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黑头套、粗铁镣的“厚”和“重” ——《2017年,起来中国》读后之六

73403

 20092月,由于在孩子上学的问题上不配合北京当局,高律师在陕北老家再次遭到秘密警察绑架。

 

他们将一件厚厚的保暖内衣当头套套到高律师头上,押着他上了车,一路赶往北京的秘密关押点。这中间大约花了五、六个小时,除了在服务区休息时,高律师的黑头套被拿掉过一会外,一直都戴在他头上。由于保暖内衣太厚致严重缺氧,五、六个小时里,高律师头痛难耐。

 

他记述说,“终于到了秘密囚禁地,又是规律性的下半身麻木的不听调度,但这次他们没有因此殴打我。我被人架着,我感觉到应该是上了有三层楼,然后又被架入一个后来关押了两个多月的房间。我被人压着双肩坐在凳子上,然后静静地等待着不确定的下一回合。但这时由于直起了腰,呼吸感受已比在车上好了许多。可能是缺氧所致,发呕得翻江倾海,我力抑之,使自己保持了表面的平静。在死寂的静默里,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听到有人开门进来,然后是拉桌、凳的声音,大略是归置就绪,又复归于死寂。

 

‘把头套取了。’终于听到了人话。

我的头套被取了下来,眼睛颇模糊,而手仍被缧绁拘缚,不能对眼睛以赞助。但面前的人我已认了出来,就在刚刚的黑暗死寂中,人马已完全换成了另一群人。”

 

每次遭遇绑架时,秘密警察都要给高律师戴上黑头套。他告诉我们:黑头套的功能,他是缘着司法文明及司法技术无障碍运作的产物,他的技术功能是保护嫌疑人、被告人与罪犯,在公共视线中的人格尊严和个体对隐私的顾忌心理,以及在刑事追诉过程的保密需要;而在中共政法干部那里,他的功能则变异成纯粹地整人:一则,在形式上,他不考虑你视线的功能,不留眼孔,而且很厚,常使人憋屈难忍;二则,他们在押解你的全程中,在专车里、在黑夜里、在卫生间里,甚至去沙雅监狱的监舍楼道里都给你套上黑头套。甚至有时,他们嫌那本已足够厚的黑头套太薄,他们干脆用一件保暖内衣套在你头上。有一次,从河北至北京,几个小时下来,憋得人脸肿了好几天。

 

与黑头套可相提并论的是脚镣。

 

高律师说:“我们从美军押运‘基地组织’成员的画面上看,那脚镣的粗度不及我们日常用的筷子粗。脚镣的功能就是一个纯约束功能。不知有多少中国人面对中共政权使用的脚镣做过人道的思考?相当长的时间里,我自己就属于这麻木大阵的一员,直到后来我自己戴上了那原始而气魄十足的脚镣时,我才感到了不堪言状的苦楚。”

 

如果说高律师在北京戴着铁镣路途转押时,每动一步脚踝上下都痛得难耐,那么到了新疆后,换上的脚镣其重量则更比它还要重二至三倍。那是一种极原始的脚镣,粗壮、粗糙且沉重,铁环粗度足有两公分左右,而铁链粗细也足有一般人的拇指粗,最原始的是脚镣与手铐之间竟用一条极粗的铁链给连在一起,使的人的手及脚整日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手指被终日固定在肚脐周边而不能略举,若要吃东西,则或腰弯着或坐下,这手口之间才能发生关系。最主要的苦楚是行动,北京的脚镣还尚可迈步行走,而新疆的脚镣则只能寸挪,便是慢慢挪动亦很艰难。高律师感叹:这种铁镣加身是怎样的一种不人道。这是酷刑的另一个面孔

 

光看表面,中共黑恶势力今天在许多环节上与文明体制的做法并无二致,以至于许多不了解内情的外人以它与时俱进已经变的文明了,殊不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黑头套和脚镣的中外之别便是个例证。

 

恰如高律师所言:黑头套、粗铁镣的‘厚’和‘重’,折射出这个政权组成人员在人性、人权及人类基本感情方面的薄和轻。不当有斤两的地方,他们厚重得使人绝望,而当有斤两的地方,他们确是虚玄缥缈。一言以蔽之,包裹在中共文明外表之下的仍是一成未变的残暴与血腥。(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