不着;好心人会阻止他,劝他住手,即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家人考虑。一言以蔽之,在这些人眼里,无论是戴骁军还是他母亲,都成了脑袋没开窍,不认识时务的蠢人。快感?在当今中国,以权力金钱和满足个人私欲为快感者比比皆是,有谁会仅仅因为没说出自己了解的黑幕真相就不快乐呢?!如戴骁军者今天显然已是凤毛麟角,然而这正是他的价值所在——宁愿冒生命危险,也要记录和曝光黑幕的真相。

 

戴骁军还有句话:「黑幕不揭,我死不瞑目。」诚哉斯言!

 

环顾今日中国,在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下,黑幕又岂止于矿难,它几乎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以种种名义实行的政治迫害更是黑幕中的黑幕。

 

为了让所有的黑幕都得到曝光,为了让人们永远不再生活在黑幕中,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戴骁军,也需要千千万万个戴骁军的母亲。

 

2009,愿我们以此共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