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揭下中共貼在脸上最耀眼的两块「金」(上)

6572

揭下中共貼在脸上最耀眼的两块「金」(1

周宇新

 

 

为了骗取民众的支持,夺取和巩固政权,同时也是为了满足变态的自我陶醉心理,从起家到今天,中共一直不遗余力的对自己进行美化。这种美化的第一个方面,就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中国有句谚语,叫「王婆卖瓜,自吹自夸」,中共就是最突出的典型。

 

 

为了美化自己,中共自起家以来编造的谎言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其中最大的两个谎言,一个是「中国共产党代表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另一个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这是两块被他们贴到自己脸上最耀眼的「金」。无论是翻开历任中共领导人的文章著作,还是中共党章或中共名目繁多的官方文件,也无论是从毛泽东当年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到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新三民主义」,都充斥着这种自我标榜,只是具体表述有所不同而已。

 

但是,一个政党究竟是不是人民利益的代表,到底有没有代表人民的利益,不在于他如何表白的,关键要看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不是真的在为人民谋福利,到底有没有真的给人民带来福利。同样,一个政党究竟是否称得上「伟大光荣正确」,也不取决于他如何表白,关键要看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不是够得上「伟大光荣正确」。恰恰在这两个方面,中共的实际表现与他的自我表白都完全背道而弛。这方面的事实可以说是俯拾即是。在此我想先举三件发生在今年十一前后的事以为例证。

 

第一件是十一前中共对北京访民的大搜捕。

 

按照中共的官方文件,公民对各级政府部门和政府领导人的行政作为有不同意见的可以上访,包括越级上访。近十年来,由于上访中要求解决的问题往往在当地信访部门得不到应有的解决,被迫涌往北京上访的民众越来越多,他们的目地无非是想到北京找中共最高当局讨个公道。但绝大多数人不但没能如愿解决问题,反而常常遭到搜捕甚至殴打。特别是每年十一前,为了维护所谓「国庆」期间的首都形象,官方都要对这些访民进行大搜捕,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据大纪元记者赵子法930报导,今年十一前的272829日,警察对来京上访的访民连续进行了三次大搜捕,最保守的估计也有上万访民被抓。

 

三次大搜捕都是大半夜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每次出动的警察、保安都在百人以上,除了几十辆警车,还有防暴车。

 

29日,警察的搜捕范围从位于北京郊区的上访村扩大到周边和火车南站内。在路上走的访民,只要被搜出上访材料的一律抓走,不管你多惨多冤。躲在路边和南站里面的也被抓走了。抓走的访民被送到马家楼后,由当地驻京办带走监控,甚至劳教,绝大多数人一去不复返。

 

聚集到国务院信访办、公安部、妇联的地方截访的官员也很多。访民透露,国务院信访办停有二三十辆外地警车,因为修路,更多的警车停在别的地方;公安部信访办前停有几十辆外地警车,妇联前也有很多截访的。这些截访的拽住人就问是不是上访的,要是自己那地方的,三言两语后就抓走,塞到车里可快了。很多人抓回去就劳教几年,还害死好多。

 

一位辽宁的女访民悄悄的告诉记者:「太『黑』了,我过去还都不知道呢!」她看到国务院信访办那里截访的还打人,打得狠,一个女的一边喊「冤——,不公平」一边被打,几分钟内就被抓到警车上带走了。她说:「到妇联上访就是走过场,他们说着说着就把你打发走了,还把你的材料转回去,让地方来抓你。」

 

目前,这位辽宁的女访民带着孩子在北京流浪,当地警察说她是法轮功的头头,通缉抓她——尽管她没有炼过法轮功,因为只要扣上了法轮功的帽子,打残打死你就随警察的便。目前她不敢回家,只能在北京一边要饭流浪,一边躲避北京公安的追捕、地方截访的盘查。

 

 

 

第二件事是十一后不久中共对「重特」下岗工人维权活动的残暴镇压

 

已有70年历史的重庆特种钢铁厂(简称「重特」),是拥有1.8万员工人的重庆老牌国有企业,昔日曾号称「西南一切工业之母」。

 

1998年开始,重特钢工人被强制下岗买断,一年工龄买断价格为四百元,第二批被下岗买断的一年工龄也仅800元。这两批下岗工人合计就有 8000多人。按照这个比例计算,拥有30年工龄的老工人下岗后,只能获得一两万元。下岗工人多数年龄在4050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紧张时期,这点工龄买断钱,就连维持一个人的生活也远远不够,更谈不上三口以上的家庭支出了。

 

