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反右」是扩大化了还是根本就不该搞?

6606

「反右」是扩大化了还是根本就不该搞?

史实

 

  

「文革」结束后,中共为了调动知识份子的积极性,决定给尚未摘掉帽子的右派分子 全部摘掉帽子,并对被划为右派的人进行复查。197844,中央统战部、公安部向中共中央呈送了《关于全部摘掉右派份子帽子的请示报告》。同年6月,由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公安部、民政部共同召开的全部摘掉右派份子帽子工作会议在山东烟台召开。会议拟订了《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份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917,中共中央同意了五个部呈送的实施方案。到11月,全国摘掉右派份子帽子工作全部结束。与此同时,当时还 进行了对错划右派的改正工作,此项工作于1981年大体结束。

 

尽管绝大多数右派当时都得到了改正,但官方仍对极少数人维持了原来的右派定性,没有予以改正。至于没有得到改正的具体人数,有人说是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5人,有人说,除了这5名上层人士之外,还有地方上的90多名右派也 没得到改正。

 

按照流行的说法,1957年全国共有55万人被打成右派,那么,如果照前一种说法只有 5人没改正的话,那么没改正的比例就是十一万分之一;如果照后一种说法,有90多人没改正的话,那么没改正的比例就是万分之二。但不管是何种比例,没被改正的右派都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少到与被改正的右派总数相比,几乎都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 程度。

 

那么,为什么绝大多数右派都改正了,却还要剩下少得可怜的那么几个人不改正呢?原因很简单,如果所有右派都改正了,当年的反右运动当然也就彻底错了,但毛泽东之后的新一代中共领导却不愿承认这一点,因为邓小平本人就是当年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的组长,所以他的他的态度很明确:「我看对反右派斗争,还是两句话:一句 是必要的,一句是扩大化了」。(《关于反对错误思想倾向问题》)因此,中共十 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说:「这一年(指五七年)在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发动群众向党提出批评建议,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正常步骤。在整风过程中,极少数右派份子乘机鼓吹所谓『大鸣大放』,向党和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放肆地发动进攻,妄图取代共产党的领导,对这种进攻进行坚决的反击是完全正确和必要的。但是反右派斗争被严重的扩大化了,把一批知识份子、爱国人士和党内干部错划为『右派份子』,造成了不幸的后果。」

 

大右派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在题为《越是崎岖越坦平--回忆我的父亲章伯钧》的文章中回忆说:「1980年中共中央决定给百分之九十九的右派平反,并决定保留五个右派份子,以证明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领导者的错误在于『扩大化』。因此决定下达的前一天,中央统战部把我母亲(由我陪同)找去谈话。谈话大意是:『既然中央给反右定性为扩大化,那么就需要保留一些右派;要保留右派,就需要保留右派中的头面人物;要保留右派中的头面人物,自然就需要保留章伯钧先生』。又说:『当年给先生划右派的材料都不确实,从政治设计院到反对文字改革,都不能成立。而『 轮流坐庄』则是程潜批判右派时说的,也被安到章伯钧先生头上。现在我们重新整理了材料,右派定性用的是×××的揭发材料。』说罢,问我母亲有何感想。母亲说: 『对此决定,我只能服从,而不能赞成。』有关领导说:『服从就好。以后我们对您 及章家会有所照顾的。』」

 

一方面迫于政治需要,不得不对绝大多数右派予以改正,也就是说这些人不是右派, 「反右扩大化」了,另一方面,却死死抱定仍有少得可怜的那么几个几十个人是右派,以证明反右虽然扩大化了,但还是必要的,根本上没有错,这样的谎言编得也实在太蹩脚了。如果说,当年的右派只搞错了百分之五六十,那么所谓「扩大化」的说法也还算可以勉强搪塞得过去,但连自己都承认绝大多数人都搞错了,只有十一万分之一或万分之二的人是真正的右派,姑且就算这几个几十个人真的是右派,为了反击他们,就把上万倍于他们的人都一道打成右派,这难道仅仅只是「扩大化」吗?!「扩大化」到如此地步,难道还不足以证明,这场全国性的政治运动的必要性是根本不存 在的么?!事情明摆著,反右决不是「扩大化」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没有必要,这场运动完全是 对中国知识份子个人自由的践踏与扼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