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重温“革命烈士”夏明翰的《就义诗》(上)

69409
如今的年轻人追星,而他们的父辈、父辈的父辈年轻时崇拜的则是“革命先烈”。 作为著名“的革命先烈”之一,夏明翰可以说影响了包括笔者在内的几代人的青春,曾是激励我们献身理想的一大精神偶像。 夏明翰是谁?估计今天的年轻人知道的不会多了。 他是毛泽东的湖南同乡,由毛泽东和何叔衡介绍加入中共,不仅是中共早期党员,还是中共早期农民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1928年3月18日,夏明翰在奉中共之命组织指导武装暴动期间在武汉被当局逮捕。 入狱后,面对当局的劝说,夏明翰不为所动,声称“为了劳苦工农的解放,为了使我们的后代能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我们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当当局要他悔过自新时,他却面对一大群记者,用尽全身力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被判处死刑后,夏明翰用半截铅笔给母亲、妻子、大姐分别写了三封信。 给母亲的遗书里写到:“你用慈母的心抚育了我的童年,你用优秀古典诗词开拓了我的心田。爷爷骂我、关我,反动派又将我百般折磨。亲爱的妈妈,你和他们从来是格格不入的。你只教儿为民除害、为国除奸。在我和弟弟妹妹投身革命的关键时刻,你给了我们精神上的关心,物质上的支持。亲爱的妈妈,别难过,别呜咽,别让子规啼血蒙了眼,别用泪水送儿别人间。儿女不见妈妈两鬓白,但相信你会看到我们举过的红旗飘扬在祖国的蓝天!” 给妻子郑家钧的信中写道:“同志们曾说世上唯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得你是巾帼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张望眼,这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翰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着相思念,赤云(夏明翰的女儿夏芸)孤儿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 1928年3月20日,夏明翰被押送到汉口余记里刑场。当执行官问他有无遗言时,他大声说:“有,给我拿纸笔来!”接着,夏明翰用带着铁铐的手,挥毫写下了著名的《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夏明翰死时还很年轻,只有28岁。为了自己钟情的共产主义理想,他不但抛下了妻子儿女和老母,最后连自己的性命都毫不犹豫的搭进去了。可以说他短暂的一生确实做到了“为共产主义理想抛头颅洒热血,在屠刀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就义诗》便是这种献身的集中体现。这首诗影响至大至深,以至于我们中的许多人今天还能流利的背诵。 然而,距离夏明翰离世将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当我从中共的洗脑教育中幡然醒悟,重新回顾他的一生,特别是重温他的《就义诗》时,却有了与当年全然不同的感受和认识。 古往今来,人们总是对那些甘愿为理想献身的志士深怀敬意,总是容易被他们身上的献身精神所打动和吸引。这恐怕也正是“革命先烈”夏明翰和他的《就义诗》之所以能够俘虏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原因吧。然而我在想,撇开理想的善恶,抽象的颂扬理想主义者的献身精神有意义吗?我认为没有意义,不但没有意义,还容易误入歧途。因为献身精神可以服务于为人类造福的美好理想,也可以为祸害人类的邪恶理想所用;当它为造福人类的美好理想服务时,它是珍贵的,是值得颂扬的,当它为祸害人类的邪恶理想所用时,它则是有害的,不仅不值得颂扬,而且应该坚决的予以否定和抛弃。换句话说,我们不能撇开共产主义的善恶来抽象的看待夏明翰的献身精神。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这两句诗的意思是说,只要一个人信仰的主义是真理,即使被砍头也没关系,也是值得的。这话有错吗?没错,即使今天我认为也是对的。但问题是夏明翰为之献身的共产主义理想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真理?既然连命都为它豁出去了,夏明翰自己当然认为它是真理。