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赤裸裸的反人类行径”——《2017年,起来中国》读后之一

73197

 吃喝拉撒睡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即便是对于坐了牢的囚犯而言,这些权利也是受法律保护的。但中共对于它所谓的政治犯,常常连这些最基本的人权也肆意予以践踏甚至剥夺。高律师的遭遇便是个例子。

 

l  不准睡觉

 

2006815日,高律师再次遭到秘密警察的绑架。当天晚上睡下不到5分钟,牢房铁门响起,“8.15(秘密警察给高律师起的代号)提审”,刚颠簸了9个多小时,全天未进一口水的高律师,被铐住双手后架到审讯室。他被按在一个特制的铁椅子上,这把铁椅被固定在地上,它的设计体现了人性的极致阴暗及鄙劣,脚脖处和腰间有两处铁环固定。被固定在铁椅上后,特别设在墙上的两盏强光灯又对准了高律师,几名警察开始轮番对他进行持续的精神折磨。每到晚上睡觉的时间,他们定会准时来提审,整夜整夜将他固定在铁椅上“突审”;白天则强制他整天整天的“坐板”(盘腿坐在硬板上)“反思罪行”,就是不让他睡觉。高律师第一次领教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l  不准活动

 

200824日至428日,高律师在北京一处秘密地点被武警部队野蛮囚禁了将近三个月。这段时间里,他每天早晨五点半被准时叫醒起来坐定,一直要坐到夜里十点五十方可上床睡觉,不但长达十八个小时左右,而且期间不准活动,那种苦楚真是绵绵不绝而痛苦不堪,实在无以言述。他每天就盼著夜里十点五十有人来换班,对自己说“老高睡吧,赶紧睡吧”。可有极少数看管者根本不顾不管高律师一整天里坐了整整十八个小时的那种巴望与绝望,换班进门后一屁股坐下就开始打游戏机,高律师只得继续坐着,尽管这时他已坚持至极限近乎崩溃。因为他们不下达睡觉的指令,高律师是不能动的,他们可以随时违反规定而高律师却绝对不可以。

 

l  不准洗澡

 

更有甚者,关押初期还不许高律师洗澡,几经交涉也没用。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到了第十八天,来了两位颇有风度的服装“全盘西化”的上级“领导同志”,其中年纪较轻的那位一脸肃然道:“老高,关于你要洗澡的事,上级领导非常重视,今天专门派我们俩来给你答复,正在逐级上报协调,再绷上一段时间,再绷一绷,啊。”用高律师自己的话说:“不是亲身经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抬手拧开水龙头就能实现的一件小事,十八天后,竟专门派了两个人从北京市内赶来做了这样一个极具娱乐性的回复。”

 

l  不准用厕所

 

即便在大小便这种问题上中共也不放过对高律师进行刁难和羞辱,有时竟然有厕所也不让他用,硬是强迫他在严密的包夹中解手。例如,在被武警部队秘密囚禁期间,当局在囚禁高律师的房间的门口外面的楼道里放了一只小便用的废弃塑胶桶和一只大解用的马桶。囚室门朝外锁上,钥匙由监控室值班人员控制,高律师若需解手,得向士兵喊报告,由他们按动安在室内的呼铃按钮,再由监控室值班员打开门。在高律师解手的整个过程中——不论是解大手还是解小手,都由三名哨兵将他围成个三角,各距其七十五分而呈欲扑状,做出随时紧急处置的形、神准备。连一位看管高律师的士兵都为之不平:日本人八、九十年前在东北关押中国人的监室里就装上了抽水马桶,没想到共产党今天关押本国人竟有抽水马桶不让使用,非得这样做?!

 

l  不准换饭菜

 

在被武警部队秘密囚禁期间,高律师吃的都是水煮白菜帮子,一日两餐煮白菜雷打不动,一口气竟吃了几个月,多次抗议也没用。那种青色白菜帮子有两个超乎寻常:一是在菜市场上能捡到却买不到,咬一口,一绺一绺的筋;另一个是煮工独到,青帮菜的颜色煮过后竟不发生任何变化。为此高律师感叹道:“不亲身经历,很难理解其中的苦楚,有时竟盼著哪怕能弄上一碗粥喝也足算得上是一次大改善。至少,我是觉得那一律不变的煮白菜的苦楚,绝不亚于囚禁本身所带来的苦。我有时竟馋得‘坐卧不宁’”。

 

不准睡觉、不准活动、不准洗澡、不准上厕所和不准换饭菜,这一连串的不准诚如高律师所言,堪称赤裸裸的反人类行径,其残暴野蛮怕是连希特勒法西斯也要甘拜下风了!(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