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大陆官方掩盖真相操纵司法的活教材

6564

大陆官方掩盖真相操纵司法的活教材

——杨母失踪案的事后破解

周宇新

 

  

杨佳因杀警被捕后,其母在接受警方调查后随即失踪,不知去向。此事引起了大陆民众的广泛关注,人们纷纷质疑:杨母究竟人在何方?到底是谁和什么原因使她在人间突然蒸发了?事隔四个月的115,杨母终于现身,有关她此前失踪的信息也渐次披露。我想,至此我们已有足够的证据来破解杨母失踪之谜了。

 

在得出结论之前,且让我们先来一下回放一下事件的整个过程:

 

71,杨佳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当天下午,警方便前往北京慧忠里杨佳住处,将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带到了大屯派出所。据王静梅的前夫和姐姐说, 71,他们就再也联系不上王静梅,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儿了。

 

71314日,王静梅的姐姐王静荣连续两天到大屯派出所打听王静梅的下落。派出所宋警官告诉她,王静梅确实曾被警方带到大屯派出所协助调查,但调查结束后王静梅便自行离开了派出所。宋警官告诉王丽,她可以到王静梅家中及其退休前所在单位寻找,如果还没有结果,可以向警方报王静梅走失。

 

717,再度寻找无果后,王静荣向大屯派出所报人口失踪案,在彭姓接待警官指引下,顺利办理了失踪报案的手续。同日晚,王静荣在报纸上看到有关妹妹王静梅在北京委托上海律师谢有明为杨佳涉嫌故意杀人案做辩护一事,才得知妹妹与谢有明有联系。

 

718上午,王静荣打电话给谢律师,但接电话的人不是谢律师本人,并说联系不上谢律师。与此同时,王静荣还给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刑事侦查总队、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打电话询问妹妹王静梅的下落,但这些单位都互相推诿,不给答覆。

 

721,王静荣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信访办,要求监督履行职责,答覆还是只能找派出所及承办警官。

 

722,王静荣第四次到大屯派出所,要求与承办该案的彭警官见面并告知上海谢有明律师与妹妹王静梅有过联系。彭警官在电话里推脱称:你找谢有明律师就行了,我工作太忙,你就等著吧。说完就把电话挂断。

 

9月份,失踪两个月的妹妹王静梅还是杳无音信,王静荣决定请律师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行政不作为。

 

99下午450,王静荣与李律师将行政起诉状递给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庭第5窗口一位男法官。法官一看诉状与杨佳袭警案有关,马上离座向屋内的立案庭负责人紧急汇报。10分钟后,5窗口法官非常焦躁的把诉状递出,连声称没有警方不作为的证据不能立案。李律师据理力争认为,行政不作为案件没法取得证据,而且根据行政诉讼法规定立案庭只做形式审查,不能做实质审查,只要有明确的被告、具体的诉讼请求就应该接收并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所以王静荣与李律师不同意取回行政起诉状并指出法官的处理方式违法,此时,678窗口法官以及9号窗口值班的立案庭一负责人四人围了过来,隔著玻璃一起质问李律师:你是不是律师,把你律师本拿过来,同时要法警过来。李律师把律师证交给5窗口法官,但立案庭一负责人还是指挥法警先把人拉出去。两位法警一拥而上架著李律师的两胁强行带离,刚架走不到六七米,其中一位法官可能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这般粗鲁确实不太雅观,于是在玻璃门里喊「让他自己走」。立案庭记录了李律师证件后才将证件拿出来。

  

115,王静荣所在居委会主任告知她,王静梅找到了。119,王静荣在居委会主任等人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所属的安康医院——一所三级合格精神病专科医院。王静荣发现妹妹还很正常,住在一个约10平方米的病房里,里面一张床,一张长桌,没有特殊的看护,医生会给做检查。进入病区不用搜身,但设有监视器。据医生介绍,王静梅的病不是现在得的,是一直有这个毛病,属人格障碍,偏执性。

 

王静梅的主治医师潘主任表示,是大屯派出所将王静梅送到医院来的。医院之所以没有通知家属,是因为王静梅入院之后,一直不说家庭情况。王静荣提出要求复印病历。潘主任解释道,王静梅还在治疗中,现在不方便复印病历,等治疗完结再给。

 

仔细回顾和分析上述杨母失踪案的整个过程,从中不难得出以下几点判断:

 

第一,既然王静梅的主治医师潘主任明确表示,是大屯派出所将王静梅送到医院来的,这说明当王静荣到大屯派出所打听王静梅的下落时,派出所宋警官告诉她,王静梅在结束了警方对她的调查后便自行离开了派出所这一讲法纯属是在说谎。非但如此,宋警官还告诉王静荣可以到王静梅家中及其退休前所在单位寻找,如果还没有结果,可以向警方报王静梅走失,这更是在有意识的对王静荣进行误导和欺骗。

