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毛泽东为了权力一向不择手段(上)

6585

毛泽东为了权力一向不择手段(上)

周宇新

 

 

毛泽东不但嗜权如命,而且为了权力从来不择手段,毫无道德底线可言。暴力镇压、谎言诬陷、阴谋陷害和金钱收买,是他在权力斗争中最常用的四大「杀手镧」。

一.暴力镇压

 

毛不但认同中国的帝王,而且崇拜令人发指的君。毛认为在中国历史上,纣王开辟了东南大片土地,使中国的疆土东抵大海,而且对中国的民族统一有不可磨灭的功劳。比干这些人反对纣王的开拓疆土政策,当然要杀掉。毛还说,秦始皇是中国的广阔版图和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奠基人。至于焚书坑儒,焚的是宣传分裂的书,坑的是主张分裂的儒,而且杀的儒生不过四百六十个,实在算不上甚么。毛对武则天也推崇备至。有一次他同李志绥大夫谈到武则天时说,「武则天代表中小地主阶级利益,进行改革。唐室的宗室豪门大族想设法推翻她,是事实,不是她疑心大。不用告密的手段,怎能知道这些人的阴谋呢?将想杀死她的人杀掉,有甚么不应该?」

 

与历史上的这些君一样,为了争夺权力,毛一向也不惜采用暴力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标。

 

在党外,毛泽东与蒋介石争天下,曾杀人无数。不仅如此,在党内的权力斗争中,他对自己的「同志」也同样毫无留情,许多与他争权或敢于挑战他的人都成了他的刀下鬼。其中最著名的例子之一就是「消灭AB团」和「富田事变」。

 

上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尽管毛已开始在中共党内斩露头角,但此时在江西进行军事割据的他仍必须接受来自上海的中共中央的领导,即使在他控制下的江西苏区,他的个人权威也还未彻底巩固。

 

总的来说,当时的上海中央对毛的活动,包括毛在江西红军中的领导地位是乐观其成的,尤其在1929年发生的朱德与毛泽东的争论中,中央表态明确支持毛,促成了毛在江西苏区领导地位的确立。

 

19297月陈毅赴上海汇报请示中央对朱、毛纷争的意见,中共中央明确表态支持毛。陈毅返赣后,亲自请毛出山,朱德、陈毅为忠诚的共产党员,一切服从中央,重新理顺了与毛的关系,使红四军内部的分歧和矛盾得以化解。但是,毛与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分歧却因各种原因而尖锐化了,毛在江西苏区刚刚建立的权威因此遭到了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挑战。专横的毛不能容忍在他鼻子底下有任何违抗自己权威与意志的有组织的反对力量,于是,为了维护自己在根据地已经取得的权力,为了做江西苏区的列宁,他巧借「消灭AB团」的名义,发动了一轮对党内政敌的血腥清洗。

 

历史上确有过一个叫「AB团」的反共组织。那是1926118,蒋介石率中路北伐军攻克江西省会南昌后,发现江西的国民党省党部、市党部,完全被共产党藉国共合作的名义控制住,当即指示国民党中央驻南昌的特派员段锡朋组织起一个反共组织,以图从共产党手中夺回省、市党部的控制权,这个组织就叫「AB团」。但早在192742以后,这个「AB团」就自行解散,根本不存在了。

 

最早被毛当作「AB团」清洗的是当时盘踞在井冈山地区的王佐、袁文才土著部队。

 

现在所有的历史教材都称毛泽东于1927年率湖南秋收暴动农军开辟了井冈山根据地,建立了第一个工农政权。其实王佐、袁文才早就在井冈山上「占山为王」了,毛所率领的湖南农军是到山上来入伙,又成功的对王、袁士着部队进行了「收编」而已。毛为了在井冈山上站稳脚跟,还和王佐、袁文才二人喝了鸡血酒,结拜为兄弟。

 

王佐、袁文才都是井冈山地区人,又同为1898年出生,本乡本土的,群众基础好,说话办事,一呼百应。毛泽东及其湖南农军毕竟是外来户。一座井冈山,岂可容下三只虎?王、袁两只当地虎自然是被清除的对象了。最好不过的理由就是「暗中勾结AB团,打入红军内部进行阴谋活动」。

 