因此,从1998年到今天近八年,这些下岗工人一直在为生活挣扎。因为年龄的关系,他们在重新就业中基本处于劣势,极难找到工作,少部份找到工作,也只能做擦皮鞋、清洁工、做保姆等极低收入的工作以餬口养家…… 一些下岗工人因生活无望被逼走上绝路。据工人们讲,重庆特钢工人目前离婚的已超过60%。其中有个叫周兵的,下岗后妻子离婚带走了孩子,自己因无力生活绝望跳楼而死。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下岗后因找不到工作,一家三口人,用最后的钱买来一顿肉,放了耗子药,让小孩先吃,全家自杀。

 

今年6月22日,重特钢宣告破产。在投无路、被逼无奈之下,8月中旬以来,重庆特钢工人发起了持续至今的「我们要生存「的维权活动。工人们提出的主要要求是:1 补偿没有到位的工龄买断钱 2 解决根本没有考虑的下岗工人的医疗保险问题;3 补偿不到位的失业救济金;4、要求和目前的重特职工享受同样的待遇,我们都是一样的曾经的重特公司员工而国家给了我们同样待遇,是公司一部份领导欺哄了我们、克扣了我们;5 合理解决养老保险问题 6 追究特钢厂走到今天的原因,严肃惩处贪污腐败分子,给广大职工一个交代

 

维权活动开始后,每天上午八点半到下午五六点钟,连接重庆南北交通的七八米宽的212国道要塞,被重特工人们用两条挂着横幅、各种控诉和歌谣的绳子拦断,工人们就坐在两条横幅的中间,一切车辆都不能从路上通过。918,重庆市政府被迫与工人们谈判稍作让步,工人于920主动撤离了公路,交通恢复了畅通。但是市政府驻特钢清产核资小组却没有兑现926之前补偿职工欠款等承诺,这使得工人们于927又重新上街占路抗议。10 5日,重庆特钢近万名工人走上街头,人数比往日超出很多。上午10点左右,工人代表发表了一个小时的演讲,引起现场工人共鸣,演讲结束时工人代表带领全体工人齐唱《国际歌》,并高呼口号:打倒贪官、打倒腐败等口号。

 

工人们告诉记者:「特钢工人代表在8月份曾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局上访,虽然信访局接待了他们,但是却没有任何回音也看不到实际作用,工人们认为,他们一直在平和的希望能和政府对话,但是政府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才逼着他们这样上路抗议的,是政府逼的,现在政府说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认为我们没有责任!」

 

据了解,工人代表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警方人员直接就闯到工人代表家里,告诉他们小心秋后算账!代表住处周围也都布满了警察和便衣。在特钢厂区的闭路电视上播放过重庆公安局局长的讲话:警告工人不要以为政府没有能力处理等等。但工人代表说:顾不了很多了,没办法,要抗争要争取,不争取的话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争取的话还能有点希望!所以我们现在根本不考虑有甚么样的结果了,就是要斗争,要坚持下去。

 

2005107晨,在北京当局授意下,重庆国安和警方以确保即将召开的「市长峰会」安全为由,派出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对已在在双碑国道上连续 24小时静坐抗争的数千手无寸铁之工人暴力殴打、驱逐抓捕……防暴队对围观的百姓也不放过,哪怕只是喊一句「不要再打了」,都会引来数个警察围攻下的一阵暴打,满面满身鲜血的,脑出血的,骨折的,断腿的,然后是受伤的群众被一车一车的拉出场外……

 

据悉,当天的双碑国道血迹斑斑。一个当天跟婆婆一起出来看热闹的7、8岁的小孩,因说「警察叔叔打人」而被殴打致眼球暴裂、肾脏打破、牙齿打掉,108在医院死亡。有人说死亡者还有一老头和老太太。

 

以下引述的,就是几位在107当天见证了这场灾难的小老百姓们或其亲人讲述的真实故事。王伯(化名)今年74岁,1953年开始就在重特上班,如今退休已经20多年了。本来早退是为了让儿子顶他的班,继续在重特工作。如今,全家都下岗了。孩子们穷困的顾不上自己,老人也就指着那几百元的退休金过日子。多年来他已养成习惯,就是每天吃早饭后到街上溜跶溜跶,顺便买买菜。107日早上,他又一如既往的去了。没想到作为围观的群众,他也没有躲过警棒的殴打,以至胸腔出血,至今躺在重庆沙坪坝肿瘤医院的床上动弹不得。

 

王伯的女儿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一家都是很守法律的市民,107日早上,我姐给我打电话,说王伯被打了!我便马上赶去现场。看到现场有很多血,上千的公安,围成两道墙一样守在国道上。我被告知那些伤人已经送到医院了。一到医院,我就看到好多好多人已围在那里了,人们都亲眼目睹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当时就很多市民捐款,情景很激动人心。

 

「王伯被抬进病房的时候,脸色都变了,想吐吐不出。现在在医院病床上,根本不能动弹。胸片显示胸部有血迹,可能有内出血。病在垂危。说实话,70多岁的人了,就是年轻人也经不起这种打啊!

