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毛泽东对杨开慧感情究竟有多真多深?(上)

6587

毛泽东对杨开慧感情究竟有多真多深?(上)

周宇新

 

 

杨开慧是毛泽东的第二任妻子。当年得知杨的死讯后,毛泽东曾语气沉痛地说过:「开慧之死,百身莫赎」。 多年来,在公开场合,毛泽东本人也一再有意无意地表示他对杨开慧的深情真情,称杨为自己的真爱。与此相呼应,中共的宣传机器也一直把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感情美化为爱情的典范。然而,读完《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有关章节,我们才吃惊地发现,尽管杨开慧对毛泽东始终是一往情深,忠贞不一,但毛泽东对杨开慧却是典型的的用情不专,始乱终弃。

 

 

根据《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的记述,杨开慧于一九○一年出生在长沙城外一个田园诗般的村子里。她生下不久父亲即留学去了日本、英国、德国,一去十多年,是出生书香人家的母亲把她抚养长大,从小娇弱易感的杨开慧出落成一个感情缠绵又落落大方的闺秀。一九一三年春天,父亲从国外回来,带来了欧洲的生活方式。男学生来访时,开慧也同他们一同用餐说话,这在当时还很少见。美丽优雅的开慧率直地发表见解,让男学生们大为倾倒。

 

毛泽东是杨开慧父亲的得意学生,他很欣赏毛的头脑,向有影响的人极力推崇毛。一九一八年,先生去北大任教,毛泽东第一次到北京时曾住在他家。那时杨开慧十七岁,毛二十四、五岁,毛很喜欢她,她却没反应。许多年后她回忆道:「大约是十七、八岁的时候,我对于结婚已有了我自己的见解,我反对一切有仪式的结婚,并且我认为有心去求爱,是容易而且必然的要失去真实神圣的不可思议的最高级最美丽无上的爱的!-----我好像生性如此,不能够随便。一句恰好的话,可以表现出我的态度来,『不完全则宁无。』」

 

一九二○年一月,杨开慧的父亲去世了。刚好毛泽东第二次到北京,同杨开慧朝夕相处,杨开慧终于爱上了毛。她写道,「父亲死了!我对于他有深爱的父亲死了!当然不免难过。但我认父亲是得到了解脱,因此我并不十分悲伤。

 

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到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不过我没有希望过会同他结婚,(因为我不要人家的被动爱,我虽然爱他,我决不表示,我认定爱的权柄是操在自然的手里,我决不妄去希求----)」

 

像一个矜持的淑女,杨开慧没有吐露心声。不久他们分开了,她护送父亲的灵柩回长沙,进了教会学校。别离增强了她的爱情,她写道:

 

「一直到他有许多的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幸运!不是一位朋友,知道他的情形的朋友,把他的情形告诉我——他为我非常烦闷——我相信我的独身生活,是会成功的。自从我完全了解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象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

 

 

毛泽东回长沙后,杨开慧与他成了情侣。毛住在他任主事的师范附小,杨开慧常常去那里会他。但她不愿留下过夜,他们还没有结婚。毛不想结婚,不愿受约束。一九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宣布:「我觉得凡在婚姻制度底下的男女,只是一个『强奸团』,我是早已宣言不愿加入这个强奸团的。」毛鼓吹组成「拒婚同盟」,说:「假如没有人赞成我的办法,我『一个人的同盟』是已经结起了的。」

 

一天夜里,杨开慧走了,毛无法入睡,爬起来写了首「虞美人」:

 

堆来枕上愁何状?

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怎难明,

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

倦极身无凭。

一钩残月向西流,

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首诗打动了杨开慧,她终于同意了留宿。夜里,他们热烈地做爱,房间的墙壁是木板间隔,很薄,左右邻居抱怨起来。有人说学校有规矩,教师的妻子不能在学校过夜。但毛是主事,他就干脆把规矩改了,从此开了教师妻子在学校留宿的先例。

 

对杨开慧来说,留下过夜等于把她整个的人都献给了毛。她后来写道,「我的意志早又衰歇下来了,早又入了浪漫态度中,早已又得了一个结论:『只有天崩地塌一下总解决!』除非为母亲和他而生,我的生有何意义!」

 

 

毛泽东对杨开慧的感情远不如杨开慧的强烈真诚,在和杨开慧已经事实同居的情况下,他还继续有着别的女朋友。最亲近的是陶斯咏,一个丧夫的教师,比毛小三岁。她跟毛一同出去旅行,俨如一对夫妻。

 

后来,杨开慧发现了毛的不轨,心里非常震撼,她这样描述自己的感觉:「忽然一天一颗炸弹跌在我的头上,微弱的生命,猛然的被这一击几乎毁了!」然而她原谅了毛,「但这是初听这一声时的感觉,他毕竟不是平常的男子,她爱他,简直有不顾一切的气象,他也爱她,但他不能背叛我,他终竟没有背叛我,他没有和她发生更深的关系----」毛告诉开慧他有女友是因为他对开慧的心摸不准,不知道开慧是否真爱他。开慧相信了他:「他的心盖,我的心盖,都被揭开了,我看见了他的心,他也完全看见了我的心,(因我们彼此都有一个骄傲脾气,那时我更加,惟恐他看见了我的心,(爱他的心)他因此怀了鬼胎以为我是不爱他。但他的骄傲脾气使他瞒着我,一点都没有表现,到此时才都明白了。)因此我们觉得更亲密了。」

 

杨开慧搬来与毛同住,一九二○年底他们结了婚——虽然没有任何正式文件。那时旧的结婚仪式为激进青年所不齿,而新的国家登记制度又没有广泛建立起来,男女的结合只依靠个人的良心和感情。

 

为了这个结合,杨开慧最终付出了她的生命。眼前最直接的结果是她被教会学校开除了。毛泽东继续着他的艳事,婚后不久又发展了两个女友。他当年的好友后来将这件事告诉给《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的作者时,用食指在桌上写下了「不贞」二字。这两个女友其中一个是开慧的表妹,杨开慧知道后,气得用手打她。但文雅而有教养的杨开慧鲜有吵闹,自己也始终不渝地忠实于毛。她后来写出她的无可奈何:「我又知道了许多事情,我渐渐能够了解他,不但他,一切人的人性,凡生理上没有缺陷的人,一定有两件表现,一个是性欲冲动,一个是精神的爱的要求。我对他的态度是放任的,听其自然的。」

 

杨开慧并非旧式妇女,按传统要求对丈夫有外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其实是个女权主义者,写过雄赳赳的文章为妇女争权利。有一篇大声疾呼:「女子是一个『人』,男子也是一个『人』-----姊妹们!我们要做到男女平等,绝对不能允许人家把我们做附属品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