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董存瑞:是真是伪?

6604

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董存瑞:是真是伪?

史实

 

  

1956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董存瑞》获得国家大奖,「手托炸药包炸碉堡」,并且高喊著口号「为了新中国,前进」与国军同归于尽的董存瑞从此家喻户晓,远播海内外,被先后写入小学课本、军史、党史,成了中共树立的第一个「开国英雄」。自那时起,无论是在官方的宣传里,还是在民众的印象中,电影中的董存瑞与真实的董存瑞一直都被视为是同一个人。但是几十年后,真实的董存瑞是否曾「手托炸药包炸碉堡」却遭到了人们的质疑,更令人意外的是,引发质疑的不是别人,恰恰是电影《董存瑞》的导演郭维,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银幕形象正是他一手塑造的。

 

1954年,郭维接受电影《董存瑞》的导演任务时,对董存瑞还一无所知,只有领导提供给他的非常简单的资料,为了拍好这部电影,他多次深入部队对董存瑞的事迹作了全面调查,有许多真情一直不敢外露。直到1996年,他在接受《大众电影》记者采访才第一次披露:「他(董存瑞)举炸药包牺牲是许多专家经半年考察论定的。」

 

十年后,《大众电影》在20067月出版的第8期又发表了题为《〈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的访问记,84岁的郭维在文章中再次强调:,「在真实中……谁也没有亲眼看见他(编者注:即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肚上也不能放炸药。战斗结束后,从地下挖出了董存瑞媳妇为他做的袜底来,于是军事专家就认为董存瑞极有可能是举著炸药包炸桥的。」几天后,819,在央视电视专题片《电影传奇——董存瑞》中,接受访问的郭维第三次挺身证明「董存瑞的英勇献身」是事后推测出来的:「我了解的是甚么呢?郅振标是真正跟著董存瑞冲上去了。但董存瑞冲到碉堡前头后,找不著他了。以后怎么知道、确定他是托著炸药包炸的呢?最后有人建议挖这个桥底下。结果最后挖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挖出一个袜底来,就是董存瑞媳妇给董存瑞缝的。班里的同志都知道,这是董存瑞的袜底。这么确定这是董存瑞……」

 

很明显,电影《董存瑞》的导演郭维在此事上没有作伪证的利益动机。从政治上说,郭维本是一个老共产党人,1938年加入陕北公学流动剧团,参加演出了《白毛女》等名剧;1949后曾任河北省文工团团长,1950年调入北京电影制片厂任导演,其导演(兼编剧)的惊险片《智取华山》,获1956年捷克国际电影节争取自由和平奖;1954年调任长影导演,执导《董存瑞》,又获1956年文化部优秀影片一等奖。郭维毫无必要向自己参与塑造过的英雄董存瑞身上泼脏水,只是想将自己知道的「拔高」告知世人,还原真实的董存瑞。2007年是「反右」五十周年纪念,郭维作为一个1957年的「错划右派」,相信只有用坚持说真话才能真正永远记取「反右」的教训。

 

郭维披露的内情见诸于世后,一方面,迅即引发了人们对董存瑞是否曾「手托炸药包炸碉堡」,以及「董存瑞的英雄形象是不是塑造出来」、「董存瑞和书本上的其他英雄是真的么」的质疑,另一方面,也引来了董存瑞家人和生前部队、战友等的兴师问罪,他们联手将《大众电影》杂志以及央视《电影传奇——董存瑞》节目组和电影导演郭维告上了法院。

 

那么,董存瑞到底有没有「手托炸药包炸碉堡」呢?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观点尖锐对立的「真」“假」两派。

 

「真派」称「董存瑞手托起炸药包炸碉堡是真有其事」,站在这个立场的有:渖阳军区政治部刘国彬大校,董存瑞的妹妹董存梅,曾经亲自指挥隆化战役的冀察热辽军区政委程子华的代理人林爽爽(程子华女儿,曾用名程宫林,系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巡视员、原昆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战斗英雄郅顺义的儿子郅海川,《解放军报》、《炎黄春秋》杂志,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隆化烈士陵园、隆化中学及董存瑞生前的战友宋兆田、程抟九、肖泽泉,「文存」、「沉文」(集体意志执笔者)。

 

「假派」认为「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炸碉堡无人亲见是事后推测」,持这种观点的有:电影《董存瑞》导演郭维、央视《电影传奇董存瑞》节目组、刊登郭维的访谈文章的《大众电影》杂志、中国电影家协会,广大网民。

 

尽管「真派」声称有「亲眼目睹」为证,但仔细研究不难发现,他们的证词多处自相矛盾,有明显的漏洞,不说还好,说了反倒更让人怀疑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炸碉堡的真实性了。

 

董存瑞生前最知名的战友叫郅顺义,隆化战斗时,他是突击组长,董存瑞是爆破组长,他自称在掩护董存瑞的过程中亲眼目睹了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现场情形。多年来,他也一直是董存瑞炸碉堡事迹的主要宣讲者。但他的话究竟有多大的真实性却很令人怀疑,因为其中有明显的虚假成分。

 