 

第二,尽管把王静梅送进精神病院的是北京大屯派出所,但逮捕杨佳的则是上海警方,调查王静梅的也是上海警方,而且王静梅是在他们对她的调查一结束后就被送进精神病医院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扬母的下落,甚至完全可能是王静梅失踪一案的幕后主使,可是,当王静荣打电话去上海警方询问王静梅的下落时,他们却互相推诿,拒不说出真情。当众多民众向他们质疑扬母的下落时,他们也始终保持沉默,可见,上海警方也在掩盖真相。

 

第三,王静梅的主治医师潘主任解释说,医院之所以在收治王静梅后没有通知家属,是因为王静梅入院之后一直不说家庭情况,这种讲法显然也是说不通的。因为王静梅是由其居住地的大屯派出所送到医院来的,大屯派出所不可能不知道王静梅的家属有谁。即便王静梅入院后不说家庭情况,院方也完全可以向警方问明情况,再通知家属。显然,没有通知决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王静梅的家属是谁,联系该精神病医院是警方系统的医院这一事实,院方很有可能是按照警方的旨意,有意对家属封锁王静梅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信息。可见,医院也涉嫌掩盖王静梅失踪真相一事。

 

第四,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庭违反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拒绝接受王静荣与李律师关于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起诉状,也决不会是偶然的失误,他们在这件事上一系列的反常行为,使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他们是警方的合谋者。

 

第五,由此可见,掩盖杨母失踪真相的不仅是大屯派出所和北京警方,而且还有上海警方、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和安康医院,杨母失踪后,他们明摆著是在串通一气,合谋制造与维系一个共同的骗局。只是他们究竟是怎样串通一气的,谁是其中的主谋,目前我们还不清楚。

 

第六,王静梅虽然被警方强制送进了精神病医院,但从已经披露的事实来看,王静梅的精神并无不正常的。那么警方究竟为什么要把好端端的她关进精神病医院,让她从公众视线中突然消失呢?这是杨母失踪案的关键所在。根据目前已披露的材料可以推断,官方之所以要把杨母强制送进精神病医院,完全是为了封住杨母的口,防止更多的警方黑幕从她的口中被曝光,并按照当局的意图来顺利的审判杨佳一案。因为除了杨佳本人和上海芷江西路派出所盘查杨佳的警方人员,杨母是了解杨佳在芷江西路派出所有无挨打的唯一知情者,她了解的情况无论是对该案的审判,还是对如何认识造成杨佳一案的社会原因都起著很重要的作用。

 

杨佳在审讯中称,2007105日晚,当他被警察盘问带回派出所之后,曾遭受警察两次非法殴打,在多名警察一起殴打了他一通之后,两名警察又单独殴打了他一次,当时身上有明显伤痕。但上海警方在法庭上出示的杨佳被带到派出所期间的8分钟的录像中却没有警察殴打杨佳的镜头,不过,明显可以看出几名警察强制性地将他拉到一个办公区,而进入办公区后的录像警方则没有公布。那么,上海警方人员到底有没有殴打杨佳呢?要判定这一点杨母掌握的情况就很重要,而她掌握的情况恰恰证明上海警察打了杨佳。 

 

根据王静梅的自述,去年105日晚上,杨佳在芷江西路派出所给她打来电话,说在那里给人打了。她通过电话对当事警察说,这个事情解决办法有两条,一是道歉,二是要出具回执(就此事的说明)。但警察不同意,还威胁说,「你不要这么闹了,否则找个证人,就可以把杨佳给拘留了。」王静梅听后非常恼火,在电话中对警察说,「如果拘留了我儿子,我跟你们没完。」

 

试想,如果杨母不失踪,她掌握的这些证据岂不是就会披露于世,上海警方执法不公和野蛮执法的内幕岂不是将因此而曝光,人们对杨佳官逼民反本来就寄予的同情岂不是要更加强烈,政府的形象和社会的稳定岂不是也要因此受到影响。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让杨母人间蒸发。既然如此,她能不失踪么?!而这对于一个一贯胡作非为的政府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在对异议人士的镇压中,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这样的例子我们见的还少么。可见,如同成千上万类似失踪案一样,杨母失踪的根源最终还是要追溯到现行的专制体制。

 

如果说刚刚落幕的杨佳案是中共专制暴政的一部活教材,那么杨母失踪案则是这部教材中重要且精彩的一章,它以完整鲜活的情节生动的再现了独裁机器是如何掩盖真相、践踏人权和司法公正来维护其统治的。我想,这正是我们今天来破解杨母失踪案最重要的意义所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