 

「我所知道的,受了重伤的就有20多个。我今天早上还在想,『难道世界就这么黑暗,就没有一个说公道话的人了吗?』」

 

一位被打伤的残疾人的哥哥说,「这件事我最大的感受是,无辜,无助,孤单。我弟弟染疾多年,找不到工作常年在家,也随身带着残疾证。那天,他是去看热闹的,警察来了,他反应不过来,被警察劈头就打。他亮出了残疾证,乞求警察不要打他了。可是,警察们的乱棍,还是照着他头、脸打下去……」

 

哥哥停了好久,接着说,「他的头、脸都打伤了,缝了针;腰上的软组织也受了伤。还在医院住着。」

 

「下一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没有人过问我们的事情,我们就像一群被抛弃了的人。我打了很多电话去重庆电视台,电台,向他们反映情况,但是没有人理我们。政府那儿,就更不敢去了……

 

文小玲 49岁,聋哑人,因买菜路过而被警察殴伤,肋骨折断,小便带血,右手骨折。接受采访的是位年近50的汉子——她的一位同事。他说,他正在去重特医院看望文小玲的路上。他和小玲作为同事认识多年了,这位49岁的聋哑女子,因一早上街买菜路过人山人海的双碑国道,听不到防暴警察的命令而被警察棍棒殴伤,入院后被发现肋骨折断,右手骨折,小便带血。「昨天看到小玲的样子,真的想哭!」这位声音沉厚的男子低声的说,「她女儿20岁了,在家待业。家中一贫如洗。好在女儿很孝顺,每天都到医院来陪母亲。要问我心里的感受……我只能说,心里很痛苦!你们多派些记者到现场来看看吧!听听民众的心声,直接听一下,感受一下吧!」

 

当地人们告诉记者,重特现在的气氛,用百姓的话说,是「一片恐怖」:晚上,到处有警察巡逻,两、三个群众在一起说话他们们马上就会过来了;从7号开始,每天早上6点多钟,警察就把工人抗争过的国道两边都站满了,全副武装;数十辆警车24小时在那里;离双碑地区很近的沙平坝有驻军还有武警。

 

 

 

第三件是中共第十六届五中全会期对抗议民众的大肆拘捕。

 

10811日,中共第十六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结束后发表的公报说,「会议认为,要按照构建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要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各级领导干部要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但以下发生的这一幕却与公报中这些冠冕堂皇的词句构成了鲜明的对比,极具讽刺意义。

 

据大纪元记者赵子法1013报导,中共第十六届五中全会期间拘捕的抗议人数直线上升,从开始的300多人到最终日的五千多人,尽管中共采取将被抓人数全部送回当地监控,但最后一天被抓人数仍是最多的一天。整个会议期间抓人万人以上,合计会议前的拘捕人数,北京政府为了消除会议期间的逆耳抗议,共抓人五六万人以上。而实际上被从各个信访口、马路上被抓走的,在加上在北京和外地被监控的大量人数,为了这次会议,中共到底动用了多少警力和政府力量,封杀了多少张嘴,大概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据北京监控异议人士的警察透露,北京政府规定,五中全会期间,如果哪个派出所出现抗议的人,当地派出所要被减分。所以,一些派出所为了不让当地人士前去抗议,宁肯采取将抗议者带到外地旅游,在宾馆招待吃住的高消费方法。

 

还有许多派出所派警察在京西宾馆门口堵截本地的抗议者,希望他们在被会场的警察抓走前带回他们,北京维女士倪玉兰在看到她们的片警后悄悄的躲离了京西宾馆。

 

对一位在京西宾馆被抓的访民,一位年轻的警察几近哀求的偷偷的说,我个人给你掏腰包搭出租车回去吧,你明天可千万不能来了。

 

访民透露许多外省市的截访官员们也等在京西宾馆前,据说中央政府对出现抗议者的地方进行高额罚款。

 

四天会议的第一天,因为中共对会议场所的保密,众多抗议者抗议无门,当天在会场附近被抓人数是关押在会场附近的研究所礼堂里有100多人,马家楼200多人;第二天,附近礼堂拘捕了260人左右,马家楼关押了二千多人;第三天,马家楼关押了三四千人;最终日的第四天,马家楼被关押人数为会议期间的最多,达五千多人。

 