1930年初,留守井冈山根据地的红五军中,有人密告红四军军参谋长袁文才和五纵队司令员王佐「秘密加入AB团成为骨干分子、准备拉部队下山反水」。 得知这个消息后,毛泽东的亲信、时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肃反委员会主任的李韶九率领一支肃反连队前往井冈山,于224以开会的名义把王佐和袁文才两人诱骗到永新县红五军一处营地,突然将他们捆绑逮捕,并以两分钟的时间宣布了两人「参加AB团密谋叛乱的罪行」,之后立即以革命的名义对他们执行死刑。王佐、袁文才怒问李韶九是奉谁的命令来杀害他们?李韶九回答是总前委的决定。王、袁二人这才大骂毛泽东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竟然杀害结拜兄弟……。为节约子弹,也是为了避免惊动四周民众,行刑队以大刀将王、袁二人砍死,装入麻袋,抛入一处深山岩洞里灭了迹。

 

王、袁二人虽然被除,但他们带领多年的两支井冈山当地农军,好几千人马,仍分布在红一方面军各部队中,不少人已当上了团长、营长、连长、排长,不清除掉这些人,日后仍是大患。于是随着以「消灭AB团」为目标的肃反运动的深入,一批又一批的「AB团分子」被告发、被逮捕、被处死。几个月内,仅在红四军中就肃出了四千四百多名「AB团分子」,绝大部份被处死。

 

193012月,毛先后派遣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肃反委员会主任李韶九、方面军秘书长古柏、赣西南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率人去省行动委员会所在的富田。李韶九一到达富田随即把省行委和红208个主要领导人逮 捕,经过残酷的严刑拷打,获得所谓其它AB团成员的口供。在短短的5天内,抓获AB120名,要犯几十名,并先后处决40多人。可是在他试图进一步逮捕红20军干部时,触发了20军部份军官率部队包围富田,扣留李韶九等人,释放被捕人员。这就是中共党史上著名的「富田事变」。

 

事变发生后,事变领导人为了避免和总前委派来的红军部队之间发生冲突,将红20军向西移防,同时把他们扣留的总前委派来肃反的人全部释放。事变领导人20军团政委刘敌给在上海的中央写了一封长信,述说事情经过,承认过激行动的错误,恳请处分。他们还委托赣西南特委书记段良弼携带近万字事变详情报告前往上海中央汇报。

 

在江西,以项英为代理书记的苏区中央局对事变采取了与总前委不同的态度,在指出事变领导人的严重错误的同时,也批评了毛泽东领导的总前委的过火行为,认为应该以党内矛盾处理这一事件。可是这项决定很快就被中共上海中央政治局所推翻。政治局将这一事变定性为AB团反革命暴动,并派出中央代表团前往江西苏区,撤销了项英的代书记职务,由毛泽东接任。而以为得到平反的赣西南特委负责人和事变领导此前接到项英开会的指示,在不知道生变的情况下前往苏区中央局,结果被一网打尽。毛审讯、处决了刘敌和其它仗义救人的红军官兵。

 

20军移防指战员完全不知道所发生的这些事情,19317月他们风尘辗转到达于都,接到副排级以上军官开会通知后,20军的78百名军官全部被包围缴械,不久这些官兵除了两人幸免外,全部被处决。

 

这是中共党内第一次大清洗,远远早于斯大林的大清洗。数万人死去,仅红军就有一万人死亡,是毛管辖下红军的四分之一。就这样,毛用「同志」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顶子」。

 

二.谎言诬陷

 

编造谎言,抹黑对手,也是毛在权力斗争中惯用的伎俩之一。

 

为了夺国民党的权,毛把国民党诬陷成了「反动派」;为了与苏共争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导权,毛给赫鲁晓夫领导的苏共扣上了「修正主义」的大帽子;为了打倒党内的政敌,毛编造的谎言就更多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所谓「彭德怀反党集团」和「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

 

1958年,毛泽东发起三面红旗运动,实行大跃进、人民公社,中共中央从四方八面收到生产捷报,形势一片大好。但一向实事求是的彭德怀却怀疑实际情况,亲身前往地方考察。他回到自己的家乡乌石镇彭家围子,步行数里在田边数稻秆,又询问乡民,发觉地方干部都虚报产量,「吹得很厉害」!所谓大炼钢,是「大兵团作战」,炼一点铁,集中了全社人力,丢开农业生产,让稻谷烂在地里,甚至拆毁住房,砍伐大片山林作燃料。其后,他又去了毛泽东的故乡韶山公社,所见所闻与乌石大队大同小异。跟着他又去了30年前起义的地方--平江县。他吃惊地发现当地干部竟把1957年的高产数字公布为1958年的产量,而把1958年较低的产量当作是1957年的,从而向外证明「人民公社」的成功!彭感叹地说:「如此造假,真令人害怕!」

