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毛泽东为了权力一向不择手段(下)

6586

毛泽东为了权力一向不择手段(下)

周宇新

 

 

三.阴谋陷害

 

毛常指控他人挑拨离间和阴谋诡计。但说起搞阴谋,谁都搞不过毛。

 

从早年借口「秋收暴动」抓兵权,在江西苏区制服朱德,到长征路上一次次地夺权,到后来搞垮张国涛、王明,最后爬上党内「一把手」的位置,再到与国民党争江山,与苏共争共产主义阵营的领导权---在长期的权力斗争中,耍阴谋可谓是毛泽东屡试不爽的招数之一。

 

这里仅举一个例子:「皖南事变」。

 

「皖南事变」一向被中共说成是国民党不打外战专打内战的阴谋,事实恰恰相反。事变前夕,毛泽东正想方设法促使斯大林同意他打全面内战,并出兵相助。为达到这个目的,他有意设下陷阱,把项英率领的孤零零的新四军总部送给蒋介石的部队去杀戮,逼蒋介石开第一枪。

 

时任新四军政委的项英是毛的宿敌。当年在江西苏区,他曾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团,毛因此诬陷他是AB团的后台。后来,他又反对带毛长征,预见到毛会伺机夺权。直到「皖南事变」发生前,他仍不改对毛的批评态度,甚至嘲弄毛。

 

1940年底,新四军百分九十的部队已被毛调到江北,组成了江北指挥部,由刘少奇负责,唯一留在江南的是项英率领的新四军总部,只有一千工作人员、八千部队,不到新四军的百分之十,驻扎在黄山之侧的云岭。

 

这年7月,蒋曾下令新四军北上去华北,把长江流域让给国民党,毛曾置之不理。到了12月,毛又令项英过江到长江以北。

 

过江有两条路,一条直端端北上,渡口在皖南的繁昌、铜陵,另一条朝东南方向走,在长江下游的镇江渡江。1210,蒋介石规定项英走皖东路,因为镇江一带国民党韩德勤部正在和新四军打仗,他怕项英的部队去参战。他给名义上是项英的上级的国民党长官顾祝同发电报说,「查苏北匪伪不断进攻翰部,为使该军江南部队,不致直接参加对韩部之攻击,应不准其由镇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

 

毛没有向蒋表示异议,29日,他批准了走这条路线,对项英说:「同意直接移皖东分批渡江。」但第二天,毛突然打电报要项英改走蒋介石专门否决的苏南路线:「走苏南为好。」这一路线改变,毛没有通知蒋介石。

 

蒋介石还以为项英会按他的要求走皖东,于194113发电报给新四军总部,重申皖东路线,并说他「沿途已令各[国民党]军掩护。」

 

项英发现蒋介石并不知道路线已改,赶紧在4日给蒋介石发了封电报通知他。这封关键电报没有到达蒋介石手里──原因在毛。

 

此前,毛早已明令禁止中共将领直接跟蒋介石联系,所有的联络都必须经过他,再由周恩来转。毛把项英给蒋的电报压下了。

 

毛泽东压下项英14关键电报的证据,是他在113给重庆周恩来的电报。里面说:「军机前转上叶、项支日[四日]致蒋电,措词不当,如未交请勿交。」这不仅说明毛不让周恩来转项英电报,而且说明毛是在13或前一两天才把项英四日的电报发给周,这时国民党军对项英部队的攻击,已经在持续一个星期后结束。

 

项英发完电报又等了若干小时,拖到当天夜里才出发。他以为蒋介石应该得到改变路线的消息了,沿途驻扎的国民党军队也应该接到命令,给他让路了。

 

194114的夜晚,风雨交加,项英和一万新四军撞入了国民党十几万大军的驻地。这些军队没有得到项英要过路的通知,以为是新四军来挑衅,就开了火。早已因黄桥之战中国民党将领被打死而痛恨新四军的顾祝同,6日下令把项英的部队「彻底加以肃清」。皖南事变就这样爆发了。

 

慌张的项英发了一封又一封电报给延安,要毛向国民党交涉停火,但毛毫无动静。到了9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刘少奇电毛谈起项英的情况,毛才回电说他甚么情况也不知道,5日以后就没有得到过项英的电报:「得叶[]、项5日报告,他们4日夜间开动,5日晨到太平、泾县间,此后即不明了。」

 

169日,是国民党军围歼项英部最激烈的四天,毛没接到过项英的电报?在这些日子里,项英的电台不断发出求救电讯,刘少奇都收到了,独独毛没收到?真是没收到,为甚么不设法恢复联系?在这样重要的时刻?

