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中共在抗战民主浪潮中的两面派伎俩(下)

6609

中共在抗战民主浪潮中的两面派伎俩(下)

一面在「国统区」疾呼民主自由 一面在延安践踏扼杀民主自由

史实

     

      

 

 

 

就像毛泽东自己所说的那样,「整风运动」中,中共一手拿笔(教化),一手持剑(镇制),文武两手并行不悖,不但强制全党进行「洗脑」,开创了「文字狱」的先例,还用「红色恐怖」把延安变成了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作者张戎夫妇写道,1943年冬天,毛泽东和康生指控大部份国民党地区的中共地下党组织是「红旗党」,打著红旗反红旗,是为蒋介石服务的特务集团。这下,几乎所有在延安的年轻志愿者都成了特务嫌疑犯。他们都曾是这些地下党的成员,或者是由这些组织介绍来延安的。为这个可怕罪名作依据的,只有一条口供,出自从甘肃地下党来的十九岁的党员张克勤。在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轮番审讯的情况下,他终于说出了审讯者提示他说的话:地下党是特务机构。

 

就这么个藉口,毛泽东把几乎所有来延安「参加革命」的志愿者都当作特务嫌疑犯关起来。一九四三年四月,数千人被逮捕,关进黄土山深处为监禁他们新挖的窑洞。一处监狱坐落在中共克格勃(此时叫「社会部,)所在地枣园的后山沟里,可关三千多人。被捕的还是少数,大多数人被关押在各自的机关或学校。所有单位全成了准监狱,封闭起来,由卫兵把守。毛命令各单位「实行放哨戒严,禁止会客及出入的自由」。做「狱卒」的是本单位的人,往往来自非国统区,通常只占一个单位人数的一两成。

 

把一般工作单位变成准监狱是毛的重要发明。在他未来的统治下,整个中国都将采用这种模式。在这件事上,他更胜希特勒、斯大林一筹,使同事一夜之间变成囚犯与狱吏。用这种方式,毛不仅让人与人之间充满可怕的紧张关系,还增加了直接参与镇压的人数,甚至施用刑法的人数。希特勒、斯大林搞这些肮脏事大多用的是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克格勃,地点在一般人看不到的铁门后面。而毛的方式,不仅卷入的人多得多,也公开得多。

 

中共元老薄一波回忆道:「那时我母亲也同我一起到了延安,我把她安置在深沟的一个窑洞居住。有一天我去看她时,她说:「这里不好住,每天晚上鬼哭狼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于是向深沟里走去,一查看,至少有六七个窑洞,关著约上百人,有许多人神经失常。问他们为甚么?有的大笑,有的哭泣……最后,看管人才无可奈何地告我:「他们都是「抢救」的知识份子,是来延安学习而遭到『抢救』的!」(当时把逼人承认是特务叫作「抢救」他们。)

 

毛泽东亲自发出指示怎样用刑效果最佳,当然不是直说「用刑」,而是用委婉名词「逼供信」。一九四三年八月十五日,他说:运动中「一定会犯逼供信错误」,「纠正太早与纠正太迟都不好,太早则无的放矢,妨碍运动的开展,太迟则造成错误,损伤元气:故以精密注意,适时纠正为原则。」毛这样仔细,是因为他需要受刑者将来继续为他服务。

 

对志愿者所施的刑讯逼供,最常见的是不许睡觉,有时长达两个星期。也有吊打、坐老虎凳一类传统办法。还有心理恐吓,如吓唬说不招就把毒蛇放进窑洞,甚至假枪毙。在沉寂的夜里,远远近近的山沟,一排排一层层的窑洞,受刑者的惨叫声传遍延安。

 

与关押受刑相结合的是歇斯底里的坦白大会。志愿者们一个个被推到台上,强迫承认自己是特务,「 检举」他们的同志。被检举的跟著被揪上台去,逼著认罪。在台下一片震耳欲聋的凶狠的口号声中,不肯认罪的被当场捆起来拖走,押进监狱,或是上假枪毙的刑场。毛说这些坦白大会使人「恐慌到极度」。任弼时说,坦白大会「是一种极严重的神经战,在某种意义上对某些人来讲,甚至比任何刑法还厉害」。

 

死去的有上千人。自杀往往是唯一的解脱。有的跳城墙,有的跳井,有的把妻子孩子杀死然后自杀。自杀几次才终于死去的为数不少,一个物理教师先吞火柴头未死,再悬梁自尽。自杀未遂的人受到的无情待遇,从三五九旅政工干部王恩茂的日记中可见一斑:「要一个同志来谈话,因他坦白后大翻供,吃了一把碎玻璃,实行自杀,督促他写检讨材料。」

 

自杀也是抗议的最激烈形式。一个受害者跳崖死去以后,他的同志们把尸体埋在审判官的窑洞对面,含义很清楚:让死者的魂灵天天纠缠你们!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延安生活的中心是审讯和受审,一个接一个的坦白大会,还有各种改造思想会议。用开不完的洗脑会来摧毁人的意志,将成为毛泽东统治的一大组成部份。所有休闲娱乐,像唱歌跳舞,都被停止。仅有的一点点个人独处时间也不得安宁,那是写「思想检查」的时候。毛命令:「发动各人写思想自传,可三番五次地写,以写好为度」。「叫各人将一切对不住党的事通通讲出来。」

 

所有党员都在不同程度上被整了一遍,包括那些没有直接受害的人。他们得被迫揭发他人:同事、朋友、丈夫、妻子,心灵上跟受害者一样受到永久性伤害。人人都得参力口坦白大会,目睹可怕的场面。人人都生活在恐惧中,害怕下一个轮到自己。无穷无尽的「思想检查」对每个人的隐私都横加践踏。多年后毛声称:在整风中他并不只是整了百分之八十的人,「其实是百分之一百」,而且「是强迫」。毛泽东就是这样建立起了他的权力基础。

 

显然,抗战时期毛泽东和中共在延安的上述所作所为与其在国民党地盘内高调争民主争自由的言论可谓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是名副其实的对民主自由的践踏和反动!那么,中共当年究竟是真的在为民众争取民主自由,还是在玩弄两面派手法,利用民主自由的幌子收买人心,与国民党争权?凡是有头脑的人都不难作出正确的判断。(本文部份内容系根据《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等书编辑而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