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十恶中共]首页 

十恶中共
博客分类  >  其它
十恶中共  >  大陆时评
罗彩霞的父亲为何哆嗦?

8405

罗彩霞的父亲为何哆嗦?

周宇新

 

 

公安局原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事件被曝光后,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网下热议纷纷。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倒不是冒名顶替的过程,而是后续故事中一个不大为人注意的细节。

那是41。湖南省隆回县公安局原政委王峥嵘和当地派出所贺姓所长及罗彩霞的爸爸一起来到天津,劝说罗彩霞同意更改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事后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那天她父亲吃不下饭,吃饭时手都在哆嗦,一直说“这事儿什么时候到头儿呀。”

看了这段报道,我一直在想:罗彩霞的父亲为什么哆嗦?在我看来,哆嗦反映了他内心的极度担忧和害怕。这似乎有点违背常理,维护女儿被侵犯的合法权利原是合情合理合法之举,道义和法律都在自己这边,本当理直气壮充满信心才是,怎么反而担忧和害怕呢?事情的蹊跷之处恰恰就在这里。

略通中国国情的同胞都知道,本国的事情往往是不能按常理去理解和出牌的,不是有个耳熟能详的流行词叫“中国特色”么。在冒名顶替事件中,伤害他人的是王峥嵘一家,被人伤害的是罗彩霞一家。按理说,无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法律上,处于弱势的都是前者,处于强势的则是后者。不过,大家千万别忘了,他们双方的关系除了这个层面,还有另一个不同的层面——与社会地位和权力相关的层面。

这还不清楚吗,王峥嵘是什么人,罗彩霞的爸爸又是什么人?来自媒体的信息告诉我们,王峥嵘是罗彩霞家乡的父母官,曾任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书记,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4年还被评为“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而罗彩霞家在当地偏僻的小村子,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父亲不过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简而言之,他们一方是官,一方是民。这在中国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都可意会。

是官,就意味着权力,更精准地说,在中国意味着的是不受约束的权力。不受约束的权力则意味着神通广大,许多违法违纪的事,都能不太费劲地搞定和摆平。王峥嵘的女儿高考只考了335分,按理说根本上不了大学,但王峥嵘硬是凭着自己在官场上的能量疏通各种关系,过五关斩六将,让她成功地冒名顶替罗彩霞上了大学,可见他的能耐之非凡。

是民,事情就完全倒了过来,意味着的是手中无权——虽然“党”一向教导我们人民是“主人”,干部是“仆人”。无权则意味着没本事没能耐,什么事都搞不定摆不平,哪怕是别人伤害了你,哪怕道义和法律都在你这边,也只能忍气吞声,不了了之。我们的国情不正是这样吗?!罗家就是个现成的例子。冒名顶替上大学被曝光后,王家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四处张罗,想方设法让罗彩霞修改身份证号码。在使用了众多招数都没用的情况下,他们开始威逼利诱罗家,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向罗彩霞的父母施压。自恃有实力有背景的王家人甚至放出话来:你要起诉,看你有多能!面对如此强势的对手,罗彩霞的母亲只好每日以泪洗面,哀叹命运对女儿的不公。平常严厉的父亲听着女儿在电话那头满腹的委屈却无能为力,惨言:咱们已经被人欺负了,可爸爸不知道怎么帮你!除此之外,这对老实巴交的农村夫妇又能怎样呢?

中国的现实每天都在教育我们,道义和法律经常斗不过权力。如果你是个象罗彩霞一样的无权草民,你的权利被当官的侵犯了,尽管在理的是你,有法可依的也是你,但最终你很可能讨不回被人拿走的东西,只能自认倒霉。相反,如果你是个象王峥嵘这样有权有势的官员,哪怕你侵犯了别人的合法权利,也完全可能靠权力摆平遇到的麻烦,逃脱应有的惩罚。什么是“中国特色”?这就是“中国特色”!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罗彩霞父亲能不清楚这些吗?自己有几两重,王家有几斤重,他会一点没数吗?想必他是明白的,所以对女儿的维权能否成功他才会毫无信心,他才会同意和王峥嵘一起去天津,劝说罗彩霞同意更改身份证号码,才会在女儿面前长叹“这事儿什么时候到头儿呀。”

在我看来,罗彩霞父亲岂止是没信心,他甚至担心跟王峥嵘对着干,不但不能讨回什么,还会遭到对方的报复。不用我在这里举例,这方面的精彩故事在我们伟大的祖国难道还少吗?如果说罗彩霞年青,不谙世事,血气方刚,她那一直在社会最底层摸打滚爬的父亲,难道会一点没有这方面的阅历吗?其实,即便是罗彩霞本人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担心。她不是对采访自己的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现在自己最担心的是自己家人的安全。”那么,谁会危害她家人的安全?除了在家乡有权有势神通广大的王峥嵘还会有谁?王峥嵘曾是老家公安局的政委,去天津做罗彩霞的工作时竟连罗家所在地的派出所所长都随身带着,如果罗彩霞不识相,今后找点茬子拿捏一下罗家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本文开头提出的问题了——罗彩霞的父亲为什么哆嗦?其实答案并不复杂,因为他面对的是高高在上有权有势神通广大的官老爷,而自己不过是一介无权无势的草民,双方的地位相差何其悬殊,而道义和法律又是那多的苍白无力,他能不哆嗦吗?!归根到底,在中国真正起作用的是权力而不是道义和法律,哆嗦乃是是无权者面对有恃无恐无所不能的权力时的一种本能反应。透过罗彩霞爸爸哆嗦的手,我们看到的是一向被称为“主人”的中国百姓的真实处境,他们就是如此“当家作主”的。

鸣乎!什么时候,当遭遇不公时,当合法权利被当官的侵犯时,千千万万个罗彩霞父亲的手才能不再哆嗦,他们的头才能高高昂起?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