10日,在西宾馆附近有三四千抗议者被抓到马家楼,随着大量的抗议者被地方政府押走,到当天晚间八点左右,还有千人滞留在马家楼,警察怕他们出去继续抗议,在会议结束前不肯释放。被关押的还包括几个月大的婴儿和30多名儿童,访民说:「板凳那么凉,孩子怎么睡?」

 

当天晚间,在记者40多分钟的采访中,被关押的人群多次爆发出如山洪般的喊叫,「我们要出去!」一群警察恼火的殴打了要冲出去的80多岁的老人和一个残疾人,令他们躺在地上。

 

晚间,被关押的大约六七百名访民从马家楼男厕所的窗户逃了出去。来自山东的一名右臂残废的50多岁上访妇女,跳窗后腿被跌坏不敢行走。上访30多年、70多岁的郝老太太也从窗户里逃了出去。

 

五中全会结束后,监控还没有结束。北京顺义访民张淑风家门口还有三名保安24小时监控,保安和警察命令过往公交车不准拉张淑风一家,如果张淑风一家坐上公交车,他们就拦住公交车不让开走。

 

张淑风感到愤怒:保安也不是执法的,他们有甚么权利不让车开走?会议都开完了,为甚么还监视我们?

 

类似上面这样的事,大家都还能举出许许多多。

 

笔者属于所谓「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没有见识过「万恶的旧社会」、「黑暗的旧中国」,但从小到大,看过许多「革命文艺作品」,那上面有许许多多反映「北洋军阀」、「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统治者」残酷镇压被压迫人民抗议活动的画面场景,曾激起了我们对这些残无人道的刽子手的满腔愤怒。这些「革命文艺作品」还告诉我们,「解放」后,劳动人民翻身当家做了主人,共产党是人民的「公仆」,代表了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对此,我们都曾长期信以为真,坚信不疑。可是近年来,当我经常读着大量上述这样的报导时,竟时不时会产生一种时空倒错的感觉:这一幕幕残暴血醒的场景,不正是当年我们在「革命文艺作品」看到过而且是满腔愤怒过的「北洋军阀」、「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统治者」残酷镇压人民的暴行吗?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反动派」?谁才是真正的「镇压人民的刽子手」?恰恰是这些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的暴行,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真正的「反动派」和「镇压人民的刽子手」不是别人,恰恰是以「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伟大光荣正确」自居的中共。

 

其实,中共的暴行又何止于类似以上的几件事呢?「六四」那年,他们为了镇压要求民主的爱国群众,不是把坦克都开上天安门广场了吗?这样的党还有甚么不敢干?!偏偏是这样一个为了维护一己私利,不惜与人民为敌的邪恶至极的党,却竟然恬不知耻的自封「代表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还自己给自己戴上一顶「伟大光荣正确」的高帽子,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和讽刺!世界上难道竟还有这样「代表人民」的吗?难道还有如此「伟大光荣正确」的吗?

 

 

 

一个党究竟是不是代表人民,是不是伟大光荣正确,不仅要看他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不是真的在为人民谋福利,是否够得上伟大光荣正确,还得看人民是否同意他代表自己,是不是认可他的伟大光荣正确。如若没有人民的同意和认可,甚或不但不同意和认可,而且还反对和否定的话,这样的「代表」和「伟大光荣正确」只能说是自封的,不但毫无意义,而且是对民意的伪造和强奸。

 

作为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大家都有这样的体会,如今谈起中共,说好话的人几乎没多少,而说坏话的则比比皆是;认同中共统治的人固然也还有,但比持相反态度的人实在是要少得多了。

 

刚刚结束的中共五中全会,强调「要按照构建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要求,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但网民看了全会公报,却是骂声不断。

 

有人说,「一片颂歌,每次都一样,写报告的人也很简单,把以往的稍作修改即可。」“后人为上届作的恶买单?」“和谐社会?糊弄鬼去吧!!!不会有甚么实际上的措施,忽悠你一下,逗你玩罢了。」

 

还有人说,「会议公报的文字不管有多么华美秀丽、悦耳动听,也骗不了十亿贫苦百姓的双眼!」“说归说作归做,说是为了忽悠民众,做是为了政权稳固!呵呵呵呵,百姓永远垫底吧!房子住不起!病治不起!学上不起!终生积蓄又支持了股票市场!」

 

……

 

类似的这样言辞不仅网上到处都是,日常谈话中也时时可闻,尽管语言粗鄙,甚至很不文明,但却直白的反映了民众对中共的极度反感。面对如此反感甚至敌视自己的绝大多数民众,中共竟然还大言不惭的宣称自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自吹自擂甚么「伟大光荣正确」,岂不是在自做多情和自我陶醉吗?说穿了,这其实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