郅顺义在接受《电影传奇》采访的时候说:「在这个情况下把炸药包举起来了,顶住炸药,我一看炸药著了,冒出烟来我就急了,我爬起来就喊,我说你放下,你放下,他一看我去了,他说卧倒,你快趴下……最后他高呼一声,为了新中国冲啊。」渖阳军区政治部刘国彬大校也说,他在上世纪70年代听郅顺义做报告时,老人一讲到董存瑞举炸药包时,眼泪就下来了,喊著「为了新中国,冲啊!」但事实上「为了新中国冲啊」这句话完全是艺术家后来虚构的,董存瑞当时根本就没有喊过也不可能喊过这句话。因为在1948年时,共产党与国民党正处在胶著状态,建国问题连中央领导都没有过多的考虑,一个当兵的在生死关头又如何可能想到「为了新中国,前进」。《董存瑞》的编剧赵寰也证明这句话是他创作的。明明是电影里的虚构,却被郅顺义回忆成了董存瑞亲口说的话,要么是他被电影感染得太厉害了,连真假虚实也分不清了,要么他就是出于某种目地有意造假。既然郅顺义自称亲耳听到的董存瑞的话完全是假的,他关于董存瑞手托炸药包炸碉堡的「亲眼目睹」又怎能再让人相信呢?!

 

「真派」中78岁的程抟九,自称是「亲眼目睹」了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炸碉堡的另一个人,时任第四野战军11纵队32师政治部宣传干事兼宣传队副队长(后任该师副政委)。据刘国彬大校在《解放军报》发表的长篇通讯《请尊重烈士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历史》中引用其回忆:「隆化解放前,我由师宣传科下到六连,亲眼目睹了董存瑞的英雄壮举。战斗结束第二天(1948526),连里召开战评会,我没参加,凭著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激发的激情,在连部写成1000多字的《马特洛索夫式的伟大战士 ———董存瑞》稿子,当晚给郭指导员读了一遍,他说挺好。第二天我回到师政治部宣传科,正逢《冀热察导报》的记者在,我说了董存瑞舍身炸桥堡的情况,把稿子交给了他。他阅后提出:董存瑞个人这种精神值得赞扬,但这种做法不能提倡。我太注重他的意见,没能及时在自己办的《战士报》上刊登这篇文章。」这一回忆分明说,当时除了程抟九,并无其他上级部门来董存瑞连队采访董存瑞英雄迹。

 

但「真派」中另一个署名「沉文」的人却撰文说,原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隆化攻坚战总指挥程子华,早在1948525日下午4多(既董存瑞牺牲后几个小时),就亲自发现了董存瑞英勇舍身炸碉堡——「战斗还没结束,程子华带前指人员进城视察战果,走到隆化中学前面,忽然见一个班的战士在那里哭,他很奇怪,为甚么打了胜仗还哭呢?一问才知道他们的班长董存瑞为掩护全连冲锋,为了减少战友的伤亡,只身托住一包黄色炸药,炸掉了一个架在旱河沟上的暗堡,自己英勇牺牲了。战友们在战场上找了半天,找不到班长,最后只捡到一只鞋,好像是班长的遗物,现正对著这只鞋哀悼他们的好班长呢!听到看到的这一切,程司令很感动,对全班战士进行了安慰和鼓励,并对秘书齐速说:」你连夜到董存瑞同志所在部队去,蒐集有关董存瑞的事迹,专门写一篇报导给《群众日报》刊登。「当即,齐速去董存瑞所在部队采访,后写出了《共产党员奋不顾身,董存瑞自我牺牲使隆化战斗胜利完成》的报导。(1948711刊登于《群众日报》)同时,程子华也撰写了《董存瑞同志永垂不朽》的悼念文章,发表在同一天的报纸上。

 

这两个见证相互矛盾,透露一个大疑点:程抟九称第二天就写出了「董存瑞」,但程司令秘书齐速「连夜到董存瑞同志所在部队去,蒐集有关董存瑞的事迹」,程抟九身为师部宣传干事,正在连部,为何既不参与接待,更不向其提供自己的稿件而让其积压?事后回忆又对此毫无提及?而齐速所写董存瑞报导在1948711才发表,这距采访日1948525长达46天—— 一篇事实清楚(有多人见证)的新闻,需要这么长时间采写让新闻变旧闻?这只能证明郭维所说有根据:董存瑞死后部队虽很快通知了其家人,但开始并没有定为烈士。如果当时有多人见证董存瑞托起炸药包的「关键英雄动作」,能不立即宣布为烈士?!因此,程抟九和「沉文」的互相矛盾,必有一人在做伪证。

 

程抟九还说,「战斗胜利结束,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刚才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情景。联想到苏联卫国战争中出了个马特洛索夫,董存瑞这不也是中国的马特洛索夫吗?」但马特洛索夫这个名字是在1950年以后才传到中国,尤其是在「黄继光堵枪眼」的新闻出笼后,因为有人把他与黄继光联系在一起才慢慢被中国人知道的。程抟九当时就想到了马特洛索夫,这未免有点「电影传奇」吧,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啊。

 

还有人质疑:1949年以后,真正站出来解说董存瑞炸碉堡的只有郅顺义一个人,如果当时很多人都看到董存瑞炸碉堡,这么多年他们都会成为董存瑞事迹的宣讲者。为甚么等郅顺义不在了他们全冒出来?以前干吗去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05/10 02:17:06 PM
你所质疑的部分全部都是你的妄加猜测。没有事实依据,只是你一人在说。你质疑要有证据+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