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从对王明的诱逼和迫害看毛泽东(上)

6597

从对王明的诱逼和迫害看毛泽东(上)

史实

 

  

毛泽东被中共吹嘘成人民的「大救星」,在公众面前,毛本人也一向以「人民领袖」自居,但随著越来越多内幕资料的公诸于世,人们发现,真实的毛泽东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人民的「救星」和「领袖」,而是一个毫无道德良知,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罕见的大奸。这一点,在当年「延安整风」时他对自己的政治对手王明的诱逼、胁迫和迫害中表现的十分明显。

 

「延安整风」被中共描画为「一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运动」,实际上不过是毛泽东蓄意发动的一场意在夺取中共最高权力,确立其在党内独裁地位的权力斗争,而这场斗争的主要对象,则是有共产国际和苏共为其撑腰的「留苏派」首领王明。毛泽东与王明之间的斗争虽然是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但也充分证明了毛泽东是一个十足的无原则、无良心、无道德和无羞耻的政治流氓。就像王明评价的那样,「毛泽东是极端自私的野心家,无论过去和现在总是把自己的个人利益放在第一位。」

 

 

大奸都是巨骗。「延安整风」期间毛泽东对王明的诱逼将他的骗子面目表现的可谓淋漓尽致。正如当年在延安的一些有正义感的中共干部评价的那样:「毛泽东是个大政治骗子。他在『整风』过程中所说和所做的一切,就是一场骗局。」

 

194110月,毛泽东私下和王明进行了一次涉及「延安整风运动」的谈话。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直言不讳的告诉王明他打算怎样歪曲真相,篡改事实,将王明的功劳居为己有,把自己塑造成中共党内一贯正确的代表,从而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写成他个人的历史。

 

据王明在《中共五十年》中回忆,194441日下午4,毛泽东坐在他的床边,和蔼的说:「王明同志!你在整风正式开始以前早就生病了。因此我没有来得及同你谈谈有关整风运动的一些问题。今天我来,想谈谈心?

 

首先,为什么需要整风?整风运动的最重要的目地就是创造条件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写成我个人的历史。究竟用什么办法才能达到这个目地呢?必须创立毛泽东主义,那么,又怎能做到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写成毛泽东个人的历史呢?」

 

毛泽东继续说:「中国共产党始终遵循列宁主义。早在中国革命发展的初期,列宁和斯大林就帮助我们解决了一系列的理论问题、制定了政治路线。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便处在共产国际的直接领导下。联共(布)和苏联政府曾给予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以全面的援助。这一切都是历史事实。」

 

「可是,如果承认这些事实,那又怎么能够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写成毛泽东个人的历史呢?怎么办?」毛泽东自问自答:「我决定进行整风运动,不承认列宁、斯大林、共产国际、苏联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中和中国革命史中的作用。我们可以说,列宁主义不适用于指导中国革命,列宁和斯大林关于关于中国革命的所有意见都是错误的,共产国际的意见都是错误的,苏联没有援助过中国共产党,即使有时多少给点援助,那也是不仅无益,而且有害。我们不承认瞿秋白在反对陈独秀主义中的功劳;相反,我们宣布他的行为是错误的。我们不承认你在反对立三路线斗争中的功劳;相反,我们认为你的路线比李立三的路线更左。我们不承认你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功劳,而宣布你提出了错误的右倾机会主义政策。同时我们会说,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形态方面始终遵循毛泽东主义。近二十四年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全部成就,都是毛泽东领导的结果;中国共产党某些领导人在不同时期所犯的多次错误,都被毛泽东纠正了。

 

唉,整风运动进行这么久了,而我对这些问题的意见,仍然遇到干部的强烈反对。」

 

毛泽东继续说:「究竟怎么办?对此我想了很多,但是没有找到好办法。虽然这涉及对列宁主义、共产国际和苏联的态度,但现在事情也不那么复杂了。因为共产国际已经解散,再也没有人强迫我们一定要承认列宁、共产国际和苏联了。对于瞿秋白,一切都好办,因为他已经死了。『八七会议』之后不久,他犯了盲动主义的错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为此批评了他,所以在第六次代表大会上他没有被选为总书记。在1930年的三中全会上他又犯了错误——对立三路线搞调和主义。因此,他在党内的影响已经不大了。