 

毛的电台似乎总在关键时刻合着他的心思出故障。西安事变时,他也声称没收到莫斯科要他协助释放蒋介石的指令。现在他又称没收到项英向他求救的一连串电报。毫无疑问,毛不想为新四军解围,毛要蒋介石歼灭他们。这样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内战。同时,他也可以一箭双鵰,除掉项英这个心腹之患。

 

在收到刘少奇19发给毛的电报后,毛的电台奇迹般恢复运作了。10日,新四军总部报告毛:「支持4日夜之自卫战斗,今已濒绝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备牺牲。」“请以党中央及恩来名义,速向蒋、顾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胁,要顾撤围,或可挽救。」然而,毛仍旧一动不动。

 

10日那天,项英自己给蒋介石打了封电报,恳求蒋撤围。这封电报他再次发给毛转,毛又再次把它压了下来。毛对周恩来说,项英的这封电报比前一封「立场更坏」,「此电决不能交,故未转你处。」

 

11日晚间,周恩来在重庆开酒会,庆祝《新华日报》三周年。毛泽东关于新四军总部被围攻的电报这时姗姗来到,由周对庆祝会上的人宣布。但就是这份电报也不是叫周恩来向国民党交涉停火,而只是泛泛的情况通报。

 

迟至12日毛才让周「向国民党提出严重交涉,即日撤围」。但毛故意降低了形势的严重性、紧急性,用「据云尚可固守七天」的谎言替代新四军总部早已报告的「今已濒绝境」。周恩来在13日才向国民党提出抗议。蒋介石已经在前一天主动下令停止攻击了。

 

就在13日这一天,毛突然活跃起来,叫周恩来「向全国呼吁求援」。他命令部队:「军事上立即准备大举反攻。」“已不是增兵威胁问题,而是如何推翻蒋介石统治问题。」“一下决心,就要打到四川去,打到底。」

 

如前所说,毛的最主要目的是促斯大林出兵。115周恩来去见苏联大使潘友新,说中共急需苏联的拯救。潘泼了他一头冷水。潘在他的只给苏联高层看的回忆录里指出,他当时就怀疑皖南事变是毛泽东有意送项英去死,而周恩来不断向他撒谎。比如,周对潘谎说新四军总部同延安的电讯联系是13日下午断的,跟毛撒的谎,即6日到9日断的,对不上号。显然周明白毛的版本不能说给苏联人听,他们一听就会知道是撒谎。

 

毛不满意潘友新,直接向莫斯科呼吁恳求,用苏联人的话说是发了「一封又一封歇斯底里的电报」。毛说蒋介石的计划是全歼新四军,然后消灭八路军,然后「摧毁中国共产党」,「我们有被斩尽杀绝的危险。」说来说去,就是要斯大林帮助他打全面内战。特别要求「呈交斯大林同志,使他能够估量中国形势,考虑能否给我们具体的军事援助。」这里的「军事援助」, 指的不仅是军火资金,而且是出兵。

 

毛硬要把莫斯科拉进中国打仗,使斯大林大为不快。121在列宁忌辰纪念仪式上,斯大林以新四军军长叶挺暗喻毛。斯大林称叶为「一个不守纪律的打游击的,」“查查看[皖南事变]是不是他挑起的。我们也有些打游击的,人是好人,但我们不得不把他们枪毙掉,就是因为他们不守纪律。」季米特洛夫再次警告毛,口气比以前更坚决:「不要挑起破裂」。

 

毛固然没能挑起全面内战,但他赢得了一系列胜利。首先是他的宿敌项英死了。项英在蒋介石下令停火后逃了出来,314日深夜,在一个山洞里睡觉时,被副官开枪打死。

 

还在项英刚刚摆脱国民党的包围圈时,毛泽东就迫不及待地以中央名义发决定,给项英冠以种种罪名,把皖南事变说成是他的罪过,影射项英是内奸:「此次失败,乃项、袁[国平]一贯机会主义领导的结果」。

 

毛的第二个胜利是蒋介石因为害怕大打内战,在苏联和美国的压力下,允许新四军留在长江流域。

 

苏联的崔可夫将军威胁蒋,苏联可能会停止提供军火。美国的罗斯福总统也跟斯大林一样,想要中国牵制日本,把日本陷在这个大泥沼中,不希望中国发生内战。皖南事变时,美国媒体报导,华盛顿打算把美国准备给蒋的五千万美金贷款挂起来,等中国不打内战了再说。

 

迫于一系列国际上的压力,皖南事变后,蒋在129叫他驻苏联大使请克里姆林宫调停,也就是说让苏联人出价,问他们到底要甚么。苏联人要蒋介石让新四军留在长江流域,中共夺取的别的地盘也都照样不动,蒋介石一一答应。

