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毛泽东一生谋的都是权(2)

6582

毛泽东一生谋的都是权(2

周宇新

 

 

抗战爆发后,中华民族面临着生死存亡的空前危机,凡是有点爱国心的人,无不把国家、民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毛此时的所思所想、一切所为仍是为了两个字:权力。

 

嘴巴上毛把抗战的口号喊得比谁都响,还动不动就指责国民党消极抗日,其实当年真正消极抗日的根本就不是国民党,恰恰是毛自己和他领导下的中共。借着抗战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他一方面在背地里积极扩充中共的势力范围,不断与国民党搞摩擦,为抗战胜利后与蒋介石争夺国家统治权做准备。另一面则玩弄权术,清除异己,逐步建立和巩固了在中共党内的个人独裁。就像《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的作者所描述的那样,抗战期间的毛,「打政敌,打蒋介石,不打日本」。

 

与日本的全面战争打响之后,斯大林命令中共积极参战,严厉告诉中共不跟国民党合作不行,不能给蒋介石任何借口不抗日。中共的将士们也满怀热情要打日本,大多数中共领导人也想积极抗日。但毛泽东却不这样想,他不把中日战争看作是中国抗击日本,而是三国逐鹿,如他多年后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所说:「蒋、日、我,三国志。」在他看来,日本侵略是借日本的力量打垮蒋介石的大好机会。生前,他多次说过,我们(中共)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可能取得国(民党)共(产党)合作,我们就不能得到发展,最后取得政权。日本首相田中首次访华时,曾为日军当年的侵华罪行道歉,毛却说:「我们是有你们的帮助,今天才能在北京见你们。」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会谈。

 

在整个抗日战争中,毛的战略就是把苏联军队拉进中国,为他打江山。在这一天到来前,他竭力扩大中共军队的地盘。与日本开战后,毛坚持红军不打正面战场的战斗,只在侧面做游击队协助,蒋介石同意了。其实毛连侧面袭击也不想做,他命令指挥官们等日本军队击溃国民党军继续往前推进时,在日军后方占领土地。毛还命令他的部队乘日本人前进的东风大力收编溃散的国民党军队。总之,毛的主意是乘日本人前进的东风扩军占地,「让日本人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

 

毛不断地给指挥官们发电报说,「要以创造根据地为主」,「而不是集中打仗为主」。日军席卷过山西时,毛下令:「在山西全省创立我们的根据地。」

 

毛的政策引起了中共将领的不满,他们想打日本。1937925,八路军打响了它抗日的第一枪——平型关战役。虽然这是场小仗,打的也不是战斗部队,但毕竟是共产党军队首次(在东北以外)击毙日本人。要是依了毛,这一仗根本打不起来。林彪1941年在苏联治疗枪伤时向共产国际报告说,「在日本军队跟国民党军队开战时,我不止一次请求中央同意出击日军。但没有接到任何答复,我只好自作主张打了平型关那一仗。」

 

毛反对打这一仗,认为打是「帮了蒋介石的忙」,无助于扩张共产党的地盘。但公开场合,为了宣传,毛又把平型关之战夸张成一场巨大的胜利,以此证明中共比国民党更热衷抗日。

 

除平型关战役之外,八路军还打了几场小仗,都是做国民党军队的帮手。这个过程中,毛不断制肘,要八路军集中精力占领地盘。

 

19405月,抗战到了紧急关头,蒋介石和中国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为了帮蒋介石减轻些压力,把民族利益置于一党利益之上的彭德怀准备发动一场大规模的破路战役,取名为「百团大战」。722,他命令八路军准备于810起事,并把计划两次电报给毛。毛没有回答,毛惯用的手法是「默否」。彭第三次电毛仍无回音,就不再等,下令820动手。

 

「百团大战」是抗战时期中共打的唯一一次大战,使得日军不得不把进攻蒋介石的一个师调回来,暂停夺取通向华南的两条铁路,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的士气,因而赢得了国人的一片好评。但毛的反应却截然相反。他愤怒至极,一方面是八路军因此遭受了日军的沉重打击,更重要的是他觉得「百团大战」减少了蒋介石被打垮的可能性,影响了他与蒋争权的战略计划。为此,它成了彭德怀在以后的岁月里挨整的一大罪名。

 

1938年下半年举行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第一次明确告诉中央全会,蒋介石始终是敌人。中共现在就要准备打倒蒋介石,武装夺取政权,要利用日本侵略大张旗鼓地在敌后发展,必要时坚决打国民党军队。

 

