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毛泽东一生谋的都是权(3)

6583

毛泽东一生谋的都是权(3

周宇新

 

 

 

同国民党的内战刚胜利在望,毛便跃跃欲试,要在斯大林的全球势力范围内插一脚。他找来了美国记者安娜 刘易斯 斯特朗,派她周游世界,替自己宣传。临行前,毛给了她一套文件,嘱咐她「转交给全世界的共产党,特别是给美国、东欧共产党领导人看看」。斯特朗遵命写了篇文章〈毛泽东思想〉,外加一本书,题为《中国的黎明》,颂扬毛「用马克思、列宁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方式解决每一个具体问题」,「整个亚洲可以从中学到比苏联更多的东西」,还说毛的著作「完全可能影响了有些欧洲政府战后的模式」。这些话明摆着在夺斯大林的风光。

 

194911月,毛建国后第一个国际性的共产党会议「亚洲澳洲工会代表会议」在北京召开。刘少奇在会上大谈「毛泽东的道路」,一次也没提斯大林或者苏联的榜样。刘说,「中国人民走过的路就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应该走的路」,「这些地区的革命人民不可能不走这条路,谁要想回避它谁就将犯错误。」毛还违反了他曾对苏联许下过的不进行任何组织工作的诺言。1123,刘少奇向大会宣布将成立一个「联络局」,总部设在北京。毛的意图是用这个机构作为指挥别国的工具。

 

毛深知,要争夺共产主义阵营与整个世界的霸权必须有足够的实力,因此,中共政权刚一建立,他就千方百计向苏联索要援助——帮中共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和一个全面的军事工业系统。斯大林在世时卖给毛五十个工业项目,加上赫鲁晓夫后来又卖给中国的九十一个大型项目,使得毛得以在19536 15日推出了称作「总路线」的中国工业化蓝图。鲜为人知的是,这些项目是以军事工业为核心,毛的工业化实际上是「军事工业化」。

 

毛要在十年到十五年,或至多再长一点时间内,实现这个目标。他反复交代的是要「快」,「提前完成」,「超额完成」,说速度是「灵魂」。为甚么这么急?毛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他要在他活着的时候,中国就变成军事大国,使他在全世界「说话有人听」。

 

1955年,毛终于成功地使赫鲁晓夫同意把核技术提供给中国。这年的4月,苏联正式签约帮助中国搞两个发展原子弹的必需之物:一座重水反应炉和一台回旋加速器。中国成为核大国就此起步。一组组中国科学家立即赴苏受训。12月,在苏联科学家协助下,1956年至1967年中国12年发展核工业的大纲订出,毛的喜悦就不用说了。他对秘书说,他很高兴,1949 年全国解放时都没有这样高兴。他感到自己已在世界之巅,气概冲天地说要「把地球管起来!」

 

斯大林死后,毛为了坐上共产主义阵营的第一把交椅,不断地与赫鲁晓夫争权。他甚至在公开场合当着大家的面轻蔑、侮辱赫鲁晓夫。后者在他的回忆录中说,毛是个「自大狂」,「毛认为他是上帝的特使。他很可能认为上帝是他的特使。」1960年,赫鲁晓夫还对来罗马尼亚参加五十一国共产党会议的彭真说,「你们想支配一切人,你们想支配世界。」他还对其他苏联领导人说,我一看到毛就像看到斯大林一样,一个模子里浇出来的。」

 

196811月,毛对澳大利亚毛主义党的领袖希尔说,他认为「这个世界需要统一」。「蒙古人、罗马人、亚历山大大帝、拿破仑、大英帝国,都想统一世界。今天的美国、苏联,也想统一世界。希特勒想统一世界,日本想统一太平洋地区。但是他们都失败了。照我看,统一世界的可能性并没有消失。」“我认为这个世界是能够统一的。」

 

毛显然认为这个角色非他莫属。他说美国、苏联都不行:「这两个国家人口太少,到处打起来人力就不敷分配。而且,他们都怕打核战争。他们不怕别的国家死人,可是怕自己的人口死掉。」哪个国家人口最多呢?哪个国家的领导人不怕自己的人民死掉呢?自然是中国,自然是毛泽东。他梦想着在不久的将来如愿以偿。

 

正是为了实现统治世界的野心,毛不惜一切代价发展核武器。19661027,中国在本土进行了一次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试验。没有任何一个核国家敢这样做,因为稍有偏差就等于自己往自己人民头上扔下一颗原子弹。这枚核导弹在中国西北部穿行八百公里,飞行轨道下有人口稠密的城镇。这种类型的导弹在不携带核弹头的冷试验中,曾屡出差错。三天前,毛指示做这次试验时说,「这次可能打胜仗,也可能打败仗,失败了也不要紧。」他不在乎原子弹掉在自己人民头上。幸好发射成功。这当然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1967617,中国氢弹爆炸成功。野心勃勃的毛对核试验人员说「我们不仅是世界革命的政治中心,而且在军事上、技术上也要成为世界革命的中心」。

 

在这样一种趾高气扬的心态下,毛把对自己的个人崇拜在全世界推向高峰。他授意中共官方自吹自擂地宣布,「世界已进入毛泽东思想的新时代」,还不惜血本把小红书推销到一百多个国家去,声称「这是世界人民的大喜事」,「 世界人民最爱读毛主席的书」,「喜得这红宝书,就像久旱逢甘露,雾航见灯塔。」中国对外人员侵巢而出,逼着人家颂扬毛。

 

在毛的眼里,接见外国政要意味着他在世界舞台上继续放光。因此,毛喜欢接见外国政要,见他们一直见到临终。身体糟到透不过气来,就在旁边小桌上的报纸或书底下,放一跟输氧管,静静地往他喷氧气。

 

1974年,毛生前最后一次努力要争做世界领袖。这次毛仰仗的不是军事实力,而是中国人民的贫困。他重新划分「三个世界」,把贫困作为第三世界的定义,这样一来他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三世界的领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