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还原历史
“共产党弄死的人,比你牛的有多少”——《2017,中国起来》读后之三

73199

 为了逼迫高律师屈服就范,中共秘密警察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除了野蛮疯狂的全天候监控、没完没了的暴力绑架、弃绝人伦的电击酷刑、背弃人道的野蛮囚禁和枉费心机的物质利诱之外,他们还煞费苦心的试图以死亡来威胁高律师,用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弄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可见其阴险与邪恶!。

 

2009年新疆7.5事件后,因为高律师不听摆布,秘密警察将当时被他们控制在乌鲁木齐的他再次秘密绑架,并且刻意营造出一种高律师不在他们手里,已经失踪的假象,图谋以此对他进一步施压。秘密警察的骗术甚至让高律师的家人都上了当,一度以为他很可能已经被维族人打死,因为当时乌鲁木齐几乎每天都有汉人失踪被杀。

 

一天,高律师的囚室里进来两个人(他们从不介绍身分,更不介绍姓名),开口即问:「老高怎么样?」

 

高律师回答:「你有答案,何必要问?」

 

「有没有什么想法?」

 

「凡属人当有的想法我都有。」高律师答。

 

「对政府有什么想法说出来。」为首者又问高律师。

 

高律师答:「我不认为还有政府,只有地狱的开发者和管理者。承认并遵守纪律是一切政府的最基本的特征之一,法律既是一个政权统治秩序的保障和基础,同时,是一个政府区别于黑帮的标志。对我,你们做了些什么,你们是很清楚的。」

 

「话说到这里,我也就懒得跟你闲扯。老高,你目前的处境很困难你知道吗?可以说是死亡就在眼前了,或者干脆点说,你已经死啦!我们正在观察外面的反应。我实话告诉你,对外面来讲,你已经死啦,对于政府来讲,你的死已经不再是疑问了,是什么时间、用什么方式灭你的问题。你对新疆目前的局面也了解,听说你以前就在乌鲁木齐做过事,乌鲁木齐现在每天都有汉族人失踪,别人能失踪你就能失踪。失踪人员哪里去了?我过几天给你带几份报纸看看,现在和平渠每天都有尸体打捞上来,报上每天都有招认尸体的广告。现在出现了一个对政府异常有利的因素,就是你的家人也认为你死啦,是被维族人给杀啦。你岳父每天步走几十里路到处贴寻人启事,这就等于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这个举动向外面证明,连你们家人都不认为你在我们手里。实际上,弄死你已不算什么,死啦,外面也得接受这个现实,喊叫上一阵子他们自己都不再喊了。共产党弄死的人,比你牛的有多少,不都什么事也没有吗?就上面那些怂货是胆小鬼,这事要交给下面办,哪有那么多的麻烦?当然,这棋局主动权还是有一部分在你手上。向政府低头,我今天不是和你谈判的,你的处境很危险其实你自己也知道。」那头目又说。

 

高律师实在懒得与他瞎扯,不再说话。

 

他却盯着高律师说:「怎么不说话啦?没准你的说话机会是越来越少啦,有话就说出来。」

 

「我本不想再说什么,既然你还想听,我就再有针对性说几句。我不知道你们今天来找我谈是基于什么想法的,但继续用死亡威胁这点倒是你们一直保持下来的直率,却也是一直保持下来的犯胡涂:其一,在这种环境中谈死亡那不是威吓,那是在报喜。其二,无论死亡是什么,这几年屡屡在我眼前捯饬,起过点作用吗?这跟什么勇气呀、什么英雄呀,都八竿子打不着,真正的八十竿子打不着的是死亡与我的距离。今天你这番话本身即给了我一个简单明确的信号:死亡离我很遥远,原因是『上面那些怂货是胆小鬼』。其三,我想提醒你,我从不认为我的生命是个偶然的存在,绝不会在一个悄无声息的偶然过程中没入黑暗。更多关于生命广阔辽远的东西我也懒得与你扯。」

 

就这样,试图拿死亡要挟高律师的秘密警察碰了一鼻子的灰。

 

更阴险邪恶的是,秘密警察不但试图以死亡逼迫高律师就范,他们甚至试图以加害他的妻儿来对他要挟。

 

在良心人士的营救下,高律师的妻儿在秘密警察的眼皮底下成功逃离中国到了美国。这不免让他们恼羞成怒。

 

事后,一个秘密警察头目在跟高律师谈话时威胁他说:「你也太小瞧共产党了。你不管逃到哪里,我们照样能找你事,说明了,没有我们的拳头够不到的地方。在国内,你们在我们手心上;在美国,她们同样在我们的手心上。你那俩孩子在国内,我们的手段只是小打小闹,说白了也就只是恶心恶心你们;你别以为到了美国就安全了,老高我明确地提醒你,你的两个孩子在美国能不能安全的事,我们很快就会让你知道我们的手段。我可以再给你明确一步,这俩孩子在国内,我们是不会要他们的命的,到了美国,我们不排除进一步的考虑。」总之,这位秘密警察头目要表达的核心意思就是他们要伤害高律师的两个孩子,且实现起来易如翻手,而避免这祸事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我们或成为我们的朋友」。

 

看高律师至始至终不复一言,他又逼问:「怎么不说话呀?」

 

在他一再催促下,高律师只好回答他:「你们要施行伤害我俩孩子的壮举,我的表态并不是必经程序,听你的口气是易如翻手,也就是说你们不大会需要技术支援。我的确本不打算跟你说什么,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大,实在是因为你太卑下。其实,你给我喋喋不休讲了半天,如果我的俩孩子活在这世间,与你们政权的美好有碍,除掉他们就是了;而把除掉孩子的事非要事先说与他们的父亲,不管有多高尚的裹饰,究竟还是脱离不了卑鄙一途。」

 

高律师的话可使他颇惊异,他竟一脸诧愕地盯着他,足有两三分钟。

 

就这样,秘密警察试图以妻儿的性命要挟高律师的图谋也在他那碰了一鼻子灰。(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