毛为打内战开绿灯后,中共军队放开手来在敌后与国民党争夺地盘,屡占上风。到19401月,八路军从抗战开始时的四万八千人发展到二十四万人。新四军也翻了三倍,成为三万人。一个个敌后根据地建立起来,晋察冀扩大到两千五百万人口。是年22日,中共给莫斯科的报告说,在内战中,「胜利一般都是我们的」,「在河北我们歼灭了六千人,山西一万人。」3月,在斯大林的默许下,八路军集中三四万兵力,又全歼六千国民党军队,在华北占据了绝对优势。10月初,新四军在黄桥一举歼灭了一万一千国民党军队,击毙两名将领。

 

八年抗战,两千万中国人失去了生命,但毛却把它变成了一个扩充实力,与蒋介石争权的良机。结果,在这场民族自卫战中,积极抗战的国民党政权被极大地削弱,毛领导的中共则乘机占领了大片土地,建立起了一支一百三十万人的大军。抗战开始时,国共军队的比例是六十比一,抗战结束时是三比一。

 

抗战期间,毛不但在党外处心积虑地与蒋介石争权,而且通过一系列权谋,在党内如愿以偿地确立了自己作为老大的地位与名分。

 

为了贯彻要中共打日本的政策,193711月,斯大林用飞机把中国驻共产国际的代表王明送回延安。临走前,斯大林召见他说,「现在的中心是抗日,抗战结束后我们再来打内战。」

 

大多数中共领导人跟斯大林的意见一致。在12月的政治局会议上,王明成了先「打日本」这一政策的代表。会议决定八路军一定要跟蒋介石合作,接受有中共参加的国民政府最高军事当局的统一领导。毛要八路军不接受蒋介石的指挥,但他知道王明代表的是斯大林的意见,不敢一味坚持。

 

中共领导人知道毛的真实想法,不愿由他继续做领袖。莫斯科这时要中共开第七次党代表大会,政治局会议推选在未来「七大」作政治报告的不是毛,而是王明。共产国际的规矩是党的第一号人物作政治报告,这等于说众人心目中的领袖是王明,不是毛。

 

虽然毛这时已是中共实质上的领袖,莫斯科也认可他,但他的身份还没有固定下来,还没有个第一把手的名称。在中共高层人物中,毛也不具备无可争议的权威。

 

此时,毛失去了对中共核心「书记处」的控制。王明回国,项英出山,书记处如今九个成员都到齐了,其中五个站在毛的对立面。为首的是王明,其它人中,项英讨厌毛,张国涛仇恨毛,博古跟周恩来也因为希望打日本而支持王明代表的政策。另外三个人是张闻天、陈云、康生。

 

说一口流利俄文的王明见过斯大林,与各国共产党领袖都是朋友,在克里姆林宫的场面上混得很熟——更不用说他野心勃勃,也是一个无毒不丈夫的人物。在苏联的大清洗中,他曾把许多在苏联的中共党员送进监狱,甚至送上刑场。别看他长了张娃娃脸,但这个三十二岁的年轻人气宇轩昂,充满自信,自知他的话具有莫斯科的权威,对毛构成了极大的威胁。此后几十年,毛念念不忘193712月,不时念叨王明如何回国夺了他的权。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一次也没提过当时发生的另一件事:「南京大屠杀」。

 

南京是1213失陷的。蒋介石把长江重镇武汉作为临时首都。18日,王明赶去那里做中共代表,周恩来和博古作他的副手。他们跟蒋介石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中共军队指挥员也到那里去跟国民党联络会商,一时间武汉取代延安成了中共的中心。毛后来耿耿于怀地把他当时在延安的地位叫作「留守处」。

 

19382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大多数人再次支持王明,确认他在即将召开的「七大」作政治报告。政治局决议说,要抗日就必须要「统一纪律」、「统一作战计划」、「统一作战行动」,中共军队必须「受最高统帅及军事委员会的统一指挥」。决议还说,「今天,只有日本法西斯军阀及其走狗汉奸托派等才企图打倒国民党。」

 

自西安事变以来,斯大林就怀疑毛是「日本奸细」。共产国际内跟毛打过交道的人大都被抓了起来。此时,毛的前途危机四伏。

 

毛这时在莫斯科安插的人是王稼祥。王稼祥在王明回国后当上了中共驻共产国际的代表。19386月,张国涛投靠国民党,被开除出中共后,毛电召王稼祥返国,目的是带回一句共产国际对他的地位表态的话。王离苏之前去见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提起党内不团结,套出季米特洛夫一句话:有问题「在领导机关中要在毛泽东为首的领导下解决」。随后,毛利用这句话,消除了来自王明的威胁,巩固了他的地位。

 