但共产主义究竟是不是真理,归根结底不取决于夏明翰的认识与虔诚,而取决于客观事实,取决于共产主义的本质及其在实践中产生的结果,取决于它带给人民的真实的一切。恰恰是这些业已表明,共产主义根本就不是什么真理,而是乔装成真理的十足的歪理邪说! 显而易见,夏明翰之所以甘愿为共产主义“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是因为他坚信共产主义实现之后,“劳苦工农”便能获得“解放”,“我们的后代能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但事实究竟如何呢?与夏明翰憧憬与追求的完全相反,共产党掌权后,夏明翰的同胞们不但没有获得解放,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反而连之前还拥有的一些权利与自由也都丧失殆尽,受到的奴役易发深重了。最最可怕的是,甚至连生命都失去了最基本的保障。 在共产党的宣传中,国民党可以说是杀人如麻。国民党杀过人吗?肯定杀过,夏明翰就是死于国民党之手。国民党不仅杀了夏明翰,还杀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这是无可讳言的事实。然而,且不论他们该不该杀,杀的合不合法,仅以数量而言,死于国民党之手的人却远远要少于死于共产党之手的人,前者与后者相比,纯属小巫见大巫。 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它就是靠杀人起家的。仅在1927年到1936年所谓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中共盘踞的江西一地人口就从二千多万下降到了一千多万,他们中许多人便是中共的刀下鬼。当年,中共广东〝农运大王〞彭湃曾厉声疾呼:〝把反动派和土豪劣绅杀得干干净净,让他们的鲜血染红海港,染红每一个人的衣裳!〞他效法明末张献忠发布〝七杀令〞,下达每一个苏维埃代表杀20个人的指标。 夺取政权后,中共的杀人节奏也丝毫没有放缓。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言:〝建政后,它采取‘杀地主’的办法解决农村的生产关系;‘杀资产阶级’完成工商改造,解决城市的生产关系。这两个阶级杀完,经济基础的问题就基本解决了。上层建筑的问题也要靠杀人来解决,包括镇压‘胡风反党集团’和‘反右’以整肃知识份子;‘杀会道门’解决宗教问题;‘文革杀人’解决文化上和政治上党的绝对领导权问题;‘六四’杀人逃避政治危机,解决民主诉求问题;‘迫害法轮功’解决信仰和健身运动的问题等等。〞据专家估算,从1949年至今,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国人在6千万至8千万人左右,差不多占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大大超过了之前近三十年的战争时期,也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是希特勒纳粹所屠杀的犹太人总数的13倍。 即便以政治犯的死来说,夏明翰被捕后,国民党还允许他当着记者的面高呼 “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临刑前还问他有无遗言,还给他提供笔,否则,哪会有那首著名的《就义诗》?而在共产党当政的所谓“新中国”,政治犯能有这样的待遇吗?文革中张志新等人临刑前被割断喉管的事不是恍若就发生在昨天吗!仅此一点也足以看出共产主义与共产党的邪恶与残暴。 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尽管共产主义千方百计把自己打扮成救国救民的真理,其实却是地地道道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既然如此,夏明翰为其抛头颅洒热血又有何价值可言?无论他怎么宁死不屈舍生取义,也无论他的献身精神怎么令人敬佩仰视,也不过是误入歧途而已!正所谓: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主义若不真,死了白送死。夏明翰不正是白送死的典型吗? 如果仅仅只是白死也就罢了,充其量只不过浪费了夏明翰自己的生命,连带殃及了他的家人。然而夏明翰岂止是白死?他不仅白白搭进了自己的一条性命,还祸害了他人的生命。试想,如果没有夏明翰的流血牺牲,没有千千万万夏明翰们的流血牺牲,共产党能夺得天下吗?中国人民会在共产党日后的极权暴政下蒙受一轮又一轮的苦难吗?换句话说,因为夏明翰误入了共产主义的歧途,不但没对中国人民的解放起到任何有益的作用,反而是在帮着共产党把中国人民往火坑里推。这岂止是白送了自己的命,而且还是在对中国人民犯罪!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