 

19597月,中共在庐山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当时已有不少中常委委员认知大跃进之不切实际,地方上已有灾情出现,若不纠正,将成灾难,但却无人敢向毛泽东直陈。彭在分组讨论会议上已多次直言,列举地方上报农业生产数字之浮夸,炼钢之浪费。但小组工作人员把彭最尖锐的言词都删去了。彭为了人民,不希望大跃进使中国陷于灾难,于是单独再给毛泽东本人写了一封信作参考,希望毛能注意大跃进的失误,及时纠正。怎料这封私人信件却引起毛泽东的雷霆大怒,他把庐山会议延长,把这封「私人信」广为印发,让与会者讨论,最后发动对彭的批判,把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打成「反党集团」。 1971年,毛泽东又把这定为中共党内的第八次路线斗争。彭德怀因此而被迫害致死,受牵连者更是不计其数。

 

被毛打倒的党内政敌当属前国家主席刘少奇。

 

刘少奇是中共元老,所谓新中国的开创者之一。他于一九二一年加入中共,历任党内重要领导职务,「文革」任中共副主席、国家主席。本来很得毛青睐的刘,在中共建制后不但威望越来越高,而且与毛在治国方略上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分歧,因此构成了对毛的个人独裁的威胁,也深深得罪了毛。为了报复刘,毛发动了「文革」,将刘彻底打倒。在毛的授意下,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和附件《罪证》,将刘少奇定性为党内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总头目和全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并给他扣上了「叛徒、内奸、工贼」的大帽子。

 

一九七九年二月,中共决定对刘少奇一案进行复查。复查的结论推翻了文革中毛强加于刘少奇的所有罪名,据此中共为刘少奇恢复了名誉。以下是复查结果的主要内容:

 

1)原审查报告说,刘少奇于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借口养病」,「私自从上海潜逃长沙」,十二月被长沙戒严司令部逮捕。湖南军阀赵恒惕亲批「斩决」,迫使他完全接受「活命条件」,「投降了敌人,背叛了革命」。随后,「奉赵恒惕的旨意,捧着赵恒惕赏赐的《四书》离开湖南前往广州,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重新钻进党内来」。据复查,刘少奇一九二五年冬在长沙曾经被捕,但根本不存在「私自从上海潜逃长沙」和投敌叛变的问题。

 

2)原审查报告认定,刘少奇在一九二七年大革命紧要关头,窃据湖北省总工会秘书长的职位,充当内奸,破坏工人运动。列举的「罪名」是: 1.在「四‥L三」惨案发生后,为日寇保镖;2.与汪精卫、陈公博勾结,被指定为「国民党中央工人运动小组长」,向敌人献策调走武汉工会骨干,解散工人纠察队;3.为掩盖其「内奸面貌」,还演出了一场假逮捕的「苦肉计」;4.在武汉「七一五」事变前,受汪精卫指使,「躲往庐山」,「继续进行叛卖勾当」。据复查,这些罪名都与事实不符,或是诬陷,或是虚构,不能成立。

 

3)原审查报告说,刘少奇一九二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在沈阳奉天纱厂被捕后,供认自己是满洲省委书记,出卖了省委领导成员和所属党组织,并且向统治阶级「积极出谋献策」,张学良「颇为赞赏」,因而释放;由于他提供情报,「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许多共产党员被捕被杀」;还说他按照敌人旨意,「利用中东铁路事件配合进行反苏反共」,等等。经复查,这些「罪名」都是无中生有的伪造。

 

试想,刘少奇是中共元老之一,也曾是毛最信赖倚重的助手,毛对刘的历史不可能不清楚。明眼人不难看出,毛之所以要将刘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纯粹是为了将刘逐出权力舞台而刻意编造的弥天大谎!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0/24/13 11:59:18 PM
スニーカー メンズ [url=http://www.hrfconn.com/]靴 激安[/url] 靴 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