王稼祥8月底回到延安,毛叫他电召王明等人回延安开中央全会,「听取共产国际重要指示的传达」。上一次中央全会还是长征以前开的。四年来,不知有多少「共产国际重要指示」,毛从来没有召开全会传达过。当中国面临严重的民族危机、临时首都武汉遭到日军进攻的紧急时刻,毛泽东却要开大会,把中共领导从武汉,军事将领从战地统统召回,齐聚远离抗日战场的延安。王明质疑这种做法,建议要开会到武汉去开。毛强硬地宣布,「我就坐镇清凉山,哪里也不去!」 王稼祥打电报给王明说,服从中央的意见,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

 

王明只好在915日来了。在政治局会议上,王稼祥传达了季米特洛夫的话,毛跟着就把在「七大」上以头号人物作政治报告的身份,从王明那里夺了过来。王明没有抵抗。中央全会29日在延安召开,王稼祥向出席者把季米特洛夫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等于向中共高层宣布莫斯科要毛做他们的领袖。

 

打倒王明的进程开始了。由于共产国际明令要团结,毛不敢当面整人,怕王明起而反击。毛故伎重演,把会议拖长,拖到王明等人不得不离开,然后让他缺席受「审」。当时蒋介石把战时首都移到重庆,定好108召开国民参政会,王明届时将去参加。毛等的就是这一天。

 

六届六中全会是中共历史上最长的中央全会,开了将近两个月,不仅武汉陷落,广州被占,中共在敌后的根据地也受到了大举围攻。电报紧急飞来:「此间情况甚紧,望彭德怀会毕速归。」但毛扣住彭和其它军事将领不放。

 

10月底以前,毛的主要对手都等不及了,先后离去:周恩来、项英、博古、王明。他们前脚走,毛后脚就攻击他们,特别指责王明「听蒋介石的话」,甚至把长征前苏区肃反的帐也算在王明头上,尽管那时他根本就不在苏区。

 

国民参政会结束后,毛将王明召回延安,给了他个统战部部长的职务。这好像是个重要职位,其实实权掌握在毛的人的手上,王明行同软禁。

 

1941年到1945年期间,毛又别有用心地发动了「延安整风」,目的之一就是叫整个中共领导层对他匍匐称臣,使他永远不再需要莫斯科的认可。

 

1941年秋,毛召开一系列政治局会议,要所有过去反对过他的人,引起过他不快的人,都卑恭屈膝地谴责自己,唱他的颂歌。大多数人,如张闻天、博古,都乖乖地照办。周恩来当时在重庆。只有一个人拒绝从命,他就是王明。

 

王明一直在毛的股掌中过着小媳妇的日子。10月,他有幸看见季米特洛夫给毛的电报,里面问了十五个严厉的问题,包括:中共准备采取甚么实际行动打击日本,以阻止日本与德国夹攻苏联?手上有了莫斯科对毛不满的证据,王明胆子壮了,抓住这个机会打算东山再起。政治局会议上,他拒绝表态说毛一贯正确,反而批评毛的抗日政策,说在这个问题上正确的不是毛,而是他。他要求跟毛泽东在党的大会上辩论,说他决心与毛争论到底,到共产国际去打官司。

 

毛本来计划在政治局所有人都表态臣服后,召开已延迟多年的「七大」,名正言顺地当党的领袖。毛做事实上的中共领袖已经七年,但一直还没有正式头衔。经王明这么一闹,毛的如意算盘便散了架。如果倔强的王明在「七大」上挑起论争,辩论抗战政策,输的准是毛。毛不敢在这时开「七大」。

 

王明在194110月向毛挑战之后,突然病倒了,住进了医院。王明说是毛泽东给他下毒。这有待查证。确有证据证明毛给王明下毒的,是王明准备出院时。那时王明仍不屈服,在医院还作诗表示要「不低头,」“争气节」,说毛「一切为个人,其它都不管。」甚至直点其名:「毛泽东制造毛泽东主义,建立个人党内专制和个人军事独裁。」这样一个敢于反抗的王明,出院后准会给毛带来无穷的麻烦。毛决心除掉他,派人给王明下了毒,只是并没毒死王明。

 