 

四.金钱收买

 

毛对权力的欲望一生从无满足之时。如果说刚起家时,他的目标是争当共产党的「头」;当上共产党的「头」之后,他的目标是取代蒋介石,争当中国的「头」;那么当上中国的「头」之后,他仍不满足,又想与美苏等强国争霸,当国际共产主义阵营和整个世界的「头」。

 

要争夺世界霸权,就必须得有一批共产党组织和中小国家围着自己转。为此,毛不惜让本国人民勒紧裤带过穷日子,却将大把大把的钞票送往国外去收买人心。

 

毛不但把北朝鲜、北越等穷国养起来,还对比它富的多的东欧国家也大给特给。罗马尼亚举办青年节,毛一口气就捐赠了三千吨植物油。而中国产油地区的农民这时一年一人只许留用一公斤,除了做饭还要点灯。1956年匈牙利事件后,尽管匈牙利的富裕程度与中国比有天壤之别,毛大笔一挥,赠送了价值三千万卢布的食品,外带三百五十万英镑的「贷款」。毛的「贷款」,他反复说,是不需要偿还的。

 

19536月,东德内乱。毛马上送给东德专制政权价值五千万卢布的的食品。东德还想多要,要求用机器偿付。这些机器当时在中国没用,外贸部决定不要。但是毛下令接受,说甚么「他们比我们苦得多,我们不能不管。」毛还在这些荒唐的话下面加圈加点,以示强调。正是中国的食品,使东德得以取消定量配给制度。

 

当然,毛的慷慨解囊,广大的中国人民是没有资格过问的,享受满足感的只有毛。毛送了东西后便以老师自居,要东德的乌布利希在「镇压反革命」上搞彻底,还建议他们学习中国建长城,把「法西斯」关在外面。几年后,柏林墙还真的修起来了。

 

1960120,与外交部、外贸部平行的中国对外经济联络总局成立,专门负责向外国赠送现款、食品等。就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份,中国的外援却激增。

 

在提供外援的国家里,中国是最穷的,却是最慷慨的,借出去的债务是不要还的。说到提供武器,毛的口头禅是:「我们不是军火商。」意思是中国的军火不要钱白送。

 

送钱最多的地方是印度支那,毛执政期间最少送了两百多亿美金。在非洲,毛送给正在打法国人的阿尔及利亚的无偿援助难以记数。在拉丁美洲,古巴的切格瓦拉196011月访华,毛一口气就给了六千万美金的「贷款」,周恩来特别告诉格瓦拉,这钱「可以经过谈判不还」。

 

为了与赫鲁晓夫领导的苏共抗衡,在共产主义阵营里,毛只争取到一个又小又穷的阿尔巴尼亚。为了拉住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头子霍查,1958 年,毛给了这个只有三百万人口的国家五千万卢布。19611月,毛跟苏联的分裂加剧,指望霍查帮忙骂赫鲁晓夫,又给了他五亿卢布!还用外汇从加拿大买小麦送给阿尔巴尼亚。靠着中国的食品,阿尔巴尼亚人不知「定量」为何物。这一切都发生在中国数千万人饿死的时候。阿尔巴尼亚当时跟北京谈判的代表希地回忆说,「在中国,我们当然看得到饥谨。可是,我们要甚么中国就给甚么,我们只需要开开口。我感到很惭愧。」有时中国官员不愿给,只要跟毛一说,毛马上就出面指责他们。

 

毛还把大量的钱花在分裂各国共产党,建立「毛主义党」上面,由康生负责。各国应声而起了一批「吃毛饭」的人。只要拉起一个组织,唱唱毛的颂歌,跟着就领钱享福。阿尔巴尼亚挡案馆里有一份资料披露,康生当年曾发牢骚说,委瑞内拉的几个「左派」取走了中国经阿尔巴尼亚资助他们的三十万美金后就不见了。荷兰情报部门干脆设立了一个伪装的毛主义党来收集情报,钱呢,自然中国出。

 

尼克松访华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承认中国,为了拉住他们,毛向越来越多的国家提供经济援助。1972年之前,受援国是31个,之后突增到66个。人口只有三十万的欧洲国家马耳他,生活水平远远高过中国,居然19724月一次就从中国拿到两千五百万美元的援助。以甚么做交换呢?马耳他总理明托夫回国时佩带着一枚毛像章。

 

1971年到1975年期间,中国平均每年外援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百分之五点八八,全世界绝无仅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01/10 10:15:47 AM
毛主席的妻子江青是反党集团首腦 毛主席的接班人林彪是反革命集团总指揮
游客
   12/17/09 07:29:10 AM
毛狂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