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感谢大人们私下的雷人真言

8381

感谢大人们私下的雷人真言

周宇新

 

 

 

大陆官员的官话套话之多,在世界上都是排得上号的,很是为国争光。不过,你要是以为他们只会说官话套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私下里,他们其实也是时常吐露真言的,而且一不留神讲出的话还很雷人。

 

想必大家都还记得从北京空降到深圳任海事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纪检组长的林嘉祥林大人吧。去年1029日晚,该领导在深圳一家酒楼餐厅陪一白衣女子吃饭,酒后微醺,一时兴起,竟掐住一11岁女孩的脖子把她往厕所里拖,欲行好事。女孩侥幸挣脱后,她的父母又惊又怒,找到林大人理论,不料他竟勃然大怒,火冒三丈地呵斥对方:“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

 

此言被网民曝光后,顿时雷倒了大批大批的国人。不想林大人的话音落下才半年,这两天又冒出了个言辞之精彩堪与其比肩的王大人。

 

王大人何人?就是冒名顶替罗彩霞上大学的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原湖南省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4年湖南省“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网民称其为“最牛公安局政委”。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冒名顶替的事露馅后,王峥嵘给罗彩霞打来电话。在电话中王峥嵘说,“小罗,你会发现你认识我,是你的荣幸!”这叫什么话?明明是王峥嵘的女儿冒用罗彩霞的名字,顶替她上了大学,给罗彩霞惹了一大堆麻烦,使她不仅不能取得教师资格证,甚至连毕业证和学位证也无法办理,到头来竟然还说认识他是她的荣幸?!说的是道歉的话,口吻却完全是变相的官腔,此言一出,怎不令人拍案称奇?!

 

不过,林大人也好,王大人也好,恐怕都不是官场里私下敢于直言不讳的鼻祖。比如我就知道早先有句绝不逊于林大人王大人的名言,那是“敬爱的江青同志”当年对身边工作人员说的:“为人民服务就是为我服务”。估计林大人王大人要是有缘听到这话,一定也会佩服得无体投地,引为知音。

 

“为人民服务就是为我服务”到“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和“认识我是你的荣幸”,不但是官场大人们私下里的率性直言,其实也是他们不轻易让人听见的隐秘心声,可以说句句精彩,可圈可点。

 

在“敬爱的江青同志”看来,为人民服务当然就是为她服务。她是谁?是高高在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尽管公开亮相时总爱把人民两个字挂在嘴上,奉若神明,但她最清楚,那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人民实际上不过是被她等玩于股掌之间的工具,是她等可以随意驱使的奴仆而已。

 

林大人说“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也是大有道理的。用他自己的话讲,“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许宗衡一样高,和市委书记刘玉浦是山东老乡。我卡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生活在中国的草民都知道,林大人说的都是事实,没错。 

 

至于王大人的那句“认识我是你的荣幸”也绝非虚言,理由和根据同样十分充足。试想,象罗彩霞这样无权无势的底层穷人的子弟,平日里怎么可能被王大人这样的父母官随便认识呢?况且,凭王大人的能耐,既然能让自己的女儿顶替罗彩霞上大学,如果罗彩霞识相点,肯配合的话,作为回报,又有什么私事是他不能帮忙搞定的?事实上,王峥嵘也正是这样启发罗彩霞的:‘小罗,将来想在哪儿工作?回邵东,当老师还是进事业单位,我都可以帮忙。”

 

当然啦,无论是早先“敬爱的江青同志”,还是今日的林大人王大人,我想他们在台上做报告时,或者是在下属面前“指导工作“时,是绝不会如此直言不讳,吐露心声的。“党”容不得他们在那样的场合信口开河,说什么,怎么说,早有一套标准格式,而且几乎是一成不变的——或者象“伟大领袖毛主席”那样大讲特讲“我们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务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或者象江核心那样一个劲表白自己“处处以人民的利益为重,以人民群众为本”,或者象胡总书那样声情并茂地自称“我们都是人民的勤务员,人民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关心”。总之,把百姓捧得高高的,把自己放得低低的,能怎么忽悠就怎么忽悠。纵有再大的胆子,再好的口才,各位大人们也只能跟着领袖们的这种调子鹦鹉学舌,照本宣科,绝不会对听他们作报告和指示的对象放言什么“为人民服务就是为我服务”,“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以及“认识我是你们的荣幸”,除非他们是不想要自己的乌纱帽了。

 

从“江青同志”到林大人和王大人,跨越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闭关锁国的毛时代和改革开放的后毛时代,其间中国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但令人遗憾的是万变之中有一样重要的东西却始终没变,那就是官场大人们嘴巴上对民众的忽悠与内心深处对他们的蔑视,它折射出的是专制体制下权力的虚伪和张狂。

 

最后,套用王峥嵘王大人的口气,能听到官场大人们私下里的雷人直言,实在是我们今天的莫大荣幸。我们得衷心感谢各位大人,是他们用生动的语言给我们上了一堂别开生面令人难忘的“政治课”,深化了我们对“党文化”中“仆人”和“主人”的理解。从此以后,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等等大人们的官话套话,我们还有必要再听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