 

对于你,是最难办的。你写了一本反对立三路线的书。共产国际、中国共产党都通过了反对立三路线的决议。这一切,人们都记得。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的问题,你写了很多文章、报告及其他文件。你在制定抗日统一战线政策方面的功劳,不仅在共产国际和兄弟党中,甚至在国民党及其他党派中,都有人知道。这一政策,我们党过去几年执行了,现在正在执行,并且要一直执行到抗日战争结束。因而一旦有人向干部说,王明没有反对过立路线,一旦有人向他们说,王明与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无关或王明坚持错误的政策,那么,干部是很难接受这一切的。

 

不过,如果承认六届四中全会的路线和你提出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是正确的,那么,在我们党二十四年的历史中,你就占了十五年;这样毛泽东主义又成了什么?又怎样能够把我们党的历史写成毛泽东个人的历史呢?那该怎么办呢?

 

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请你把你的功劳让给我。你同意吗?」

 

王明回答他说,「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你的看法不一样。否定列宁主义、否定共产国际和苏联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的人,不可能是共产党员。我认为,每个共产党员,不论他对党和革命事业的贡献大还是小,都不应当认为这是自己的功劳,而应当认为这是党的、共产国际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功劳。因此,当季米特洛夫、多列士及其他同志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对我说『你对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贡献,是对党,对全体中国人民、对整个中华民族的一大功劳』的时候,我回答他们说:『这不是我个人的功劳。这是党、共产国际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功劳。」

 

「然而,既然你认为这是我的两大功劳,却又想让我把它们『让』给你,那么请问:『究竟怎样让法呢?』」

 

毛泽东回答说:「你对反对立路线斗争的领导不算数。让我们认为,反对立三路线的斗争是我领导的。我们就说,当时由我担任政治委员的闽赣苏区的红军,不支持立三路线。所以说,我领导了反对立三路线的斗争。你看怎么样?」

 

「你以为这样解释能说服干部吗?」王明反问毛泽东。「你任政治委员时的闽赣苏区的红军攻打长沙,这时满城都是红军,结果使红军受到了损失。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任弼时同志和王稼祥同志到瑞金专门召开了闽赣苏区党代表会议,在会上发言的人都公开的指出,第二次攻打长沙是『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对这个问题,会议通过了相应的决议。你现在的解释,干部接受得了吗?」

「是的,是的,」毛泽东低声说。「但是别无他策。」

 

王明接著问毛泽东:「那么,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功劳又怎样『让』给你呢?」

 

「你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功劳,我们同样不去管他。这项政策,就算是我制定的。今后我们就确定下来,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开始于19351227,即我在瓦窑堡干部会议上作关于统一战线报告的那一天。」

 

王明问:「你这样能使干部信服吗?我请你考虑以下事实:

 

第一,还在你做这个报告以前好几年,党就已经制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了。」「中国共产党通过和发表的所有这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治文件,都是由我起草的。正如你刚才说过的,关于这一点,不仅党内,而且国外都知道。」

 

「第二,大家都知道,就在你做报告的前两天,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这一决议决定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并实现与此相应的纲领。这个决议,虽然由于政治局不完全了解国内外的新形势而有一些严重的错误,但是政治局还是正式通过了执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决议。大家知道,这个决议的基础是张浩和刘长胜向政治局委员所作的情况报告。他们两人是在我的请求下,在联共(布)中央政治局的协助下派往瓦窑堡去的。他们所谈的内容有:1.19356月,我因起草《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草案,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会议上所作的报告与结束语;2.我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的发言《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革命运动与共产党的策略》中涉及中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问题的那一部份。

 

第三,自从你在瓦窑堡干部会议上做了报告,已经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可是报告的原文没有发表。谁知你那时报告了什么?

 

因此,干部怎样能够相信你现在对这个问题的声明呢?」

 

「是的,确实是这样。但是除了如何迫使他们相信这一点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毛泽东坚持说。「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今天才来谈谈心不过我还要考虑一下。也请你帮助我想个办法。」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