这时,毛感到危机在即,采取紧急措施。320,他秘密召开排除王明在外的政治局会议,把自己正式任命为政治局兼书记处主席。决议给毛绝对权力,说中央的任何问题「主席有最后决定之权。」 王明被赶出书记处。毛就这样第一次当上了中共主席。然而,他当得鬼鬼崇崇,没有向全党宣布,也对莫斯科保密。这件大事在毛的一生中都是国家机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后来,在共产国际的多次干预下,毛、王双方各自让步,但归根到底是毛得胜。莫斯科要毛放王明去苏联,但毛硬是把他扣在延安,要怎么整治他就怎么整治他。「延安整风」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把王明塑造成头号坏蛋,干部们成天谴责王明,但他们大多连王明的面都没有见过。毛怕雄辩的王明在大庭广众下开口,总是不许他出场。在一个声讨王明的大会上,王明的夫人跑上台去说那些指责都是诬陷,提出用担架把王明抬来,让他澄清事实。在座的当然没有人动。于是她哭着扑到毛的膝盖上,要毛主持公道。毛坐在那里,任她痛哭流涕,像石头一样纹丝不动。

 

1943年,毛在给王明下毒时,还整治了周恩来。毛不满足于周听话、忠实,还要再大大恐吓周一番,使他不敢有丝毫贰心。在整风中,毛把周领导的地下党打成特务集团,周面临当特务头子的危险。毛召他从重庆回延安时,他踟躇着不敢回去。毛615发给他暗带威胁的电报:「成都、西安两地望勿耽搁,一则求速,一则避嫌。」周七月份一到延安,毛劈头给他一顿指责,还甩出一句:「不要身在曹营心在汗。」周胆战心惊,马上在「欢迎」大会上连篇累牍地歌颂毛。11月政治局会议上,他一连骂了自己五天,说自己「犯了极大的罪过」,是王明的「帮凶」,说自己从前当领导是「篡党篡政篡军」,还称自己「猥琐」,有「奴性」。他在党内到处演讲,大讲他本人和其它领导如何给党带来灾难,毛又如何从他们手里挽救了党。自此,周恩来被毛完全驯服。

 

1945年初,轮到彭德怀挨整了。毛召开「华北座谈会」,旨在破坏彭的威信与声望。会上毛钦定的人物一个个朝彭身上泼污水。至此,毛已经挨个儿整治了中共领导人中所有曾经反对过他的人,强使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屈服了。

 

正是靠整风,毛泽东第一次树立了对他的个人崇拜,而且其中的每一步都是毛本人亲自导演的,最重要的步骤都发生在「延安恐怖」最盛的1943年。

 

这一年,毛亲手控制的《解放日报》连篇累牍地登着大字标题「毛泽东同志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这一年,毛担任校长的中央党校大礼堂正上方镶嵌上他本人的金色浮雕头像。这一年,中央党校发给每个学员一枚毛像章,为后来人人必戴毛像章之始。这一年,毛的肖像大批印刷,卖给家家户户。这一年,著名的毛颂歌「东方红」要人人传唱。

 

也是在这一年,「毛泽东思想」这一说法问世,它首次出现在王稼祥的文章里。捉刀人其实是毛。王的妻子朱仲丽记得那是阳光灿烂的一天,毛到她的家来了,先说了些关于打麻将的俏皮话,然后叫他丈夫写篇文章纪念中共成立二十二周年。毛明确地说,「你以前和我交换过的那些意见,我看都可以写进去。」王稼祥心领神会,废寝忘食地写了这篇文章,中心是:「中国民族解放整个过程中——过去、现在与未来—— 的正确道路就是毛泽东同志的思想」,「 毛泽东思想就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文章写好后交给毛审阅,毛打电话答复:「写的很好,准备叫《解放日报》发表。」发表后成了人人必须「学习」的文件。

 

那时的延安,在每天的会上,一个简单公式被反复捶打进人们的脑子:只有跟着毛,才能无往而不胜。长征中最大的败仗土城之战,明明是毛指挥的,现在成了「违背了毛泽东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原则」的结果。毛反对的平型关战役成了「贯彻毛『诱敌深入』等作战原则所取得的重大胜利」。

 

个人崇拜树立起来了,名正言顺当中共领袖的时机成熟了。1945423,中共「七大」在延安召开,离上届「六大」整整十七年。毛把「七大」往后一推再推,以便滴水不漏地控制大会。

 

所有「七大」代表都经过反复筛选。整风前有五百来名代表,半数被打成特务,自杀的、精神失常的难以记数。几百个新代表被选入,各个都保证听毛的话。

 

「七大」会堂最醒目之处,是主席台上方的一条大横幅:「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毛被选为所有最高机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书记处——主席。自中共诞生以来,他第一次公开地有了党的领袖的头衔。二十四年的努力如今总算开花结果,如愿以偿,毛的激动可想而知。感情激动时他容易顾影自怜,他又开始唠叨过去的「受歧视」,「坐冷板凳」,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毛泽东成了中共的斯大林。

 

当上了老大后的毛,不容党内任何人对他的权威进行挑战。此后几十年里,敢于挑战毛的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相继被他整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